「在中國沒有任何私隱,手機上的社交平台、電話、短信全部都在監控之下」,一名曾在中移動在線服務公司工作的職員說。他披露中共政府監控全國手機用戶、封鎖一切所謂的敏感信息的內幕。

中移動前審查員披露中共監控用戶的手段

中移在線服務公司是中國最大的國營電信服務供應商「中國移動有限公司」的附屬公司。12月1日開始,民眾註冊新的手機服務時必須進行面部掃瞄,這樣當局就可以識別所有的用手機上網的用戶,控制他們在網上的一言一行。

關注中國人權、宗教狀況的《寒冬》雜誌12月4日報道,「若說一句共產黨不好的話,就會被整治,(中共)以『治理騷擾』的名義監聽、管控每一個人。」李先生說。

李先生最近已經離職,他曾是一名「審查員」,他們打著處理「不良信息」的旗號專門負責監控公司客戶的通話及短信內容。他表示,他曾和至少500名同事一起監控通話和短信,工作很緊張。

李先生說,監控範圍涉及大陸31個省、直轄市、自治區的中國移動用戶,系統會自動檢測涉及政治和宗教信仰的訊息,包括不擁護中共或嘲諷國家領導人的言論,一旦發現此類訊息,都要進行人工審核。

「如果誰無意中放行一條敏感信息會扣月工資,還會影響年終獎金。那時,我通常每個月都要處理上萬條信息,難免出差錯,一年至少出錯一兩次。」李先生說。

李先生透露,「法輪功」等與宗教有關的字眼都屬於「敏感詞」,信息或通話中提到「黨」字或者「退黨」、「退團」這樣的詞也都被嚴密監控。

「只要是被認為不利於中共的信息都歸為政治類」,他說,比如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類信息,直接就把它處理了,不能讓它流出去。

「如果通話、彩信、短信或微信等社交平台上的信息裏被檢測到有敏感詞,系統會自動攔截,用戶會被直接禁號,用戶打電話打不出去,發短信也發不出去。若想解禁要攜帶身份證到移動公司,寫下保證書保證不再發任何敏感信息,才能解號。」李先生說。

對散佈「不良」信息的用戶封號只是一個小小的警告,如果當局認為「問題嚴重」,處罰會更重。「這兩年審查標準經常在更新,越更新越嚴格,越更新漏洞越少。」李先生說。

李先生舉例,今年5月福建省一居民在邊境被攔截,護照被邊防人員剪毀。原因是他曾在微信群中發表了批評中共及中共高層的言論而被限制出境。

一名公司隸屬於中共中央網信辦的網絡審核公司的員工表示,其公司負責監管網上言論,他們在上崗前都要接受嚴格的培訓。凡涉及諷刺、惡搞政府與國家領導人的言論和影片都被視為對「國家不利的敏感信息」,必須刪除,如有紕漏公司將受到嚴厲處分。

中共監控手段無所不用其極

近年來,中共的監控的手段越來越多,如大數據、「天網」工程、人臉識別等等,美其名曰是「降低犯罪率」,但正如一位網民形容,它的一切發明創造只是為了管控、監控民眾。

行業調查公司IHS Markit 2016年的數據顯示,中共在公共和私人領域,包括機場、火車站和街道,共裝有1.76億個監控錄像頭,其中有2000萬由中共公安系統掌握。到2020年,錄像頭的數量會增加到6.26億個。

在大陸一線大城市已實現監控錄像頭100%全覆蓋,通過監視錄像機布下「天羅地網」,掌握城市中的人車蹤跡。

中共官媒曾在節目中聲稱,中國已完成世界上最大的影片監控網的重大工程「中國天網」,這是中共政法委牽頭,由公安部聯合工信部等多個部委「共同發起建設的國家工程」。

今年10月2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發表就任以來第二次對華政策演講。「今天,中共正在打造一個世界前所未見的監控國家。」他說。

「數以億計的監控錄像頭從各個角度向下俯視。少數族裔須通過強制的檢查站按警察的要求,被採集血樣、指紋、聲音、多角度頭部拍攝,甚至虹膜掃瞄。」彭斯說。

總部位於華盛頓的獨立非盈利機構「國際調查記者同盟」11月24日晚刊出新疆教育營的多份中共機密文檔。該文件披露了新疆拘留營的運作機制,以及該地區奧威爾式的大規模監控和被稱為「預見性警務」的監控和搜捕系統。

一些機密的情報簡報還顯示了中共當局如何積極推動以人工智能為核心的警務平台,以及其規模和野心。

中共「電文」機密文件揭示了該系統是如何通過未經授權的人工搜索、監控錄像頭、面部識別和其它方式來收集大量的私人數據,從而識別出可能被拘留的人,並僅以使用某些流行的手機應用程式為由就對數十萬人進行調查。

這些文件還詳細列出了逮捕具有外國公民身份的維吾爾人以及需要追蹤居住在國外的新疆維吾爾人的明確指令,其中一些人已被威權政府遣返回中國。中共駐各國大使館和領事館被指參與了中共在全球的搜索網絡。

就在全球關注這份中共高度機密文件之際,美國國會眾議院在當地時間周二(12月3日)晚間壓倒性通過了《2019年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The Uighur Act of 2019),將制裁在新疆踐踏人權的中共官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