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會25名兩黨參議員敦促特朗普政府調查中共的企業社會信用體系。該系統將在2020年全面執行,包括監測在中國營運的國內及國外公司行為。美國專家認為,國會議員關注來得正是時候。

中共推出的企業社會信用體系將使用一系列不同的信用評級標準,通過一套算法系統對企業數據進行分析,評估公司對支持中國經濟體系的貢獻。一旦公司的信用得分低於某個特定閾值,就可能收到當局的懲戒——限制公共採購、增加審查和區別利率待遇、甚至被列入黑名單。

美國國會議員擔心,中共的企業社會信用體系可能會被用來迫使美國公司轉讓技術,將研究活動轉移到中國,或支持中國(中共)的工業和外交政策。

國會議員12月2日致函給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說,中共的企業社會信用體系是進一步給中國(中共)政府影響外國公司意見的做法披上「正常化」外殼。

信中質疑,中共企業社會信用體系是否會對美國公司公平,中共的市場開放條款是否能確保美國企業在中國做生意或跟中國打交道時獲得公平待遇。

中共的企業社會信用體系將蒐集大量企業數據,最後由包括太極電腦、華為、阿里巴巴、騰訊等在內的中國公司組成的聯營企業進行管理,上述企業已有部份公司因觸犯美國法律法規受到美國的制裁。

公開信的簽署者之一、科羅拉多州共和黨國會參議員科裏·加德納(Cory Gardner)在一份聲明中稱,「我們美國的價值觀不能被出賣,所以我們必須追蹤中國(中共)迫使美國公司遵守其不合理制度的舉措。」

民主黨參議員邁克爾·本內特(Michael Bennet)也在聲明中說:「鑒於中國(中共)近年來不斷升級對媒體、互聯網和藝術的審查,其企業社會信用體系同樣存在潛在的令人警惕發展趨勢。」

國會議員表示,美國政府對中國(中共)的企業社會信用系統的正式研究、報告和分析,對於審查美國在中國開展業務以及美國公司與中國公司的競爭條件至關重要。

專家:國會的擔憂來得正是時候

美國前負責中國事務的助理談判代表傑夫·穆恩(Jeff Moon)對美國之音說,現在參議員提出擔憂很及時。

他說:「我認為現在遞交這封信的時機特別重要。這個社會信用體系應該在明年推出,所以現在還沒有最終確定。中國(中共)當局現在正在推出細節。在國家層面和地方層面都在做很多工作。所以,現在正是可以塑造最終結果的時候。」

穆恩認為,這項新的企業社會信用有可能成為將來貿易的主要障礙,因為這個做法極為廣泛。

美國商界也對中國的企業社會信用體系提出了擔憂。中美貿易全國委員會在回覆美國之音的郵件中解釋了這個體系一旦實施、可能對他們造成的影響:

「中美貿易全國委員會的成員公司擔心中國(中共)企業社會信用體系的潛在影響,特別是它是否會在地方一級執行中不公平地針對特定公司,以及是否會平均分攤零售商和供應商之間的負擔。」

穆恩還提到,這個體系會影響在中國的所有外國企業。

今年8月,「中國歐盟商會」同德國諮詢公司Sinolytics合作發佈報告稱,中國的企業社會信用體系將對在華歐盟企業帶來巨大影響和挑戰。

中國歐盟商會主席伍德克(Jörg Wuttke)表示:「中國(中共)的企業社會信用體系能決定企業的生死。在中國營運的企業都需要儘快著手開始應對其潛在影響,保證自己受益於而不是受制於企業社會信用體系。」

外界預計,中共推出的企業社會或成為中美貿易戰的下一個戰場。穆恩說,中共的企業社會信用體系雖然並未在目前的中美貿易談判中被提及,但它可能會在未來幾年中成為貿易戰的焦點。

他認為,美國政府應當趁現在深入研究這個體系,以及確定如何與中國(中共)政府互動來達到良性結果。

「社會信用」已被用來約束外國公司

在中共的社會信用評等制度還沒實施前,已陸續發生美國職業籃球NBA、《南方四賤客》、Dior、一芳水果茶等「被道歉」、「被下跪」事件。

圖為10月22日美國洛杉磯斯台普斯中心外,支持香港抗議活動的民眾舉著美國國旗,抗議美國職業籃球賽NBA向中共叩頭。(Mario Tama/Getty Images)
圖為10月22日美國洛杉磯斯台普斯中心外,支持香港抗議活動的民眾舉著美國國旗,抗議美國職業籃球賽NBA向中共叩頭。(Mario Tama/Getty Images)

台灣戰略模擬學會研究員何澄輝表示,如果2020年上路,將意味著任何自由企業的決策、行為或道德標準可以隨時被評價、被適應、被改變,多年來努力的價值也可以被抹消、被沒收,甚至被國有化。

他說,這不僅是外國企業考慮的交易成本問題,更是存立己足的問題。

何澄輝指出,中共使用信用評等制度表面上保護社會安全秩序,事實上卻破壞自由交易秩序。自由交易秩序包括私隱權的重視以及公平交易,而不是給予私下的好處造成徇私弊害。

因中共擬推出的企業社會信用評等制度具有太多不確定性,且由中共單方決定,恐反會對公平的自由貿易秩序產生危害或威脅。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的客座研究員霍夫曼(Samantha Hoffman)也指出,「社會信用」已被用來讓外國大公司在政治上站隊。

今年早些時候,包括加拿大航空公司在內的航空公司被告知,如果他們沒有在其全球網站上把台灣列為是中國的一部份,那麼中共航空當局將把「嚴重不誠實」的記錄列入「社會信用」系統。

霍夫曼說,一旦被列入,「將嚴重影響他們(航空公司)在中國的經營能力。」

霍夫曼擔心,「隨著時間的推移,『社會信用』所帶來後果的過程將逐漸變得更加自動……更廣泛的民眾會更直接地感受到這一點。」她說,這可能也包括加拿大華人,因為公安部也在為海外華人制定信用代碼。

霍夫曼呼籲,外國政府應阻止出口有助於「社會信用」的技術,或使用像馬格尼茨基法案(Magnitsky Act)來懲罰那些從中獲利的人。她還說,「社會信用」應該成為驚醒民主國家的警鐘,以敦促民主國家加強私隱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