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第一階段的協議看來不出意料的陷入僵局,路透社引述接近白宮人士的話透露,備受關注的「第一階段」協議可能會拖到明年才能簽訂。也就是說,中共在付出了產業鏈轉移、外資撤出、失業劇增、加上一年半來向美國付出了額外的上百億美元的關稅之後,多少達到了他們的一部份目的。雖然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但至少延續了十幾個月的命。貿易協議談判陷入僵局,主要因為甚麼呢?美國是否有可能像中共期望的那樣,部份的取消關稅?如果美國真的取消部份關稅、甚至全部關稅,會產生甚麼樣的後果?

談判陷入僵局卡在哪?可能在雙方都卡住了!現在看來,中美雙方可能已經都不指望會達成任何協議,因為他們根本不認為對方會接受自己的條件,雙方都已經看清了對方的真實目的和底線。

對中共來說,它肯定不願放棄自身的利益,中共統治集團在中國經濟中的掠奪地位,和已經到手的財富。美國的要求不啻於是在要中共的命,首先要從經濟上打垮中共,然後在軍事、技術、地緣戰略,和道義上,讓中共一蹶不振,然後退出歷史舞台。中共迫害法輪功時,江澤民說要把法輪功從「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窮),肉體上消滅」。中美貿易戰一路打來,還沒塵埃落定,全世界都已經知道,中共名譽上很臭,是國家級偷竊、剽竊、不守信、不悔改的惡棍。在經濟上,特朗普簡單的關稅戰就揭開了中共經濟的面具,國富民窮、國進民退、掠奪式的經濟也即將崩盤。

中南海知道,如果接受美國的要求,進行結構性改革,中共的特權和壟斷都不能維繫,對經濟的控制也會喪失,政治地位不復存在;如果不接受美國要求,立即翻臉,中美經濟脫鉤,他們會一貧如洗,沒有錢的驅使也沒人會為它效命,政權也就垮了。中共的策略一定是拖,拖到甚麼時候他們自己也不知道。貿易戰期間中共陸陸續續的,或買,又不買,要多買,再少買,再要買,又先不買,一直折騰到今天。當然,拖延戰術是有代價的,代價就是中國付出的上百億美元的新增關稅和產業外逃。中共是在一口一口的、一塊一塊美金的,把以前賺來的美元,一點點的還給美國!中共知道已經完了,已經沒有太大繼續談貿易協議的動力。

對美國來說,特朗普團隊越發意識到,中共可能完全不會接受美國的條件,美國的要求註定落空;中美經濟上的脫鉤,只要中共政權存在,就不可避免。既然達成特朗普要的協議不太可能,那也無妨在目前狀況下先放在那!在中共願意改變之前,繼續徵稅,用徵來的關稅補貼農民,那也不錯。此外,中共勢力和中共收買的美國高層、華爾街大佬,和擁抱熊貓的學者,一直給特朗普吹風施壓;眾議院內特朗普的民主黨敵手、美國的社會主義者、深層政府大佬、華盛頓沼澤裏的怪物,在煞有介事的「彈劾」特朗普,拖特朗普的後腿。中美立即脫鉤對華爾街打擊太大,對已進入聖誕節購物季的民眾來說,價格不上漲他們會更高興。所以,特朗普說他不急於求成,不著急達成協議,應該是真心的。

就是說,中美雙方出於不同動機,不同理由,可能都不指望達成協議,不管是階段性的,或是全面協議。中共今年5月份的悔棋之舉,3月份開始在香港的倒行逆施,11月在香港的暴力升級,都在提示國際社會,這是不可信任、沒有良知的暴力政權。跟這樣的政權達成「協議」的長遠後果,會是甚麼?冷靜下來的美國政府,已經開始考慮長期的後果了。

香港是一塊試金石、一條石蕊試紙和分水嶺。說它是試金石和石蕊試紙,因為它測驗和考驗了中國人、美國人、台灣人和香港人自己。香港內部,各種各樣人們的立場和表現,甚至家人內部、社團內部人們的立場,都淋漓盡致的展現。 台灣大選在即,台灣政治家、政客、民眾都在一邊看香港,一邊考慮手中的選票。美國民眾被分散了注意力,但通過的《香港人權法案》,表明了美國人民的立場。香港還是一道分水嶺,因為從此人類世界的走向,不會跟原來一樣,中共已走上不歸路,世界已走向新紀元。

如果中美貿易協議拖到明年,香港就更緊密的與貿易戰聯繫在一起;貿易和人權掛鉤,不管政府官員願不願意,都會成為事實。我們已經知道特朗普在對抗共產主義政權的立場,兩黨提出《香港人權法案》的議員,都是他的同盟。但作為行政當局,他們要跟中共接觸,要談判,依特朗普不落政客窠臼的商業智慧,法案會給特朗普更大籌碼。

貿易戰開打以來,中共孜孜以求的目標,或最大目標,就是要美國取消懲罰性關稅。讓中南海極度失望的是,特朗普團隊一直有取消關稅的聲音,但特朗普從來沒鬆口。假如美國真撤銷對中共國的關稅,會發生甚麼?中共會欣喜若狂,會有機會繼續賺大錢,讓中國已經停轉的工廠重新運轉起來。然後,中共會藉機給歐洲施壓,用美國施壓歐洲,用波音施壓空客,還會逼日本就範,會在香港更加強硬,當然更加會藉機打壓台灣!

關稅撤銷後,中國對美出口激增,中國的進口會略增,然後進口又會停滯不前,讓中共再次取得機會大賺美元外匯。中共一旦從經濟上緩過氣來,會抓住這個機會,繼續擴大戰果,達到它們在政治上的目標。

美國人很認真,如果關稅撤銷,那就真是撤了,也不會很快恢復,因為那不符合美國民族的個性,也不是君子之風。一旦美國發現失去關稅槓桿的後果,會非常後悔。再恢復關稅,可能是特朗普第二任期之後的事,那時是不是有人會有特朗普的膽識和勇氣,還不一定。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共一定會抓住這一點,賴皮糾纏,倒打一耙,說美國背信棄義,像悍婦一樣罵街。那些被中共收買的第三世界小國、大筆受賄的獨裁者,都會跟著演出一出反美的大合唱。

人們可能認為中共強悍,港人弱勢,其實正好相反。敵人最兇惡的時候,正是它最虛弱的時候;香港抗爭勝利之時,就是中國改朝換代之日。但美國如果在此刻對中共網開一面,讓自由功虧一簣,就會讓農夫和蛇的故事重演。◇

——本文轉自《新紀元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