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生活在美國的基督徒,9年前的夏天,我來到了美國。也是在9年前,我開始反思從小受到的共產黨洗腦「愛國主義」教育,越來越多的了解了中共的惡行和醜陋嘴臉。

中共對我們這一代80~90後的洗腦,讓大陸之外的人無法想像。西方社會普遍認為,被中共蒙蔽的人民,在出國見到真相之時,會幡然醒悟,並唾棄共產黨,但看看今天留學出來,惡意攻擊台灣、香港追求自由民主人民的小粉紅和五毛們,外界對中共的惡行還是了解甚少。

我自己也是受到很大的影響,即使在嘴上早已否定了中共,但在過去的幾年裏,有時候仍然在潛意識中,不知不覺得受到從小「愛國主義」教育的影響,覺得中共這個政權還有人性和底線,甚至有幾次在跟別人的討論中,為中共說過好話。

真要感謝香港人民,他們這幾年,為自由民主的抗爭行為,感動和幫助了很多像我這樣,深受中共洗腦影響的人。在雨傘革命以及合理非的公民抗命中,我看到了中共和香港建制派的冷酷無情,但也看到了香港人民的堅韌不拔。勇武派初露鋒芒的時候,我曾一度聽信共產黨的謊言,把那些民主鬥士們,當做是所謂「暴徒」。

但隨後我意識到,如果不是勇武派的行動,中共的爪牙林鄭月娥,根本不可能撤回修例。沒有暴徒,只有暴政,可謂如此。在惡法暴政面前,合理非的公民抗命,得不到任何回應,勇武抗爭就是必要的行動。本來我認為,香港人民維持現狀就可以了,但我現在深深理解了香港人的想法。中共不會放棄對香港的控制和毒害,只有民主選舉和港人自治,才能讓香港人民真正的享有人類應有的自由。

現在我們看到了階段性的勝利。區議會的選舉結果,告訴了外界,民心所向何處,也狠狠地打了五毛粉紅的臉。民主派壓倒性的勝利,和中共爪牙建制派的慘敗,就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結果,這是香港人民為民主自由抗爭的一場勝利。

我也很感謝《大紀元》的報道,作為一個基督徒,我時刻關心弟兄姐妹們在中國大陸遭到的殘酷迫害。今年在網絡上,搜索被中共囚禁的王怡牧師時,發現《大紀元》有相關報道。作為基督徒,我之前沒有很好的關注被迫害最嚴重的法輪功學員。我現在意識到,在中共殘酷的鎮壓和迫害面前,我們基督徒、法輪功修煉者,以及被關押在集中營的維吾爾族穆斯林,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就是信仰的自由。

看到香港人民的抗爭,我感到很欣慰,但也很難過大陸人民受到中共的扭曲教育太深,很難再像香港或是89年那樣,為自由爭取權益。很多人融入了共產黨的腐敗之中,讓他們回頭脫離共產黨的邪惡影響,需要耐心和時間。願身在大陸的人民及早回頭,也願身在海外的中國人,可以清醒的去做自己的判斷,通過香港的選舉結果,看清真相,不要再被中共當成宣傳和壓迫別人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