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母親是國小老師,在我讀小學時,在盡職母親的緊盯之下,我的成績都名列前茅,這讓我對自己非常有自信。

還有一個更大自信的來源,是我發現自己的覺知。在沒有學習時,我腦袋裏彷彿沒有一絲浮雲,我非常清楚感受到自己的每一個步伐,也非常享受那清晰的片刻。到現在回想起,我仍然可以察覺到這份稀有與珍貴。

某一天,母親告訴我,我必須背一份自己擬的稿子,在朝會時,上台演講給全校師生聽。背稿對我從來都不是問題,那一次,我更加努力,但不知何故,就是背不起來。

我隱約感覺到其中有不讓我背起來的因素,不論它是甚麼,我很單純有了一念,很堅定的一念——那天一定會下雨!因為下雨就不用到操場集會,大家改在教室裏聽播音。

上台當天的前後兩天都是陽光普照的日子,但那天是傾盆大雨,雷聲隆隆。我在播音室念稿,瞬間感到人生實在太苦,於是我便故意音揚頓挫地念著,但同時,我也聽到教室裏傳出的大笑聲。播音室裏的老師冷冷地、理智地看著我說,「萬一沒下雨,妳怎麼辦?」

過去的歷程,讓我看到自己變成一個期待別人掌聲的小孩,一個想要追求母親眼中完美的小孩;但是小孩就是愛玩,愛不照牌理出牌。這兩者的矛盾,我沒能查覺到。我成了一個期待過深以致於變成一個對自我不滿,又不想讓別人看到自己內心,不斷折磨自己的魔鬼。

前幾天看了一部電影《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看完後,我覺的我已擁有太多。除了對自己不滿意外,沒有想要的東西我也都有了。那麼我對「滿意的自己」那份癡心妄念,不就成了像一個乞丐戴上高級百貨櫥窗裏價值千萬的飾品,令人感到啼笑皆非?!

現在,我明白了,當年為何我背不起那篇演講稿──那是在預告我,名利心起來了,所以背不下來。

無論做甚麼事,心態最重要。上天的雨在告訴我,我不會背、不夠大人眼中的完美沒有關係,祂依然在守護著我。

單純的覺知,那才是我最要守住的東西,那才是真正的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