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右側圖片的上半張,一名香港警察被一黑衣蒙面者擊中臉部,在中共媒體的宣傳中,這個特寫成為抹黑香港抗議者「暴力」的畫面。然而真相請看右圖下半部份,圖裏揭示了港警遭受抗議者「暴力」的真相;原來,臉部被摑的港警,之前正在揮棒毆打一位阿婆;照片顯示阿婆在捂臉、哭喊,幾位市民正奮不顧身地擋住警察行兇。

這就是香港反送中運動的一幅縮影:沒有暴徒,只有暴政。而中共在香港事件上,一直在用謊言做宣傳,試圖對海內外的民眾進行洗腦。

下面看看中共對香港運動的五大洗腦謊言。

謊言一: 反送中爭取甚麼?

自由還是港獨

中共在宣傳中,一直將香港反送中運動,描述成是在搞港獨。先看中共的宣傳。

7月26日,黨媒新華社刊文抨擊反送中,稱西方反華勢力抹黑「一國兩制」,為「港獨」份子撐腰。

7月29日,中共國務院港澳辦首次就反送中運動作出回應,稱「激進示威者蓄意製造暴力事件」,並指運動目的之一是把香港變成顛覆中國的基地。

9月4日,新華社刊文稱「『港獨』『台獨』勾連合流極度危險」。

在《大公報》等海外黨媒,以及微博、微信等社媒上,中共「五毛黨」更是發起了轟炸式的宣傳,將香港反送中運動「描述」為搞港獨、分裂中國的「賣國行徑」。

而在中共宣傳機器的謊言洗腦下,狂熱和戾氣在海內外部份華人中翻騰。許多大陸人在社媒上留言稱「用軍隊殺光香港的廢青、漢奸」;而在海外,一些大陸留學生甚至對維護連儂牆的香港學生進行人身攻擊。

不少中國人被中共文宣煽動得「愛國情緒」怒火中燒,卻連自己反對的是甚麼,或者說,香港反送中爭取的是甚麼,都一無所知。

自香港「回歸」後的二十多年以來,香港民眾抗議和爭取的目標從未變過;抗議的是專制暴政,爭取的是人權和自由。

2014年香港「雨傘運動」,主要訴求是「還政於民,落實普選」。

如今「反送中運動」的五大訴求:撤回送中條例、收回暴動指控、無罪釋放抗議者、追究警察濫權濫暴、實現真普選,爭取的也都是自由和法治,與港獨毫無關聯。

雖然可能有極個別對中共暴政感到絕望的抗爭者,提出過獨立口號,但反送中是香港的全民運動,港人主流民意從未變過。

香港人,爭的是自由,是大陸民眾同樣渴望的人權和自由。

謊言二: 反送中有無外國勢力?

是民眾覺醒 還是「反華」陰謀

在中共的宣傳中,香港民主運動的背後是「西方反華勢力」。

先看中共的宣傳。7月23日,中共外交部開新聞會,稱「可以明顯看出在香港發生的暴力事件有外國勢力在背後操縱、策劃、甚至組織實施的跡象」。

8月6日,港澳辦在新聞會上稱,香港亂局背後是香港內外的「反中亂港」勢力。

8月7日,親共港媒報道稱,「港獨頭目」黃之鋒、羅冠聰等人8月6日與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政治組主管會面,並暗示是美國策劃了香港民主運動。黨媒《大公報》更公開披露該美國外交官及其家人的私隱信息。

8月8日,中共外交部駐港公署向美國提出嚴正交涉,要求美國對外交官會見香港抗議者作出解釋。

不過,美國的回應直接對中共打臉。8月8日,美國國務院回應表示,美國外交官在世界各地與抗議人士會面,是在履行職責;美國務院嚴詞批評中共洩露外交官及其家人私隱,是「流氓政權」的做法。

從中共小報《環球時報》到社媒、網絡上鋪天蓋地的五毛黨灌水,反送中運動被定義為西方的「反華」陰謀。

在中共五毛散佈的香港「故事」中,香港滿地都是美英間諜,反華勢力密謀、發動並操縱了反送中運動。這種陰謀論,在中共對大陸民眾長達70年的洗腦中,和「黨國」不分的錯亂概念一樣,滲入到許多中國人的思想中。

再看看中共的行動。8月9日,中共秘密抓捕了英國駐港領館員工、香港公民鄭文傑。中共對鄭施以酷刑,試圖逼迫他承認代表英國煽動了反送中運動,而無視他的工作僅僅是外交人員了解當地民情的常規性事務。

不過,無論是中共五毛散佈的謠言、對黃之鋒和美國外交官的監控,還是綁架英國外交人員的行動,都沒能給中共提供半分的「反華」證據。

這並非中共在炮製「反華」證據上,不夠努力。而是這一次,在香港反送中運動上,中共以往屢試不爽的「反華」洗腦戰略,陷入無處下手的窘境。

因為,香港反送中運動能夠如此成功,關鍵之一就是Be Water,另一成功因素就是「無大台」,即去中心化,沒有真正的領袖。

無大台的反送中運動,雖然顯得有點凌亂,但卻保障了抗爭能夠如此堅韌和持久,能夠抵擋住港府、港警、黑社會等中共勢力全方位的鎮壓。

也就是說,反送中是香港人良知覺醒、爭取自由的全民運動,根本就沒有組織者和負責人。

別說本來就不存在任何所謂的「反華」勢力;就連中共自己,想要抓出一個抗議組織者、以便栽贓一個「反華勢力」,都做不到。

謊言三:暴力 暴徒 還是暴政?

自香港爆發反送中以來,中共一直給香港抗議者貼上「暴力」標籤,甚至定義為極端「恐怖份子」。

然而,聽其言莫若觀其行。本文開頭的警暴實例表明,香港運動中的「暴力」,與中共的宣傳並不同。

儘管在香港的抗爭運動中,被人們稱為「勇武派」的不少年輕人,的確傾向於採取一些更加主動的方式,例如肢體接觸、設置路障,甚至使用汽油彈。

但這些帶有武力性質的行為,一定屬於暴力的範疇嗎?

暴力、暴徒、暴政,這些政治性概念之間的界限在哪裏?

打個不言自明的比方。

歹徒使用武力侵犯無辜者的財產和人身自由,還步步緊逼,欲逼迫無辜者簽賣身契、世代為奴。這種惡人使用的武力,是否算暴力?

如果惡人穿上警察制服,依仗強權行凶,這時的武力,是否就不算暴力?

如果無辜者為捍衛自己或他人的權益、自由、甚至生命、尊嚴,而主動抵擋或阻止惡人行凶,那無辜者的這種行為,算不算暴力?

遵循心中的良知和公義,正視、理清這些概念,就不難從繁雜、衝突的海量資訊中,還原香港運動的「暴力」真相。

在反送中運動中,誰才是暴力的源頭?或者說,抗議者或警察,誰是施加暴力的一方,誰又是抵抗、制止暴力的受害方?(待續)◇

10月2日,大批市民到中環遮打花園集合抗議警暴。(余天祐/大紀元)
10月2日,大批市民到中環遮打花園集合抗議警暴。(余天祐/大紀元)

中共極權主義政權崩潰有五個步驟,其中之一:謊言欺騙,洗腦宣傳,忽悠不明真相的群眾。圖為2016年香港大專生堅決不要被洗腦。 (宋祥龍/大紀元)
中共極權主義政權崩潰有五個步驟,其中之一:謊言欺騙,洗腦宣傳,忽悠不明真相的群眾。圖為2016年香港大專生堅決不要被洗腦。 (宋祥龍/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