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持續加強網絡監控,12月1日開始要求手機用戶在註冊新的手機服務時必須進行面部掃描。當局稱人像比對技術措施,是為了確保電話入網時本人和所用的證件一致。但無處不在的「人臉識別」監控,使民眾抱怨「社會形同大監獄。」

中國聯通的一名客服人員在接受法新社採訪時說,對手機新用戶實名登記人像比對時,要求用戶轉動頭部,眨眨眼睛。從2013年起,中國已經開始要求手機實名制。此後,隨著技術的進步,中國逐步開始將人臉識別技術這一人工智能技術運用到超市結賬,監控等方面。

中國工業和信息部又在今年9月發出《關於進一步做好電話用戶實名登記管理有關工作的通知》,要求電信營運商運用人工智能等技術手段,在手機用戶人像比對一致後方可辦理入網手續。該通知指出,實施人像比對技術措施,可以深入防範治理二次倒賣電話卡,積極防範用戶名下不知情辦卡。

在中國以及許多國家中,購買新手機或是簽約新服務時,會被要求出示身份證並拍攝照片。但是現在,中國人將需要接受「臉部掃描」,以便驗證用戶證件和本人是否互相符合。多年來,中共一直立法,讓每個網絡使用者進行實名登記,如2017年頒佈新規定,就要求網絡平台在用戶發佈文章之前,先驗證用戶的真實身份。

大陸維權網站「六四天網」網絡技術員蒲飛表示,當局對辦理電話卡都使用人臉識別,目的是恐嚇民眾,阻止他們在網上表達意見。不過,中共對民眾管控得越厲害,就越會激發他們的不滿情緒,並做出反抗。新浪微博的一名用戶稱:「人們受到越來越嚴格的監控」,「他們(政府)在害怕甚麼?」

無處不在的人臉識別

從課堂到醫院,從住宅小區到商場超市、地鐵、機場,人臉識別正在密集的被當局用於監控。大陸常被描述為一個充滿監控的國家。根據諮詢公司IHS Markit2016年的數據,中國共安裝有1.7億個監控錄像頭。並打算在2020年安裝4億個新的錄像頭。

近年來,中共公安部投入數十億美元,成立了天網(Skynet)和雪亮工程(Sharp Eyes)這兩大電子監控系統,用於所謂的執法和情報蒐集。

中共正在建立的所謂「社會信用體系」,將所有公民的行為和公共互動的「得分」儲存在一個數據庫中。目標是至2020年,每個中國人都被加入至一個龐大的國家數據庫,後者會藉著財政和政府提供的訊息,為每位公民評分「排名」。

廣東網民梁先生曾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所有民眾的一舉一動,都在監控之下,無個人私隱可言。他說:「比如我是重點維穩對象。我一出門就無所遁形,天網錄像頭、人臉識別系統、車牌識別系統、手機定位技術,公安可以隨時隨地抓我。集權體制將所有的財力物力用到管控社會和個人,讓整個社會處於窒息的氛圍中,跟監獄就差不多了」

不久前,據《紐約時報》報道,在新疆西部地區,多達100萬維吾爾族穆斯林和其他少數族裔被拘押在當局所稱的「再教育營」中,當局設立的監控錄像頭也使用人臉識別科技追蹤維族人的行跡。

你的臉被賣了卻不知道

「採集和使用人臉信息時,不需要個人直接與設備接觸,這就導致個人往往並未意識到自身的人臉信息已經被採集和使用了。」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安全研究所研究員葛鑫對財新網說。

這確實讓人不寒而慄。中國電子技術標準化研究院信息安全研究中心審查部技術總監何延哲對財新網坦言,人臉識別應用越來越廣,公眾的選擇權卻越來越少,而且應用人臉設備,都藏得越來越隱秘,「人臉變得不由自己掌握了」。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王錫鋅認為,公眾真正擔心的是數據的採集和轉賣、安全保障、運用和監管等問題。

《北京青年報》此前報道,某網絡商城存在公開兜售人臉數據的情況,數據多達17萬條,涵蓋2,000肖像,每人約有50到100張照片。每張照片搭配一份數據,包括人臉的106處關鍵點,如眼睛、耳朵、鼻子、嘴等輪廓信息,甚至還標註了性別、情緒、顏值等具體信息。

報道還提及,兩名數據包中的當事人均稱自己是在不知情情況下被收集了相關信息。

中國裁判文書網記載了多個相關案例。有被告人稱其按10~15元人民幣一張的價格倒賣人臉照片,然後在獲取對應駕駛證和行駛證等個人信息的情況下,幫人代為註冊滴滴車主帳號進行牟利;一名獲刑的被告人用製作3D人臉動態圖的方式突破了支付寶的人臉認證系統;在一起搶劫案中,當被害人表示忘記了密碼,行兇者利用被害人的身份證和支付軟件人臉識別功能將支付密碼修改,最後造成財產損失。

人臉識別被越來越多的民眾反對。今年11月,中國發生「人臉識別第一案」,杭州野生動物世界強制將入口門禁的指紋識別升級為人臉識別,身為年卡會員的浙江理工大學法政學院副教授郭兵被告知只能登記人臉信息,不提供退卡,於是他將該動物園告上法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