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不單是一份工作,原來更是一項使命。多年來接觸不同記者,感覺他們很有智慧、掌握事物重心、敘事有條有理,今天更深一層體會到他們同時亦扮演著捨己為人的英雄角色。

記者地位百業之前

經過了過往6個月的抗爭,方發現如果香港的記者消失了,除沒了新聞資訊,最恐怖的是也許已有更多的年輕抗爭者斷送生命或被無理拘捕。

現下只有走到最前線的記者可保護學生,律師、醫生可以作事後援助,當然是感恩不盡,但相比記者冒著催淚彈及子彈、擋在速龍與學生之間、日夜行走於戰地鐘聲裏那種恐懼,稱記者為「勇士」實當之無愧。

一度留守理大的學生絕非容易、寸步難行,但陪伴內裏的黃絲記者同樣需要無比勇氣,夜裏很容易會被消失。在那個人鬼難分的校園裏,生死繫於一線,令人不寒而慄。

傳媒為社會第四權,有監察公權力的天職,有責任報道事實真相、確保社會的資訊流通及透明度,保障市民的知情權。香港七成或以上媒體已因利益染紅,這第四權現僅由數家傳媒力撐。

不算薪資只憑良心

記者月薪不高,根據JobsDB.com的資料顯示,起薪點良心價萬三港元,2019年中位數收入萬九港元;必須一提的是有不少黃絲記者乃義務工作,沒收分文。黃絲媒體因被中共封殺,財政狀況崎嶇。

該網站更寫到「做記者要鐵腳、馬眼、神仙肚」,意即腳可跑跳、眼觀四路、肚能捱餓。筆者認為記者還要像「岳飛、諸葛亮、唐太宗」般具勇氣、智慧和冷靜,且看印尼女記者盲眼,以及理大圍困之役,箇中鬥智鬥力、驚心動魄。

近期大眾開始懂得fact check的重要性,自反送中以來更深深體會前線記者價值,願意課金支持媒體營運,有望改變記者低薪資的命運。

當記者最大的得著乃可擴闊人脈與視野,而一篇好文章、一段好影片、一個好採訪可教讀者與觀眾清醒、落淚。好記者令人尊敬,他(她)們就是一群為公義而存在的香港守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