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高等法院裁定港府使用《緊急法》是違反《基本法》的行為;香港行政長官自行立法的《禁蒙面法》同樣違憲。香港法學副教授認為,法院中立能保證香港的特殊國際地位。

斯圖爾特·哈里夫斯(Stuart Hargreaves)是香港中文大學的法學副教授。近日,哈格里夫斯就香港法院宣佈《禁蒙面法》違憲後遭到中共人大發言人批評一事發表自己的看法。

11月29日,《日經亞洲評論》(Nikkei Asian Review)網站發表了他的文章《沒有中立法院 香港將不會成為全球金融中心》。哈格里夫斯在文章中指出,「一國兩制」受到挑戰,如果中共強迫香港人屈服於中共或港府的意願,那麼香港將逐漸失去其作為世界傑出金融中心之一的地位。

香港法院裁定:《禁蒙面法》違憲

香港高等法院於11月18日裁定,《禁蒙面法》對香港《基本法》規定的權利作出限制,是不合理的。哈格里夫斯表示,法官的結論是,儘管在非法集會上禁止遮蓋面部是合理的,但將禁令擴大到廣泛合法並和平的集會,是對香港《基本法》中關於言論自由和集會自由保障的極大侵犯。

哈格里夫斯指出,香港法院還質疑了《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簡稱《緊急法》)的使用,因為此舉是在不確定的情況下以主觀理由將立法權從立法機關移交給了行政長官。

圖為10月6日港人抗議港府通過《禁蒙面法》發起的遊行。(文瀚林/大紀元)
圖為10月6日港人抗議港府通過《禁蒙面法》發起的遊行。(文瀚林/大紀元)

香港資深大律師、《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李柱銘此前解釋,這個《緊急法》條文,是英國政府在1922年通過的,當時香港是一個殖民地,當年香港總督有最大的權力,代表英王維持英國統治香港的主權,可不通過立法局,只通過行政局就可以立法。《基本法》通過以後,《基本法》是香港的小憲法,給了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權,只有香港立法會可以行使這個立法權,政府不可以行使立法機關的權力,這是三權分立的概念。

李柱銘說:「所以單單就這一點,我肯定港府頒佈的《禁蒙面法》是違憲的,違反我們的小憲法,就是違反《基本法》,所以高等法院這麼判,我相信這是絕對正確的。」

中共:香港法律只有人大來作判定

哈格里夫斯認為,香港高等法院對《禁蒙面法》的否定在整個政界有非常不同的解讀。對於抗議民眾而言,這是一個可喜的小小勝利,可以讓他們小鬆一口氣。這也讓民眾看到,即使其它治理機構看起來搖搖欲墜,但香港的司法系統仍然保持強大的獨立性。

然而,哈格里夫斯也表示,有跡象表明,中共可能不再接受香港司法機關全權審查香港行政當局的行為,反對者將香港高等法院的裁決視為是對政治事務的不當司法干預。令人驚訝的是,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發言人說,只有人大常委才有權判斷香港的法律是否符合憲法。

哈格里夫斯指出,根據對該人大發言人評論的解讀,此言論涉及香港司法是否獨立是顯而易見的,而香港的司法獨立是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提出的「一國兩制」所承諾的。

他寫道,作為香港《基本法》所保障權利的維護者,香港法院自1997年以來宣佈了多項法律違憲。如果將該發言人的言論解讀為:完全否認香港法院有權審查香港政府行為是否符合《基本法》,這將是對香港法院根本性的限制。

法學家程干遠曾任南京師範大學法學教授,是「中國行政法學會」的創建者之一。他此前說,司法獨立是香港「一國兩制」最後的防線。香港百年的法制不容破壞。他警告中共全國人大,打消對香港最高法院判決《禁蒙面法》進行釋法的企圖,不然就會激起港人更激烈的抗爭,香港將永無寧日。

程干遠說:「一個行政案件正在訴訟過程,還沒有到終審法院,就不顧一切的橫加干涉。現在中國(中共)的法學界甚至狂妄的叫囂要批判『三權分立』,並且提出『第二次回歸』,十分荒誕。如果他們一意孤行,肯定把香港搞垮。搞垮了香港,他們自己也要進入末日。」

香港高等法院18日裁定,《緊急法》在「危害公安」的情況下使用,屬違反《基本法》,而《禁蒙面法》對基本權利的限制超乎合理需要,也屬違憲。( ISAAC LAWRENCE/Getty Images)
香港高等法院18日裁定,《緊急法》在「危害公安」的情況下使用,屬違反《基本法》,而《禁蒙面法》對基本權利的限制超乎合理需要,也屬違憲。( ISAAC LAWRENCE/Getty Images)

司法獨立成「一國兩制」試金石

哈格里夫斯同時指出,如果該發言人僅在憤怒地提醒人們,人大常委會對解釋《基本法》具有最終決定權,那將沒有爭議。但他表示,如何使用這種權力至關重要。中共人大常委自1997年以來發表過五次對《基本法》的釋法。哈格里夫斯認為,如果人大常委計劃更頻繁地對《基本法》釋法,那將導致香港司法自主權的縮減。

哈格里夫斯指出,「兩制」反映了香港這個准民主的資本主義城市與威權的準社會主義中國之間的根本區別,中共該如何對待司法系統的角色:法官應儘可能是中立的仲裁者,而不考慮他們的決策所帶來的政治後果;還是應將其納入服務於中共政策目標的國家機器一部份?

哈格里夫斯認為,北京能否繼續容忍在中國一部份領土上對法官的適當角色有著截然不同的看法,這將帶來巨大的後果。香港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國際社會對其司法機關的中立性和可靠性的信心。

哈格里夫斯表示,如果在未來幾年中,中共強迫香港法院最終屈服於中共或港府的意願,那麼香港將逐漸失去其作為世界傑出金融中心之一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