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一屆的區議會選舉結果令中共目瞪口呆,民主派壓倒性的勝利讓香港民眾歡呼。香港各界群策群力,在選舉勝利後保持清醒,為最終獲得香港真正的民主制度獻計獻策。

11月24日,香港舉行的新一屆區議會選舉盛況空前,投票率高達71.23%。民主派首次控制了全部18個區議會中的17個,獲得了全港452個直選席位中的388席。

鄭樂捷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現在是《香港自由媒體》(HKFP)的編輯總監,專注本地政治新聞的報道。他近日撰文表示,此次香港區議會選舉在數月動盪的親民主示威活動期間舉行,成了香港唯一真正的民主選舉。特別是在黃大仙區,民主派獲得了全部25席,完全控制了該區議會,所有建制派候選人都被淘汰。

在這次選舉中,中共在香港積極擁護在大陸絕不允許實行的「選舉」概念,其目的是想要向世界展示,多數香港人是和北京站在一起的。但結果令中共萬萬沒想到。日經報道說,香港已經成為民主與中共一黨專制鬥爭中的第一線。且中美之間的競爭已從很大程度上從貿易和技術擴散到基本價值觀念。

那麼香港區議會能為港人做些甚麼呢?

香港區議會有甚麼權力?

香港區議會在香港的政治架構中並無法定權力,因為香港並沒有區域性的法律及稅收。

鄭樂捷認為,民主派現在將獲得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中所有117個區議員的席位,因為有勝者通吃的規則。儘管香港特首仍將由廣泛的親建制派選民選出,但民主派區議員壓倒性的數量將進一步提高他們在選舉委員會中的力量。

但他也指出,雖然民主派也將在明年的立法會選舉中贏得區議會(第一)席位,但區議員僅對政府起諮詢作用,而幾乎不能改變當前的政治結構。通常,區議員主要處理該區居民的事務,諸如亂拋垃圾、老鼠問題、交通問題或小巴路線等。

那麼,民主派區議員在控制區議會時可以採取甚麼行動呢?鄭樂捷提出了多項建議。

廢除授權票

除元朗、沙田、西貢、東區和南區的地區議會外,大多數區議會都允許代表投票,這樣即使區議員不出席會議,他們的選票仍然有效。議員可以選擇一名代表,他們可以隨心所欲地投票。

「社區前進」小組新當選的旺角東區議員林兆彬(Ben Lam)進行的統計顯示,授權票制並未得到經常使用。但是,林兆彬說,授權票通常對於有爭議的問題至關重要。即使建制派議員不出席,他們也能夠推翻民主派提出的動議。

林兆彬問道:「為甚麼缺席議員,沒有參加討論,卻可以使用授權人(代表他們)投票?授權人為缺席的議員投票進行決定的依據是甚麼?

鄭樂捷認為,隨著民主派控制大多數區議會,授權票制很可能會被淘汰。

廢除奢侈的項目

香港各區議會獲撥款一億港元,以推行政府於2013年推出的「社區重點項目計劃」(Signature Project Scheme)。爭議最大的項目之一是被稱為「白象」的觀塘音樂噴泉,造價為5000萬港元。不過,這筆款項已由立法會通過,並已動工。

當選的多位區議員表示,他們將試圖中止該項目。新當選的觀塘中央選區民主黨區議員梁翊婷(Edith Leung)告訴《蘋果日報》,親北京陣營有意離開上一次區議會會議,以阻止民主派討論此問題,但她相信這種情況不會再發生了。她說:「儘管區議會只是一個諮詢機構,但如果區議會強烈敦促政府停止該項目,我相信政府將無法解釋為甚麼不聽聽我們的看法。」

鄭樂捷也表示,這些撥款也可以用於更實用的項目。葵青區議會除其它他計劃外,將把資金用於牙科和眼保健服務,以及針對貧困老年人的家庭維護計劃。

「黃色經濟圈」

鄭樂捷接受,區議員的主要職能是批准地方資金,其中包括用於基礎設施、旅行、文化和體育賽事的資金。

由親北京陣營控制的區議會因批准親建制派的「衛星小組」而經常遭到批評,他們這樣做能使該派間接受益於政府的資助。

在正在進行的抗議活動中,許多人呼籲建立一個可持續的「黃色經濟圈」,建議民眾經常光顧支持抗議活動和民主的商家。

曾參與多次選舉工作,並熟悉區議會及立法會運作的前公務員呂守賦(Nui Sau-fu)在《獨立媒體》(InMedia)上發表的一篇文章中表示,民主派現在可以使用這些資金來支持自己的倡議,包括中秋節激光指示器聚會、永久性的信息「連儂牆」、街道市場、健身班、社區藝術團隊,或在發射大量催淚彈罐後,購買設備以測量二噁英的水平。

呂守賦寫道:「希望各位新任區議員能夠善用資源,將資源投放在社區,用力抓緊每一票,深耕細作,才是地區工作的根本。」

讓權力重歸香港人民

儘管取得了重大勝利,但區議員的權力仍然有限。

江貴生是民主與民生協會的李鄭屋選區議員,此次選舉他再度當選。他說,政府在1999年廢除市政局(Urban Council)時,並未履行將某些權力交給區議會的承諾。

市政局具有額外的權力,包括對財政和土地權利的獨立監督,使之成為有影響力的機構,民選議員可以有效地管理地區政策。但市政局廢除後,行政權移交給了康樂及文化事務署、食品和環境衛生署、路政署和地政署。

江貴生說:「我們需要推進更多的改革,以期將區議會從諮詢機構轉變為實際權力的市政機構。」

江貴生說,例如,區議會可以安裝一個公共聽證系統,使居民可以直接參與區事務,並通過修改《區議會條例》來剝奪區政府官員權力的其它措施。

江貴生說:「我歡迎所有建議。我們需要立即開始討論。四年時間並不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