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派在區議會選舉中大勝,加上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令香港街頭平靜了幾天,但香港人正在醞釀發起新的抗爭活動。

12月1日中午,數千香港人聚集在中環舉行「感謝美國保護香港大遊行」集會活動,期間港人多次高呼「天滅中共」「驅逐共黨」,許多抗議者說,區議會選舉勝利和美國支持只是第一步,將繼續本土「流水革命」,天滅中共這一天就會實現。

香港人……反共

九七政權移交後,香港的政權落到了極權專制的中共手上,反共成為不能公開講的禁忌,老一輩的民主派多把矛頭對準香港政府,在「一國兩制」下爭取最大的民主,很少人敢直接挑戰中共。

但是近半年的反送中運動,港民看清,所謂特區政府對民間的訴求完全沒有妥協空間,甚至不如董建華管治時期,已完全淪為北京政權的掌中傀儡,抗爭者的對手因而從港府、警隊(準軍事警察代理)上升為中共。

近來,越來越多的港人打破心理障礙,公開高呼「驅逐共黨」和「天滅中共」。在抗議者的資訊集合平台上,有一則歷數中共反人類罪行的文宣,其呼籲廣傳的信息下這樣寫道:「香港的死亡數字,應該很快進入第一個一萬。我們由香港人……加油;香港人……反抗;很快會進入香港人……反共。」

 示威者資訊集合平台上的文宣。(Telegram資訊平台)
示威者資訊集合平台上的文宣。(Telegram資訊平台)


「是痛苦把我們connect(連)在一起」

自九七香港主權移交22年來,港人爭民主可說是障礙重重,終極根源自然是港人稱之為「阿爺」的中共專制政權。

「我們並未預計過自6月開始的反送中抗議會演變成這場浩瀚而慘烈的大規模抗爭運動,也沒預計過自己會越走越前,被迫以身犯險,全面與暴政對抗。」

「我們曾經以極為克制的態度對待政權一方的各種暴力,但政府卻不惜撕破臉皮,全面揭示其獨裁專政的本質。」

「這三個多月來明目張膽地踐踏港人基本人權與自由的程度,可謂前所未見。」「是他們決意與民為敵,迫使我們別無選擇地反抗。」

在抗議爭的資訊集合平台上,不乏這些悲憤的言論。在現實的警民衝突中,有人被催淚彈射中,或被煙霧熏得淚流滿面,眾街坊會上前關心、嘗試幫助。有人選擇大罵「仆街」,有人與警察理論,有人痛哭。許多抗爭告訴記者,自己近幾個月為香港哭泣了無數次。

18歲的「香港學凝」召集人Zac在周六的「老幼攜手」活動中說,是痛苦connect了香港人。和雨傘運動比較,如今中學生已有基本的政治認識,認清自己有捍衛香港的義務。「香港人已經忍無可忍,如果贏了,是兩三代人一起贏。」

抗爭者未曾忘記過去數個月里許多香港年輕人的犧牲。(宋碧龍/大紀元)
抗爭者未曾忘記過去數個月里許多香港年輕人的犧牲。(宋碧龍/大紀元)

 抗爭者為死去的手足默哀。(宋碧龍/大紀元)
抗爭者為死去的手足默哀。(宋碧龍/大紀元)

港人:我們站在反共的最前線

雖然,中國的經濟在近年發展迅速,上海、北京和一些大城市高樓林立顯而易見,但對於擁有國際視野的港人而言,不論中共建多少摩天大廈、經濟有多發達,他們不會有「中國特色」式思維,而是按普世價值來看世界,也以此來量度香港和中國大陸的區別。

周日參加「感謝美國保護香港大遊行」集會的市民ELSA直言,「大陸沒有法治只有人治,這樣的經濟發展是假的,是過眼煙雲。」

對香港市民的反送中運動,北京的宣傳角度是「港獨」,在分裂和反分裂、愛國和賣國上。但抗爭者認為,矛盾的焦點其實是自由民主民生。

抗爭者阿寶:「香港其實是一個小島,搞港獨沒有大意義,如何令香港的法治健全,讓市民安居樂業?不是讓市民聽話就行了的。」

積極投身於這場運動的陳先生表示,「大陸就算蓋了很多摩天大樓,也只是掩蓋了內在核心價值的貧乏,香港人看得清這個事實。共產黨的價值觀正在危害世界自由民主進程,香港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西方需要加緊留意共產黨的滲透。」

他說,香港人其實位處中共極權最前線,「我們是站在抗爭的最前線。我們今天拿著美國國旗就是表明,我們站在支持民主自由的一方。」

周六,港人在中環舉行「感謝美國保護香港大遊行」集會活動,期間多次高呼「天滅中共」「驅逐共黨」,在防暴警察的監視下,步行前往美國駐港領事館。(余鋼/大紀元)
周六,港人在中環舉行「感謝美國保護香港大遊行」集會活動,期間多次高呼「天滅中共」「驅逐共黨」,在防暴警察的監視下,步行前往美國駐港領事館。(余鋼/大紀元)

香港「輸出革命」有明證:茂名

香港自治之未來,取決於香港人、中國大陸和自由世界的三方互動。

周日的「感謝美國保護香港大遊行」集會上,不少抗爭者談及香港需要輸出「革命」,將這場運動擴展至大中華地區,以便讓更多的中國大陸人了解港人的訴求,更進一步達成全球滅共的共識。

參加集會的陳先生表示:「香港從來是革命輸出之地、輸出自由的地方,無論是1911年的辛亥革命、支援很多因『文化大革命』逃到香港的大陸人,到89『六四』香港作為最支持中國學運的地方,香港作為一個革命輸出的地方,向大華人地區輸出爭取民主自由的決心,香港人正輸出這種自由的思想,希望令到大中華地區和世界認同們對極權政府的抗爭。」

李先生表示,香港自反送中運動以來,connect(連接)了不同的人,連廣東茂名的村民也喊出「時代革命,光復茂名」的口號,說明他們知道香港的抗爭運動,他認為全世界「只要有同樣想法的人都可以connect(連接)。因為人類的追求,不只是吃飽喝足,還有精神的需求」。

從大陸來香港安居多年的何太表示,香港民主運動對北京政權的衝擊很大,香港人最成功、最有力量的就是大團結,這場運動的終極目標是輸出革命、全民反共,「共產黨很邪惡,一定要把它推翻。天滅中共就是最有力的口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