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7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次日,10萬香港人聚集愛丁堡廣場,對特朗普表達由衷的感謝。這個法案被稱為送給香港人最好的感恩節禮物。

然而,中共卻氣急敗壞,跳起腳來大罵美國,表示「極大憤慨」、「堅決反對」、「強烈譴責」;稱美國「圖謀毀掉香港」;「美國就是搞亂香港的最大黑手」,「將予以堅決反制」等。

其實,從6月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以來,中共一直在罵美國。還不止於此,凡是在中國爆發反抗中共暴政的重大事件,中共都要大罵「國外敵對勢力」干涉。其中,被罵得最多最大的「國外敵對勢力」就是美國。

美國真的像中共罵的那麼壞嗎?

從1949年到1979年,中共罵美國罵了30年。1979年1月,中共領導人鄧小平訪問美國時說了一句大實話:「回頭看看這幾十年來,凡是和美國搞好關係的國家,都富起來了。」

翻開近代史,摒棄一切陳見,靜下心來,認真看一看,就會發現,100多年來,全世界對中國幫助最大的國家是美國。

上世紀初,美國退還部份庚子賠款,幫助中國建立了第一流的大學——清華大學;資助中國留學生,幫助中國培養了一批頂尖科學人才;在中國建立了12所教會大學,以及幾十所高水平大學;資助中國建立了最好的醫學院——北京協和醫學院,最好的附屬醫院——北京協和醫院;美國傳教士在中國建立了800多所醫院;抗日戰爭中國最危難時,提供了大量人力、物力、財力,並先後派「飛虎隊」和美國空軍第14航空隊到中國作戰,開闢太平洋戰場,用原子彈轟炸日本,為抗日戰爭最後勝利作出重大貢獻;幫助中國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

1969年8月,當蘇聯共產黨準備對中國進行「外科手術式核打擊」時,是美國事先把這個消息透露給中方的。美國還向蘇聯表示:只要有一顆核導彈離開蘇聯國境,美國就認為第三次世界大戰已經爆發,蘇聯所有城市都在美國的核導彈打擊範圍之內。千鈞一髮之際,美國又一次拯救了中國。中共改革開放41年來,美國在科技、資金、市場、人才諸方面給予中國極大幫助。截止今年,中國已連續10年成為赴美留學生最多的生源國。2001年,美國同意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後,中國GDP翻了9倍,迅速躍升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100多年來,美國沒有佔領中國一寸土地。

在美國,中國人可以在美國當州長、部長、參議員、眾議員、市長;有508萬中國人加入美國籍;有許多中國人成為各個領域的傑出人才,至少7人獲得諾貝爾獎。這些精英人才以不同方式給中國以巨大幫助。

著名詩人流沙河根據自己的親身經歷,認為「中國人在全世界最好的朋友是美國人」。

再看一看香港。

從1842年晚清政府將香港割讓給英國時,香港不過是一個小漁村。1997年7月1日,英國將香港交給中共時,香港已成為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是一顆「以廉潔的政府、良好的治安、自由的經濟體系及完善的法治聞名於世的『東方之珠』」。

1984年中英簽署《中英聯合聲明》時,中共向全世界承諾: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50年不變。中共還派人到美國游說,說中共一定會信守承諾。於是,美國國會1992年通過《美國—香港關係法》,給予香港一系列特別優惠待遇,比如,視香港為「獨立關稅區」,香港特區護照獲美國承認,香港人申請赴美簽證獲獨立看待,香港可在美國出口管制下購買敏感技術等。

後來,美國允許港元自由兌換美元。

這些特別優惠政策對於確保香港成為世界金融中心發揮了重要作用。

中共統治香港僅22年,香港已被折騰得面目皆非。6月反送中運動爆發至今,中共操控香港警隊抓捕近6000人,最小的僅11歲,發射10,000多顆催淚彈。港府6至9月收到2537件屍體通報個案。據香港消防人士網上爆料,最近數月的浮屍數是過去10年的總和。中共放縱香港黑警、黑社會分子,以極殘暴的方式,鎮壓香港抗爭者,製造了許多天怒人怨的慘劇。中共甚至準備血洗香港。

就在香港人面臨滅頂之災時,美國總統特朗普、副總統彭斯、國務卿蓬佩奧、美國國會參眾兩院的兩黨議員,紛紛出面,強力制止中共在香港重演「六四」天安門屠殺。11月22日,特朗普總統接受霍士電視台採訪時說,如果不是他出面制止中共,香港將在14分鐘內消失殆盡。關鍵時刻,美國再次出手,救了香港。

內因是萬事萬物發展變化的根本原因。中共嚴重違背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50年不變的承諾,嚴重違背中共在香港只管外交與國防、其它事務交由港人「高度自治」的承諾,管了許多不該管、管不了、管不好的事。中共黑手在香港胡亂攪和,是香港亂局的真正原因。

香港出了這麼大的亂子,中共不僅不反思自己的問題,反而倒打一耙,胡說甚麼「美國就是搞亂香港的黑手」。

為甚麼中共總愛罵美國?主要原因有三:

第一,中共的老祖宗馬克思仇恨資本主義。這一基因遺傳到中共身上,中共骨子裏是恨資本主義的。香港搞資本主義,中共已經覺得很彆扭了。比如,在香港,警察抓個人,法院居然給放了,這在中國大陸是不可思議的事。現在,資本主義的美國,要維護香港的資本主義,讓中共渾身上下不得勁。

第二,中共與美國的價值觀是根本對立的。美國的價值觀中排第一位的是信神,由此派生出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等。

中共的價值觀是「不信神,假、惡、鬥」,由此派生出的是專制、獨裁、無法無天等,14億中國人的「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全部被剝奪。

由於過去155年一直處於西方自由世界的環境中,香港人大多信神,希望像1997年以前那樣享有自由、法治、人權,還希望有民主機制保障他們的自由。中共強推「送中條例」,使香港人感到,他們的自由將毀於一旦,於是,反送中運動爆發了。

美國人與香港人擁有共同的價值觀。香港人的抗爭自然得到美國人的同情和支持。從反送中運動開始到現在,美國人對中共說的最多的是,你得兌現你在《中英聯合聲明》中所作的承諾,保持香港的自治與自由。

但是,要中共信守承諾,怎麼可能呢?

第三,美國人與香港人、大陸人,沒有根本利益衝突,但與中共的利益衝突不可調和。中美貿易戰爆發以來,兩者的利益衝突已凸顯在全世界面前。中美貿易問題,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真正目標是: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停止盜竊美國知識產權,此既所謂「三零一停」。

對中國人來說,這是大好事。中國人可以買到價廉物美的美國產品,可以享有美國的教育、醫療、金融服務,甚至可以自由地上Google、Facebook、Twitter,了解中國與世界的真相。但是,對於利用權力壟斷中國最賺錢行業「悶聲發大財」的中共權貴家族來說,對於靠「長城防火牆」屏蔽真相、欺騙中國人的中共來說,這是要命的事。

尤其是,當香港人開始反抗中共,可能影響大陸人起來反抗中共,還有美國人、香港人、大陸人、台灣人、英國人、加拿大人、澳洲人等,都可能聯合起來對付中共時,中共的亡黨危機更強烈了。

中共的危機,歸根到底,是中共違背普世價值,反神、反天、反地、反人,成為了全人類的共同敵人。中共罵美國和其它自由國家,不過是轉移視線的煙霧彈和苟延殘喘的伎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