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還會假意承諾香港的「一國兩制」,但應該沒人真的再相信了。今天香港的局勢,一度被稱為「黑天鵝」事件,意指不可預見的突發事件,或者,是指極不可能發生,實際上卻又發生的事件,果真如此嗎?

回想1984年的《中英聯合聲明》,確定了「一國兩制」,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維持「五十年不變」,社會主義制度不會在香港實行。再看看今日的香港,人們就會驚覺,35年前,前中共領導人鄧小平「發明」的「一國兩制」,早就埋下了一顆政治定時炸彈。只不過,從1997到2019,才22年,中共就自己提前引爆了這顆炸彈。

「一國兩制」本是無奈的權宜之計

1842年至1860年,兩次鴉片戰爭失敗,清政府被迫與英國簽訂了《南京條約》、《北京條約》,先後割讓香港島、九龍半島,1898年,再簽訂《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將香港新界及其二百多個島嶼,租借給英國,租期99年,至1997年結束。

1949年,中共建政,1950年,英國承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第一個承認中共政權的西方國家。中共總理周恩來,默認不收回香港,繼續執行不平等條約,換取英國對中共政權的承認。香港新界99年租約到期前,英國曾試圖續約,中共當然不敢,中共已經執行了不平等條約,再新簽一個不平等條約,中共的謊言就徹底露餡了。當然,中共也很清楚,英國政府、香港人民、整個西方世界,都不可能接受中共對香港實行社會主義統治。

在歸還香港的談判中,英國提出「以主權換治權」,為香港人民爭取「自治」,當時的中共最高領導人鄧小平,迫不得已,「發明」了「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換了個名詞,等於接受了英國提出的香港「自治」方案,最終雙方達成一致,英國在1997年歸還香港,不平等條約總算沒有再續簽。

1984年12月19日,《中英聯合聲明》正式簽訂,確定了「一國兩制」,並在聯合國備案。英國法律專家Martin Dinham提醒,《中英聯合聲明》中沒有終止規定,單方面無法終止。

1997年,英國歸還香港後,按《中英聯合聲明》的規定,一直在監督「一國兩制」的實行。中共則對香港各界進行大規模滲透、控制,並不斷拖延特首普選,中聯辦、港澳辦直接指揮港府運作,但中共未敢公開在香港實行社會主義。

2014年,在《中英聯合聲明》簽署30年之際,中共總理李克強訪問英國時,還與英方商討,希望再簽署一份《中英聯合聲明》的成果性文件,以證明「一國兩制」運作良好。於是2014年6月17日,中英雙方發表了聯合聲明,共同認為按照「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維護和促進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繁榮與穩定,符合雙方利益。

「一國兩制」早晚要對決

鄧小平「發明」的「一國兩制」,是不得不接受英國「以主權換治權」的無奈之舉。「五十年不變」,是鄧小平當時的承諾,實際上,鄧小平自己也沒譜,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在一個國家真能共存50年嗎?即使真的能堅持50年,50年之後,實行哪種制度呢?

按照中共自己的理論,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是對立的,並一直灌輸,社會主義比資本主義更先進,社會主義必然取代資本主義。但全世界的事實證明,資本主義還在有效延續,而社會主義卻帶來巨大災難,社會主義陣營已經自行瓦解。中國的改革開放,恰恰要迎接資本主義的資金、技術和企業運作,更需要資本主義國家的龐大市場。香港的樞紐地位,至關重要。

鄧小平被中共捧為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可鄧小平根本沒有甚麼理論,他自己也承認是「摸石頭過河」,「一國兩制」也正符合鄧小平的「白貓黑貓」論。

當時,中共很孤立,與緊鄰的蘇聯交惡,急需靠近西方國家,更需要香港這個「對外窗口」。1984年,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兩大陣營,正值全面冷戰,中共是社會主義陣營的一個另類,成為西方分化社會主義陣營的首選。中共也同樣渴望靠攏西方,鄧小平認識到,中國的社會主義已經是死路一條,只能改革開放,有條件的擁抱資本主義,但未來會如何,包括鄧小平在內的中共高官們,都是未知數。

鄧小平直言,放棄「姓資姓社」的爭論,「發展才是硬道理」。在這樣的背景下,因為需要香港來發展大陸,「一國兩制」誕生了,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的對決,被暫時擱置。香港也確實帶給了中共諸多好處,香港作為亞洲四小龍之一,很快把出口導向型模式傳到了中國,並率先帶進了資金、技術、工廠和訂單。另一個亞洲四小龍的台灣,緊隨其後,更多的外資,通過法制完善和社會自由的香港,源源不斷的進入了大陸。中國大陸的出口導向型經濟,隨之進入高速發展階段,中共藉機穩固了政權。

根據最近解密的英國文件,中共1949年奪取大陸政權之後,一直要求英國,不要給香港民主,英國的香港民主自治方案,被幾度擱置。1980年代,鄧小平在談判中,也威脅英國,不要作出任何提升香港人民對民主預期的改變。

正因為如此,英國在1984年,堅持讓中共在《聯合聲明》中作出「一國兩制」和最終實現普選的承諾。1990年代,末代總督彭定康,開始在香港積極倡導有限的選舉,中共強烈反對,但彭定康堅持在當時60個席位的立法會當中,把30個席位交給香港人民普選。但是在1997年之後,中共廢除了彭定康推行的立法會選舉。

有英國律師表示,《基本法》承諾「有序推進」公開選舉,推遲這個進程,會導致「香港混亂,香港人民對治理制度失去信心,國際社會對香港的商業和投資環境失去信心」。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1989年,鄧小平直接指揮了天安門廣場的「六四」屠殺,中共拒絕政治轉變,但隨後,東歐和前蘇聯的社會主義陣營,卻轟然倒塌。當時,《中英聯合聲明》已經簽署,但香港尚未歸還,香港民眾對六四的抗爭,一直持鮮明的支持態度。「六四」之後,直到1997年,香港民眾因不信任中共,一直在大規模移民,而且每年都舉辦大型的紀念「六四」活動,這也預示了,「一國兩制」這顆定時炸彈早晚會爆,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在香港早晚要對決。

炸彈被提前引爆

鄧小平年輕時,也留過洋,估計和現在很多中國留學生差不多,並未了解西方的主流社會,更不真正理解西方民主和法制。在中共的長期熏陶灌輸下,鄧小平的眼界終究有限,不能預見社會主義最終消亡的結局,只能顧及眼前,先保住政權,把「一國兩制」留給後人去解決。

雖然鄧小平「摸石頭過河」,但時至今日,在中共內部,仍無人能及。鄧小平之後的兩任中共黨魁,自知能力不及鄧小平,既缺乏安邦治國的雄才大略,更無政治智慧,解決香港的「一國兩制」,依次擊鼓傳花,除繼續加強滲透香港外,基本不碰「一國兩制」。

2002年至2004年,曾有「23條惡法」風波,導致50萬香港民眾遊行反對,被迫終止,應算作「一國兩制」的第一次小對決,香港民眾第一次小勝。

2012年開始,中共內部陷入惡鬥,習近平和王岐山通過反腐運動,嚴重削弱了江派勢力,江派只能迂迴攪局。攪亂香港,給習派製造亂局,成為江派的一大攪局手段。江派大員張德江,時任中共人大常委會委員長,聲言對香港《基本法》有最終權力,他同時擔任中共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中聯辦、港澳辦也長期被江派把持,江派勢力早已大面積滲透香港。

2014年6月,香港民間針對2017年的特首選舉,開展了民意公投,收集市民意見,最終有79萬人參加了公投,顯示民意要爭取特首普選。但2014年8月31日,張德江卻指使中共人大常委會作出決定,維持中共控制的「小圈子選舉」,拒絕「真普選」,直接導致了香港民眾的「佔中運動」,9月28日,數以萬計的民眾上街、學生罷課,誓言要爭取「真普選」。「一國兩制」的對決,第二次在香港展開。

中共內鬥中的江派,如獲至寶,指使港警使用暴力,激化矛盾,給習派製造事端,港警罕見發射了多枚催淚彈。因民眾沒有防護,當時數百人吸入毒氣不適,不得不倒地休息,警察濫用武力,引來更多民眾抗爭,9月28日晚,超過10萬人走上街頭抗爭。

當時有消息稱,特首梁振英、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警務處處長曾偉雄,和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張德江,向北京報告,提出請求開槍,並預計會有500人在鎮壓時被殺。香港各醫院也做好了處理大量死傷者的準備,但最終,武力鎮壓計劃被習近平否決。

「一國兩制」的第二次對決,從9月28日持續2個多月,演變為「雨傘運動」,香港民眾開始學會用雨傘保護自己,並成為抗爭標誌,民眾屢次與警察在街頭對峙,也不斷有抗爭者被拘捕。至12月15日,警察在銅鑼灣大規模清場,拘捕部份抗爭者,「雨傘運動」被迫落下帷幕,香港警隊聲望大跌。「一國兩制」的第二次對決中,香港民眾展現了前所未有的力量,但「真普選」未獲成功。

2016年6月,英國外交大臣就銅鑼灣書店事件回應,稱林榮基的失蹤,嚴重違反《中英聯合聲明》。

2017年3月,江派支持的林鄭月娥,通過中共控制的「小圈子選舉」,成為香港特首。在7月1日上任前的兩天,6月29日,英國外交大臣鮑里斯·約翰遜,強調《中英聯合聲明》,是英國對香港的承諾,堅定如20年前,他表示,堅信香港未來的成功,取決於該條約所保障的權利與自由。

第二天,6月30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陸慷說:「《中英聯合聲明》作為一個歷史文件,不具有任何現實意義,對中國中央政府對香港特區的管理也不具備任何約束力。英方對回歸後的香港沒有任何權利。」

英國外交部發言人隨後回應:「今天《中英聯合聲明》與三十多年前簽訂時一樣有效。這是一份有法律拘束力的條約,已向聯合國登記並繼續生效。作為締約方,聯合國政府有責任密切監督它的施行。」

林鄭月娥還沒上台,「一國兩制」提前對決的信號,就再次發出。

2019年大對決

時光來到2019年,中共內外交困加劇,內鬥升級,香港再次成為中共內鬥的工具,於是,「送中條例」出爐。3月15日,香港民眾「反送中」拉開序幕,6月9日,百萬港人遊行,「一國兩制」的大對決,終於在2019年大爆發。

簡要回顧「一國兩制」,是鄧小平留下的一顆定時炸彈,在冷戰時期埋下,卻在冷戰結束後引爆。希望世界能看清,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對決,早晚要來,這場對決,並未結束。

現在人們看清楚了,香港民眾用選票也證明了,民意拒絕中共社會主義的獨裁、暴力、謊言,民意渴望資本主義的民主法制、自由和普世價值。但中共卻偏要與民意為敵,在全世界矚目之下,公然挑戰世界正義力量,公然挑戰世界的普世價值。「一國兩制」提前走到了盡頭。

這場在香港的大對決,遠不止是香港人在爭取民主自由,更是看全世界如何抵制中共獨裁的所謂社會主義。這場對決,不止關乎香港人、中國人,也關乎全世界的人,在這場正義與邪惡的對決中,勝負早已定下,關鍵看人們,如何擺放自己的位置。

這場「一國兩制」的大對決,可能很快會擴展到全中國、全世界,到底要哪種制度?哪種意識形態?世界是否知曉,勝負天已定,歷史再次把人們帶到了十字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