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特工「王立強」近日向澳洲投誠,在中港台和澳洲引起軒然大波。王立強指證的向心、龔青夫婦已在台灣被扣查。中共則稱王立強是被判刑的詐騙犯,官媒環球網更公佈了一段庭審錄像。不過份析認為,這段模糊的經過剪輯的錄像,疑點甚多。而此前中共一連串指控王立強的重重疑點尚未解開。

影片遭質疑:「表演」痕跡有點重

11月27日,《環球時報》報道,該報記者從福建南平市光澤縣法院獨家獲得一份2016年王立強因「詐騙罪」接受審判的庭審影片。這段2分34秒庭審錄像中,被稱為王立強的被告人,大部份時間背對鏡頭。

中央社報道認為,被告人唯一的正面特寫畫面模糊,雖然樣貌與在澳洲投誠的王立強有幾分相像,但真實性仍待辨認。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錄像明顯經過大幅剪輯,內容主要為被告基本資料確認,以及法官宣判及被告人最後陳述。

旅居美國的時政評論人士李洪寬表示,這段錄像可信度不高。「以前這種錄像都有正面特寫,它這個沒有,很模糊,因為背面很容易造假。而且聲音也不清楚,所以沒有甚麼可信度。」

在品蔥評論區,很多網民也質疑該報道的真偽。網民「spark808」認為:關於這段影片,「表演」的痕跡有點重,16年12萬的詐騙金額、在縣級法院審理,其實不算太大的案子,這個庭審有點過於正式,最後的「自我陳述」甚至有中共貪腐高官受審時那種「我對不起黨和國家」的感覺。

Basuria:「王立強」庭審影片6大硬傷:1)庭審影片應有日期、時間。2)刑事案庭審應戴手銬。3)沒有控辯雙方代表、律師。4)法警應該兩人。5)「王立強」的聲音和圖像故意模糊。6)庭審「王立強」稱「大學在讀」與之前中共宣稱「王立強」2015年大學已畢業信息矛盾。

gumtree:100%造假。第一,看不清臉。第二,太假了,純粹演戲。

寧缺:很多蔥友都認為這個影片用過deepfake換臉技術,但這需要替代者和被替代者大量圖片或者影視素材來進行機器學習,中共作假完全沒必要這麼麻煩。按照中共掌握的居民人臉數據,找一個和王立強人臉相似度高的人來冒充,簡直易如反掌。

這個庭審和他是不是間諜有關嗎?

還有網民「pc6650」認為:毫無意義啊,這個庭審和他是不是間諜,或他是否了解中共的情報網完全沒關係。

網民「餵你吃包子」:如果我是王立強,如果我真的想騙取政治庇護,在明知自己犯過詐騙案,有各種庭審錄像還有判決文件的情況下,還選擇在媒體上以真人露面高調接受採訪,我是不是傻?我這時候難道不應該儘量低調,躲在幕後嗎?

網民「有話想說 總有事 看不過眼」:重點不是王,王本來就是個馬仔,關鍵是向心夫婦,能從這兩公婆那裏查出甚麼,或者說,國民黨裏面有多少共產黨的人,對台灣的未來很關鍵。

網民「jiucaimiao 觀眾、路人」:其實比較核心的問題,牆內為甚麼一直把視線放王立強身上?向心呢?不是說他才是諜報前線核心人物嗎?為甚麼完全不報道?完全是打算忽略核心人物嗎?

網民「Arti000 無人可以代表我」:根本想都不用想,中共一直以來不都這樣虛偽作假,都上癮了,只有高牆內的絕大部份傻瓜才會信。

王立強所揭露事實 經澳洲核實

而外界更關心的是,王立強對中共間諜在海外猖獗活動的指控是否真實。

李洪寬認為,王立強所說的中國新創公司應該確實是中共軍情機關設立的企業,而王立強也確曾為他們工作,但他本人可能並非正式的諜報人員。「他未必有正式職位。這個間諜應該打個引號,但他可能確實做過這些事,很多細節都很清楚。」

美國評論人士橫河對自由亞洲表示,諜報工作中決策和執行並非一個部門,王立強「他很可能是一個傳信人,西方叫做『cut off』,中國人叫保險絲。因為執行的那些人,不能知道真正老闆是誰。」

他也認為,王立強所揭露的事實部份經過澳洲方面的核實,因此具有相當的可信度。而由於中國新創公司老闆向心和龔青目前都被台灣方面調查,相信日後會有更多的內幕被揭露出來。

中共官方說辭疑點多

上周末,澳洲媒體公佈對王立強的採訪,透露他在香港為一家名為中國新創投資的企業工作,而該企業實際為中共軍方情報機構,其負責人是向心。王立強則負責一些對港台滲透,主要是通過收買社交媒體,影響當地輿論以控制選舉。另外,他也透露曾參與香港銅鑼灣書店老闆李波的綁架工作。

王立強詐騙判決書?

報道引起外界高度關注。中共立即否認王立強的指控,並反控王立強是詐騙犯,甚至出示了相關判決書。

不過,橫河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有關的判決書,在中共做出聲明之前無法查到。「這個事出來第一天我就說,中共會開始抹黑、編故事。而且這個判決書,網友在網上查過,在官方公佈前法院記錄裏沒有,後來才出現的。」

王立強偽造證件?

上海市公安局靜安分局還說,王立強乃涉案在逃人員,其持有的中國護照與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證均是偽造證件。

然而,11月25日,澳洲協助媒體核實王立強本人報料內容、與王立強本人見過面的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的研究員Alex Joske披露,王立強聲稱他在申請澳洲簽證時,獲得中共警方核發的證明,而該證明上並無他的犯罪紀錄。

照理說,他犯案的當事國應在核發證件上標註他的犯罪前科,然而這個在2019年2月核發的文件上,並無他有任何犯罪紀錄的標註。

另外,中共宣稱王立強在2016年犯下詐欺罪而處於緩刑狀態,行動也被限制在中國的鄉村地區,可是王立強護照上蓋有戳記,也與當局說法不符。而且,中國的生物晶片技術先進,王立強如何偽造假的身份證件並且成功出境,仍然有諸多疑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