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結束的香港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勝,圖為2019年11月21日下午,128位民主派區議會候選人、現任立法會議員齊聚政府總部前的公民廣場外,共同呼籲市民用選票「制止警暴」。(宋碧龍/大紀元)2008年夏天,姐姐金昭宇剛到芬蘭,就得到修煉法輪功的母親再次被國安毫無理由地抓捕判刑的消息,妹妹也被公安追蹤,流離失所。金昭宇開始聯繫國際大赦組織、芬蘭政府、當地媒體等,呼籲營救家人。2012年4月,妹妹被營救來到芬蘭,姐妹倆開始一起為母親奔走。她們的故事在芬蘭幾乎家喻戶曉。大赦國際為母親陳真萍徵簽。經過七年努力,母親終於在2015年3月得以提前獲釋,隨後營救到芬蘭。一家人團圓夢想成真。本文根據新唐人大型系列專題片《傳奇時代》改編。

接11月22日B8版

母親愛好藝術 心靈手巧 慘遭迫害

金昭宇:「我媽媽的藝術細胞特別地強,她會刺繡、鉤花、織毛衣。我媽媽會繡仙鶴和松樹,會繡龍和鳳還有鴛鴦。

還會自己設計旗袍,我從小穿的大大小小的衣服全部都是她做的。」

金昭宇和金昭桓姐妹倆經常拿著媽媽的照片,回憶小時候與媽媽在一起的日子。

金昭桓:「在記憶當中,我喜歡給我姐姐起一個綽號,叫女超人,但是我知道,在她的堅強背後,她有一顆非常非常脆弱的心,只不過她是不願意被這些困難去打倒的。她希望正面的去迎接和面對它。所以我看到她之後我也會覺得自己充滿了能量,應該更加地積極一些。」

姐妹齊心救母

姐妹倆營救母親 (明慧)
姐妹倆營救母親 (明慧)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二日芬蘭仲夏節前一天,芬蘭的赫爾辛基街頭人來人往,幾乎所有的行業都已經開始放假,人們拖家帶眷準備外出旅遊,芬蘭法輪功學員又來到赫爾辛基火車站為在中國受中共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徵集簽名。反迫害的橫幅剛剛拉開,警察開車經過巡邏時特意友好地告知活動中的法輪功學員,今天天氣特別熱,多喝水注意小心中暑。

北部的法輪功學員金昭宇和金昭桓,在現場呼籲營救關押在河南省新鄉市女子監獄的母親陳真萍,她們身穿SOS 營救母親的T卹,引起人們的關注,人們紛紛駐足詢問。倆姐妹的媽媽陳真萍,僅僅因為信仰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於2008年被中共非法抓捕後,被鄭州市金水區法院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九年被非法送進河南省新鄉市女子監獄。中共官方為遮人耳目,監獄掛上了「河南新鄉製衣總廠」的牌子。

姐妹倆了解到,她們郵去中國的信件都要被查看。她們給母親寄去的信件,母親基本上是收不到的,她們還了解到,陳真萍曾經被迫害得牙齒脫落,只能吃流食;曾被電擊,毒打到肋骨斷裂,暴力灌食致昏死等等;她曾經在監獄中被奴役,每天要完成2000多個打火機和其它出口產品。

人們知道後,都在譴責中共,有的人表示無法理解為何中共會這樣對自己的人民,還有很多人看到這姐妹倆的呼籲就立即走過來簽名。遠處的出租車司機接過姐妹倆的呼籲信後也紛紛排隊過來簽名。

芬蘭最大媒體報導

金昭宇呼籲國際社會救母親(新唐人)
金昭宇呼籲國際社會救母親(新唐人)

金昭宇姐妹呼籲更多的人關注和營救母親陳真萍也引起了當地的媒體關注。

金昭宇:「芬蘭北部的最大媒體和中部的最大媒體和芬蘭最大的電視台,都來採訪過,都報導過我媽媽被迫害的事情。」

芬蘭北部最大媒體Lapin Kansa採訪了金昭桓,幫助姐妹倆呼籲營救母親,採訪中陳真萍的小女兒金昭桓告訴記者:「在中國因為修煉法輪功家庭和自己被迫害,時時刻刻被跟蹤,電話被監聽,活得都不像一個人,一點隱私都沒有,他們(中共)想怎麼對待你都可以,直到來到芬蘭感覺才像一個人。才感覺到甚麼叫自由。」

因為這場迫害,姐妹倆的媽媽經常被抓,家裏被抄家,這對金昭桓的童年留下的都是痛苦的記憶,整個成長過程都是恐懼而無助的,經常關起房門偷偷哭泣然後咬自己的舌頭來以此發洩,所以導致舌頭上沒有一塊完整的地方。這場迫害給她帶來巨大的身心傷害。

呼籲營救陳真萍的報導引起了人們的廣泛關注,很多人老遠看見這姐妹倆就過來簽名。活動中有兩位路過的市民要給法輪功學員捐款,但是被法輪功學員謝絕,只接受簽名。很多市民簽名後索要法輪功光盤要詳細了解法輪功。

大赦國際營救 母女終於團圓

大赦國際芬蘭分部成員 Heli Honkasilta
大赦國際芬蘭分部成員 Heli Honkasilta

拯救陳真萍的行動在芬蘭社會各界展開。大赦國際承諾要全力營救陳真萍,他們還制定了新的計劃,並努力讓更多的芬蘭人參與到營救中。

大赦國際芬蘭分部成員 Heli Honkasilta:「幾年前,我從雜誌上看到一條新聞,是關於這姐妹倆如何在儸瓦涅米團聚的。我當時被(她們的遭遇)嚇著了……我無法想像這麼可怕的事情發生在任何人身上。」

「我能想像生命中揹負著這樣一段經歷有多麼艱難,但她講述得那麼有說服力,那段經歷本身就把你吸引住了。」

此外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也認定中國法輪功學員陳真萍是良心犯,決定展開聲援行動。

「國際特赦組織台灣不會忘記之32小組」成員聽到中共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酷刑虐待覺得實在無法理解。他們一直堅持聲援,固定每個月第二個星期四聚會,一起寫信營救陳真萍。

母女三人團聚在芬蘭
母女三人團聚在芬蘭

終於在2015年3月陳真萍從監獄被釋放出來,提前了一年多,但仍受到很嚴密的監控。

10月12日陳真萍被營救到芬蘭,她終於見到兩個女兒,但似乎都認不出自己的倆個女兒了,特別是認不出已經長大的金昭桓,母親說她在大陸吃了不少苦。 母女三人經過了漫長的七年的分離,金昭宇和金昭桓姐妹倆終於和日夜思念的媽媽團聚。她們擁抱在一起,激動得無法言表。

來機場迎接陳真萍的還有,芬蘭政府難民機構、大赦國際等官員和社會各界人士及法輪功學員,他們都為這一家人的團聚激動得流淚。參與救援的台灣國際特赦組織也在台灣驚喜得掉淚,還有更多幫助和關注他們的人都為她們的團聚而激動和祝福!

陳真萍表示:今天終於踏上自由的國土,美麗的芬蘭,我的心情非常激動,在此我代表全家謝謝國際特赦組織、國際社會善良的人們對堅持真、善、忍信仰的法輪功群體遇難的聲援支持!(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