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加拿大智囊針對中共的銳實力對全球構成的危險,以及加拿大政府應如何面對中共在商界、政界和學術界的滲透和影響,進行了全方位、多角度的討論。

智囊揭中加貿易真相

談到中加貿易,MLI資深研究員Charles Burton 認為,中加兩國的成功企業,都是那些與中共高層有著非常密切政治聯繫的大型公司。「那些大公司、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公司,例如,領導中加貿易理事會(CCBC,Canada ChinaBusiness Council)的公司發展得很好,但是,是以政治成本為代價的。」以最近的NBA被中共威脅退出中國市場為例,他說,「從這些企業的巨額利潤派生出的政治利益將會消失,我不認為加拿大商界或政治精英希望看到這一點。」

對於普通的加拿大中小型企業,他說,或者其知識產權和專有製造工藝被中國合作夥伴採用,或者被實施內部法規或新稅來擠壓出市場。「這麼多負面經驗,實際上,阻礙了較小的加拿大企業去中國。」

渥太華大學研究員MargaretMcCuaig-Johnston女士表示,美國全靠特朗普總統把關稅問題帶到與中(共)國的談判桌上,以獲得更好的商業規則。

Margarete強調,現在的中美兩國貿易大混亂始於知識產權和技術轉讓問題,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撰寫了一份非常全面的報告,名為《301報告》(301 report),該報告是鴻篇巨作,詳細說明了所有知識產權問題和技術轉讓問題,並向美國公司提供了其競爭對手的工廠資訊和細節等。

特朗普總統於2017年8月指示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根據1974年《貿易法》301條款(不公平貿易救濟),對中共貿易行為進行調查,包括中共知識產權盜竊行為。

USTR在2018年完成調查,確認中共強制技術轉讓、鼓勵中企竊取知識產權以及大量補貼重點行業等不公的貿易行為。

中共滲透加拿大學術界、政界

Burton證實,很多加拿大智囊團都是中共相關資金的接受者。他認為,應該要求資金的來源更加透明。「加拿大所有的孔子學院都與加拿大合作機構簽署了協定,但不透露資助條款。我認為我們需要更多的透明度。」

他舉例說,我們確實看到越來越多的人獲得中國資金。以不久前英國名校倫敦經濟學院(簡稱LSE)擱置一項擬議中的中國相關項目為例,他說:他說:倫敦經濟學院因為決定不從知名的上海資本家埃里克李(Eric X Li)那裏獲得資金,已經受到相當大的壓力。該項目打算建立一個中國倫敦證交所的研究計劃,並由一組中國專家監督。

據10月27日《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報道,李被任命為該項目的主持者,他經常讚美中共專制政權,並曾為中共1989年鎮壓天安門抗議活動辯護。

《環球郵報》資深媒體人RobertFife說:「我們的大學也有同樣的問題,比如孔子學院由中國資助,很多加拿大大學都有孔子學院,我們知道華為是純研發的主要資助者,由加拿大真正聰明的科學家做研究,然後華為獲得專利,並把這些技術送回中國。」

他認為還有一個更大的問題,就是中國學生協會中有些來加拿大留學的中國留學生,對校園裏的加拿大華裔學生影響也很大。但一些知情的留學生很難報案,因為許多人不敢說話,他們害怕國內親屬受牽連。即使可能成為加拿大公民,他們也不想談論這件事。美國人現在也面臨同樣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