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總會有些重複的消極想法,據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神經成像實驗室的數據顯示,普通人每天會產生6萬至7萬個想法,而心理治療師認為,這些想法中有很大一部份是關於甚麼會出錯,我們做錯了甚麼,以及其他人在做甚麼。

消極的重複想法之所以如此具有挑戰性,是因為它們往往源於一些核心的自我信念,比如「我不夠好」、「我得不到我想要的」,或者「這個世界不值得信任」等等。重複的思想循環由於建立在這些根深蒂固的信念之上,所以是非常強大和頑固的。人們相信它們,因為它們堅持不斷地出現彷彿成為它們就是真理的證明,也致使人們不得不與它們的內涵打交道。

重複的思想循環由於建立在這些根深蒂固的信念之上,所以是非常強大和頑固的。人們相信它們,因為它們堅持不斷的出現彷彿成為它們就是真理的證明,也致使人們不得不與它們的內涵打交道。(ESB Professional/Shutterstock)
重複的思想循環由於建立在這些根深蒂固的信念之上,所以是非常強大和頑固的。人們相信它們,因為它們堅持不斷的出現彷彿成為它們就是真理的證明,也致使人們不得不與它們的內涵打交道。(ESB Professional/Shutterstock)

重複的消極思想是人生旅程的一部份,人們無法阻止它們。然而,人們可以做的是停止試圖改變無法改變的事情。人們應該盡早知道需要做些甚麼來應對自己的消極思想,像是:證明它們是錯誤的,說服自己它們是錯誤的,或者用積極的思想來代替它們。無論如何,人們都必須奮起抗爭。

這些策略本身並沒有錯,就像積極地用正面的思想取代消極思想一樣,與消極思想爭辯和反駁有時是有幫助的,但是對於那些不斷重複的消極想法,最有效的方法實際上是最不直觀的,例如:停止嘗試改變消極的想法,不要對它們做任何事情,停止與已經發生的事情抗爭,或是看看其它地方。

協調消極的想法

當頭腦中發生不太好的事情時,人又怎麼可能沒事呢?我們可以假設,同意不改變自己的消極思想,也同意相信它們賦予的意義,但如果那並不是真的呢?

如果消極思想出現在人的內心世界,可以理解它們的內容,但不需要做任何事情,不需要趕走它們,不需要為它們投入精力,不需要參與它們的故事,甚至不需要相信它們,那會是怎麼樣呢?如果這些消極的想法對你來說是毫無意義的呢?然而,我們需要相信這種可能性,再來實踐這個方法。

對一些人來說,不去做某事的指示可能感覺不太好。因此,將「不做」重新定義為更積極主動的行為會有所幫助。具體來說,與其專注於不改變自己的想法,不如練習把注意力從想法本身轉移到想法背後。

每當消極思想出現時,人們傾向於把注意力聚焦在它們上面,從而屏蔽掉意識中可能存在的任何其它東西。然而,如果人們能夠超越它們,並考慮起其它事情,或是思考這個思想之下及背後是甚麼的話,人們就已經能把思想放在一邊,將注意力放在周圍的廣闊空間上了,就像把注意力從鳥類轉移到天空一樣。

這種做法的重要一點是,不要首先對自己具有消極想法進行判斷。事實上,無論我們同意與否,想法都會出現。消極的想法一次又一次地出現,這是人們大腦操作系統的副產品,而不是自己的失敗,也並沒有使人更不高尚或尤為困擾。人們越早接受這個事實,就可以越早與生活友好相處。

削弱消極思想

嘗試一天或一個小時:不要改變你的想法,不管它包含著甚麼,不要去管它,讓它發生。把注意力從思想上移開,轉向傾聽你的意識和存在的人。感受思想出現的空間,噪音背後的寂靜,運動背後的靜止。

當人們以這種方式轉移注意力時,就會發生很奇怪的事情:那些思想開始失去力量,它們可能還在那裏,但它們的吸引力已經沒有那麼大了,思想的音量從喊叫變成耳語。有時,當這些想法變得不那麼誘人,無法打動或吸引人時,它們就會開始完全消失。但有時它們不會消退。雖然我們更希望消極的想法平息而不是繼續,但這也不是我們成功或失敗的證據。

重複的消極思想是生命進程中的一部份,我們無法阻止。然而,重要的是我們如何將思想和我們自己聯繫起來。當我們放棄不可避免的鬥爭,並將注意力轉向新領域時,我們就能創造內部和平。我們用思想建立的關係以及將注意力引向的新領域,最終都是我們所創造出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