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11月29日)香港理工大學在經過了整整12天的圍困後終於解封,警方全部撤離,而理大校方支援則安排了一些保安人員進入校園內進行搜索和清理,理大管理層還安排了外籍保安人員守住學校的各個路口以及被挖開的校園外的鐵絲網,除記者外,希望進入校內的市民和理大教職員工均被阻擋在外,一些來自中國大陸的遊客也來到學校的外圍希望了解一些訊息。

當日,在理大外圍的行車道路上,警方正在準備最後撤離,僅有零丁三四輛警車停在理大外的科學徑,一些警員正在搬運鐵馬和椅子之類的東西,而警方的媒體聯絡人員也不再搜查準備進入理大的記者們,不過學校外圍的馬路上還可以見到一些橙色的塑料膠帶把整個的校園外的馬路圍了起來。

早前理大抗爭者們和警察主要對峙的暢運道和漆咸道南的交匯處已經恢復了往日的平靜,來往的車輛順暢的通過各個路口。而就在幾天前的17日晚和之後的十來天,理大的抗爭者們堅守用雨傘和橡膠板組成的防線與警方的催淚彈和水炮車進行持久的抗爭,過程中有抗爭者被射傷,也有大批準備衝破警方防線逃離現場的抗爭者們遭到拘捕。

據警方記者會的報告,截至今日(29日)在反送中運動中的總拘捕人數為5,890人,當中理大事件遭到拘捕的共1,377人,有810人在離開時被拘捕,567人則在外圍被拘捕。18歲以下被登記資料的有318人。

今日看到的理大的正門破爛不堪,火燒後留下的灰塵佈滿整個階梯,用以阻擋防暴警察衝入校園的桌凳被燒的面目全非,早前抗爭的學生們為了保衛校園不斷用燃燒彈抵禦警方的進攻,成功的用燃燒著的火焰阻擋了防暴警察衝入校園內進行搜查和抓捕。

儘管理大正門被火燒得難以辨識,但側面的A座外兩條巨大的石柱上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黑體字卻清晰可見。

校園內早已空無一人,再也看不到任何進進出出忙著製造汽油彈的抗爭者和幫助受傷人士的急救員了,剩下的只是一些用來製造汽油彈的瓶瓶罐罐和一箱一箱的天拿水等化學物品,還有一些東歪西倒的凳子椅子散亂的堆放在一起,雨傘半開半合地灑落在校園內的各個角落,還有一些市民想辦法送進學校裡支持學生的物資一包包的堆放在校園內的空地上,而牆壁上、柱子上書寫的抗爭詞彙隨處可見,包括「同學們,加油!」、「黃藍是政見,黑白是良知」、「香港人,反抗」、「殺人填命」、「中共死清光」等。

校園外,有一些來自中國大陸的遊客在拍照,他們表示,在國內有聽到關於理大的消息,但是具體情況唯有到了香港才有所了解。

到了中午,校方管理層包括校董會主席林大輝及校長滕錦光等下午進入校園視察。他們分別來到學生飯堂、圖書館、體育館及綜藝館進行巡視,一些職員帶著地圖到各個角落,檢視及拍攝校園受破壞情況。

理大支援還派來一些保安人員進入校園進行搜查和清理,也有大量外籍保安人員被安排到各個出入口和被破壞了的鐵絲網和圍欄駐守,以防止除了記者以外的其他人員偷偷進入校園。

記者見到有外籍記者被保安阻擋和檢查行李,也有在理大工作的教職人員被擋在了校園門口,這位姓梁的教職人員表示,自己想進去辦公室幫自己拿回來需要服用的藥,但是不得其門而入。「所有教職任務都遭到取消,這一段時間整個尖沙嘴都被(警方)圍住了,根本沒有辦法進去。」梁先生表示。

「進去會很危險,裡面很亂。」一位保安人員向梁先生表示,保安人員還表示,學校的職員和學生都不能夠進入,原因不明,「這是校方的決定」,保安人員向記者表示。

理大職員:目前香港基本是一個警治城市

之後,梁先生向記者表示,從理大這件事就可以看到現在香港的人權狀況。「香港的市民,我們應有的自由現在已經被人打壓。雖然是自己的校園,甚至在這裏上班的教職人員,回去(校園)取回自己的私人物品也受到阻礙。這麼簡單的自由依然被打壓着,可想而知,現在香港的民主自由發展到什麼的境況。」他說。

梁先生認為現在最讓人擔憂的就是警方的暴力問題,「警暴絕對是一個嚴峻的問題,我認同的是香港是否已淪落到警治的城市,絕對有充分的理由正在顯示。基本上所謂的警察通例,視如無物,他喜歡怎樣(做)就怎樣,他們是執法者,但是完全他們是執法者,已經是完全過了界,他喜歡怎樣演繹的法律就是他們的法律。另外政府在警權無限放大之下,任意讓他們繼續無限的放大。無論其他的部門,比如消防、醫護、救護都淪落成為他們的幫手。他們喜歡怎樣去調配資源,其他幾個部隊的資源幫他們為所欲為。我認為這完全不是一個民主政府所做的事情,基本上就是一個警治的城市。」

如果可以,梁先生希望向美國總統特朗普呼籲,「希望他(特朗普總統)可以聯同世界上不同的民主國家伸出援手,幫助香港的市民,爭取回我們原有的民主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