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8日晚,「香港好鄰舍北區教會」在尖沙咀鐘樓發起「聲援理大 反對圍捕集會」,集會上有曾經留守理工大學的急救員發言,憶述她在理大內看到抗爭者被警察打到頭皮裂開、下巴見骨等,非常震撼。

據《明報》報道,集會有數百人參與。集會期間參與者亮起手機燈,高唱《願榮光歸香港》,並輪流上台發言。一名在理大留守了三日兩夜的急救員Alice在發言時披露,其中一天警方開水炮車到場時,令衝突升溫,當晚有不少急救員被捕。

她說,半年來在現場支援前線從未哭過,但那晚一群急救員圍在一起痛哭,「不知是否最後一晚」。當看到學生們都表示「奮戰到最後一刻」,他們亦決定支持學生到最後一刻,並寫下遺書。

Alice說,當晚很多人被水炮車噴出的「藍色液體」射成「藍精靈」。她當時深感無力,並一度想到自己會否死在理大?

Alice說接觸不少傷者,有人被警棍打頭,頭皮由頭頂裂開至前額,另一傷者下巴見到骨頭。她說,看到這樣的傷勢「好震撼」。

她離開理大後,收到留守者的消息指有人有自殘傾向,有人傷口發炎,有5至6人開始有創傷後遺症。

集會還播放了錄音,一名留守者稱理大內每個人都很驚恐,有人哭崩;他離開時因為無法帶走所有同伴而「於心有愧」,之後曾和同伴重返理大附近,看看有沒有路徑可讓留守者離開。

11月17日開始,香港警方攻打香港理工大學,大規模鎮壓保衛理大的抗爭者,並從此日起攻擊、封鎖圍困理大10多天。留守者陷入食品短缺,衛生條件惡劣的人道危機中。而港府聲稱,主動離開理大的人士都會被控「暴動罪」。

11月22日,一位仍留守在香港理工大學的女生通過一段影片傾訴了自己的心聲:政府如何將她這樣一個和理非變成勇武派;她這麼做的信念是不想辜負手足的真心;她當然也想出去,只是不想頂著「暴動」的罪名出去。

留守女生遺書的部份內容:為甚麼我們擔心被拘捕,是因為我們覺得自己做的事情是對的,我們是不應該被拘捕的,但他就會用暴動罪來拘捕我們……拘捕的時候,你不會知道將發生甚麼事的。可能他們不單是拘捕你那麼簡單,可能會打你,用警棍,或者是把你按到地上甚至是開槍。

在警方圍困理大期間,香港民眾不斷發起各種抗爭活動,聲援理大留守者,譴責警方包圍校園,令留守者面臨人道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