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方自6月至今發射上萬枚催淚彈,令香港成為「催淚彈」之城。催淚煙的影響到底可以去到多遠?香港大學化學博士K Kwong表示,一顆催淚彈影響不大,但1000顆催淚彈就是另一碼事,化學中有毒的物質很多,而毒性與劑量分不開,關鍵「不是有毒物質的本身,而是劑量大小」。

K Kwong說,催淚彈主要成份為CS,一般的CS設計出來僅發放很短距離,超過50米沒有甚麼影響,扔一個催淚彈沒有甚麼影響。但香港的情況不同,「第一警方扔多了,第二香港是一個密集之城。外國針對催淚彈的安全指標,是針對一些空曠之地,超過50米沒有影響,但香港不同。」

他舉例說,「就如你在廣場上放一個屁,不會對人有影響,但如果你在電梯裏放一個屁就不同,如果放1000個屁在電梯內,相信會死人的,因為放出來的硫化氫濃度真的會毒死人。其實在旺角區就有這個問題。」

催淚煙其實不是氣體,而是固體,和人們平時抽的煙不同。K Kwong說,「煙很快會散開,但催淚煙比較重,會掉下粘在塵粒或任何固體/液體上,最後沉落地面或物件表面,最少10年才分解一半。」

「很多人誤會,以為戴了防毒面具就沒事。其實大部份人戴的防毒面具是阻隔到鼻子吸入,但CS粒子亦會接觸到皮膚,衣服上也會有微粒。」K Kwong說,他接觸過的最嚴重個案,是整個手臂上長滿暗瘡那樣的小豆,每平方厘米有5、6粒,「基本上你的手有多大面積,它就有多大面積。我看到的第一反應是密集恐懼症。」

由於香港樓宇密集,即使催淚彈的影響範圍只有50米,都會污染多層樓宇。他說,有數據說如果發射一粒正常大小的催淚彈,50米外15-30分鐘就會消失CS效果(因為CS已經沉下,100-200米外就安全),「然而,全世界只有香港被施放這麼多的催淚彈,人口又密集,所以影響肯定比外國的數據更大。現在香港沒有研究數據,只能靠猜測。」

尤其是警方採用大陸製的催淚彈之後,他感覺影響範圍更大了,「超過100米範圍,也感覺得到催淚彈,味道不同了,非常辣(刺鼻)。」

K Kwong指出中國製的催淚彈內含的CS比他國製催淚彈高上許多,溫度又高,分解出的有毒氣體也大量許多,遠高於他國所製的催淚彈。抗爭前線的急救人員、守護孩子團隊的銀髮族、警察這批人是高危群體,「中國製的催淚彈產生二噁英的機會也高,有機會導致畸胎,也有機會致癌。」

醫護人員與人權組織曾發表一項有關接觸催淚氣體後症狀的統計調查,逾95%前線記者吸入催淚氣體後呈呼吸系統症狀,超過七成有皮膚症狀,包括出疹、發紅、痕癢等;過半有眼睛症狀,如持續流眼水、眼睛腫痛等;超過四成有腸道症如肚瀉、肚痛、嘔吐等。

K Kwong說,他接觸過的急救人員和守護孩子的銀髮族都說「不怕」,說「不能把抗爭者扔下不管」。「他們很偉大。但是對警察,我希望他們做事不要這麼狠,有沒必要再發放第二和第三輪催淚彈?10年後發生甚麼無人能知,二噁英的特性很難分解。」K Kwong說。

催淚彈物質沒有立即有效的解毒藥劑或治療方式,K Kwong說,理論上二噁英溶解於油,如果不斷的供油,如果一個星期吃幾公升的油,有機會排走二噁英,「但是又變成另外一種死法。所以你不要以一種自殺的方式,去解決這個問題。」

他認為,政府應該禁止使用催淚彈,因為其後遺併發症不容忽視,吸入催淚彈氣體會引致併發症的出現,尤其是老人,嚴重情況足以致人死亡。

「然而,催淚煙不分藍黃,不分政見,它關乎香港人的健康」,K Kwong呼籲,別讓二噁英攪擾港人,港人必須勇敢發聲,令更多人參與研究和推動政府禁止使用二噁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