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問題再次成為國際醫學界關注的話題。《英國醫學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簡稱 BMJ)周一(11月25日)刊文指,自6月以來,香港警察對抗議民眾的一系列不當回應正在導致日益嚴重的人道危機。

文章指出,香港警察圍困大學、濫暴、阻礙治療、濫捕羞辱醫務人員;及罔顧市民健康、不敢公開催淚彈成份;還有醫療管理拒不理會前線醫護人員的訴求等。

更有香港前線醫生呼籲,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派遣香港獨立報告員觀察此事。文章說,香港醫護人員譴責香港警察在與抗議者的衝突中未能遵守國際人道主義的規範行事。

11月17日,香港警方更逮捕試圖在香港理工大學施救的前線醫護人員。

BMJ的文章採訪了走在香港抗議活動一線的醫生達仁·曼(Darren Mann),他在街頭對患者進行過緊急哮喘手術施救。

曼表示,最好能讓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指派香港獨立報告員。「(香港)警察的聯合行動是恐嚇醫務人員,剝奪(香港)人接受看護的權利,並給其他人急救員製造寒蟬效應。」

同時,香港醫護人員也呼籲香港政府讓警方發佈中國產催淚彈的安全數據、以評估公共健康風險。

同樣的,11月17日香港伊利沙伯醫院外發生激烈的警民衝突。油尖旺區多條行車線和往來醫院的主要道路受阻,警方多次於毗鄰伊利沙伯醫院的加士居道施放催淚彈。

催淚氣體擴散到急症室內和電梯大堂,現場病人、醫護人員都感到氣喘、眼睛刺痛、頭痛等;還有下班的醫生在離開醫院途中遭受港警的「水炮車」攻擊;需要求診的市民也需穿越催淚煙霧前往醫院。

當晚,有前線人員向醫院管理局匯報醫院內情況,但管理層除回應留守外、無任何應對舉措。

前線人員隨後公開致函醫管局,呼籲跟警方交涉,要求公開現在使用的(中國大陸產)催淚彈、胡椒噴劑、顏色水劑的成份,以及其對人體和環境的災害;並向前線醫護發出臨床指引,支援醫護治療受這些化學武器所影響的病人。

從6月12日以來,香港警察已經發射1萬枚催淚彈,經常是在室內或擁擠的住宅區。因催淚彈受傷就醫的市民已有成百上千名,同時,人們擔心催淚彈殘留物會進一步危害公共健康。

尤其是8月中旬以來,香港警方從英美產催淚彈轉為中國大陸產,但拒絕公佈成份。

香港大學化學系博士、前中文大學講師鄺士山(kenneth Kwong)表示,中國製催淚彈不但比外國催淚彈釋出較多毒素,例如「超級致癌物」二噁英、會導致肺積水的氯化氫以及山埃氣體等,更隨時有爆炸風險,危害市民生命安全。

香港警方卻以大陸產催淚彈的安全數據不屬於公共範圍,拒絕提供;但歐美產催淚彈的安全成份卻可以公開。

香港的抗議活動於2019年6月開始,始於反對一項允許中共當局從香港引渡疑犯回大陸受審的條例。雖然這項法案已經被正式撤回,但港府不作為、以及警察暴力對待抗議者的行為導致香港民眾對民主自由和追查警察暴力的更廣泛呼籲。而港府以及港警的所為均聽令於中共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