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看作反送中運動後的「民意公投」——香港第6屆區議會選舉,11月25日中午完成了計票工作。民主派取得了壓倒性的勝利,拿下389個議員席位,親共的建制派只有59席。可以說是一夜之間,香港的政治版圖發生了劇變。

對這樣的選舉結果,中共外長王毅再次表現出「戰鬥部」部長的本色,稱不管香港怎麼變化,都是中國領土。而中共官媒在報道區選時,只說投票率,卻不提選舉結果。事實證明,北京有3大常識沒搞明白,而對港人的污衊已經不洗自清了。

北京強硬回應

就香港的區選結果,正在日本東京的中共外長王毅對日本媒體表示,不管香港局勢如何變化,「香港是中國領土的一部份,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任何企圖搞亂香港、損害香港穩定繁榮的企圖都不可能得逞。」

王毅嚴詞厲色,像被踩了脖子,卻找不到準星。不過從王毅的說辭來看,北京到現在都不知道為甚麼親共議員會大敗。

中共官媒為港區選造勢

在區選前,建制派做了大量的造勢,中共官媒也是不遺餘力地為建制派幫忙。敦促、警告香港市民要「以票止亂」。《環球時報》直接問香港選民,「你是要一個和平和繁榮的香港,還是暴力野蠻的香港?」

而在新華社的社評中稱,香港的暴力不僅沒有停止跡象,而「暴亂恐怖未止,何來選舉公平?」中共央視稱,「這是一個以票止暴、挽救香港不容錯過的機會」,呼籲沉默的大多數必須反擊等等。

從中共官媒的各種呼籲來看,它似乎以為擁有著大量的民意,但是結果卻打臉了。事實證明,北京並不明白反送中的3大常識。

常識一:沒有暴徒只有暴政

中共一直把香港的抗爭者稱為「暴徒」,從6月12日的立法會抗爭就已經開始了。尤其是到了中共四中全會以後,北京和港府「止暴制亂」的態度又陡然升級了。

但是也是從6•12那天,抗爭者明確表示,「沒有暴徒,只有暴政」。儘管北京通過官媒不斷污名化反送中運動,但對港人的意見觀感絲毫沒有影響。

民陣表示,香港人用神聖的一票,創下空前的區議會選舉結果。多個月以來,林鄭「假傳民意聖旨,連番騎劫民意,抹黑社會運動的前線抗爭者為暴徒」。現在,民意已經非常清晰了。

英國《金融時報》指出,反送中運動演變到目前的局面,港府和北京當局必須承擔主要的責任。

常識二:主流沒有港獨

在區選的前一天,香港的親共媒體故意引導輿論,說人們參選是要「港獨」,不能讓區議會選舉變成「港獨辯論場」。「香港01」表示,任何主張「港獨」的候選人都是不值得市民支持的。

文章表示,今年元朗八鄉南選區的朱凱迪明確承認放棄「港獨」立場後獲得了選舉主任的放行入閘;而南區海怡西選區的黃之鋒則「由於不肯完全否定自己支持包括『港獨』在內的『自決』而被裁定提名無效」。

不過,親共媒體費了半天唇舌,香港人根本不聽。因為儘管黃之鋒早在8月份就聲明,自己「不主張香港獨立」,只是希望追求香港「自決」。讓香港人自由地決定自己的經濟與政治地位,而不是由北京來指定香港的領導人。

黃之鋒所說的這個「自決」,包括「雙普選」,都是《基本法》裏面賦予港人的權利,根本不是甚麼「港獨」。

常識三:誰干涉內政

前不久,美國國會兩院快速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已經呈送白宮,等待總統簽署。

近日,《人民日報》還以署名「鐘聲」發表文章,對《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進行評論。說法案無視香港暴力犯罪份子造成的破壞,美國企圖「干涉內政」。

每當國際社會譴責和制裁中共的暴行時,中共幾乎都是這麼回應。

甚麼是內政?就一個國家來說,是它在管轄範圍內行使最高權力的表現。就是說,國家主權管轄的事項都是國家內政。

但內政不是一個單純的地域概念,如果一個國家在本國境內的行為違反了國際法和國際公約,踐踏了普世價值,比如人權迫害、種族滅絕等等,這就不是甚麼內政了。而是會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和譴責,甚至制裁和懲罰。

不過話說回來,美國只是修改自己的法律,談不上干涉中國內政。

美國共和黨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指出,美國怎麼對待香港「是我們自己的事情,這是我們的公共政策,在金融、貿易方面,我們給予香港有別於中國的待遇,這是美國的法律,我們有權修法」。他對CNBC表示,「中國(中共)不要再干涉美國內政了」。

港人給中國民眾帶來了啟迪

中共把香港人、特別是勇武派污衊成「暴徒」,說香港人鬧獨立、搞分裂,甚至投靠英美等等。中共用盡了所有能用的手段,試圖抹黑抗爭者,給國人洗腦。

然而,香港市民的選票清清楚楚地告訴中共,這種污名化的造謠抹黑,不僅香港人不接受,而且也讓世界再次看到了中共的流氓本性。香港人在抗爭和區選中,所展現出來的高質素,已經完全征服了世界,也給中國民眾帶來了啟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