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最新研究認為,澳洲學府與一些中共背景深厚的大學之間的合作,不僅將澳洲國家安全置於風險之中,還可能淪為中共迫害人權的幫凶。專家警告說,拿著巨額國家撥款的澳洲大學應該避免與這些中共國防類大學合作。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11月25日發布的報告認為,中國的92所大學對澳洲的國家安全構成「很高風險」,因為他們跟中共軍隊、安全部門、情報機構和國防機構有很深的淵源。

該智囊機構的分析專家周安瀾(Alex Joske)開發了一個名為「中國國防類大學追蹤器」 (China Defence Universities Tracker)的數據庫。92所中國大學和研究機構被列入了對澳洲國家安全構成「很高風險」的級別,還有23所中國大學被列入「高風險」級別。

周安瀾警告說,備受中共推崇的七所國防類大學均被收錄進該數據庫。這七所被中共稱為「國防七子」的大學分別是:哈爾濱工業大學、北京航空航天大學、西北工業大學、北京理工大學、南京航空航天大學、南京理工大學和哈爾濱工程大學。

「國防七子」承擔著向中共國防部和高科技公司華為、中興等輸送畢業生的責任。

西北工業大學和北京理工大學這兩所對澳洲國家安全構成「很高風險」的大學,均與位於首都坎培拉的澳洲國立大學(ANU)有「雙學位」合作關係。這兩所中國大學的學生可以進入澳洲國立大學學習,並在畢業後同時獲得澳洲和中國的學位文憑。

中國僅有14所大學或研究機構能授予武器研究和精確導彈技術的博士學位,北京理工大學是其中之一。北京理工大學的網站顯示,該校與澳洲國立大學的合作早從2007年就已經開始。中共人民網稱,該校秉承著「傳承紅色基因」來辦學,其畢業生直接進入中共國防科技領域就業的比例超過50%。

西北工業大學與澳洲國立大學的雙學位合作至少從2017年開始,數據顯示, 2017年該校畢業生到中共國防科技工業領域就業的比例高達41.25%;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的研究報告還收錄了南澳大學與中國合作的35個項目,以及福林德斯大學(Flinders University)的17個合作項目,但並非所有項目都在活躍狀態。阿德萊德大學也有57個合作項目。

周安瀾希望澳洲政府和各大學能好好利用這個數據,在簽發學者簽證或者與中國大學簽署合作協議之前,仔細評估其中的風險。

「與中國大學的合作可能被中共軍方或情報機構用於監視、侵犯人權或軍事用途,這種風險越來越高。」周安瀾在報告中說。

他還表示,澳洲的高校沒能管理好這種風險,原因是缺乏專家意見和資源來了解中國合作方。但澳洲大學每年獲得巨額公共撥款,因此「有義務避免這種魯莽傷害人權或國家安全(的行為),例如,為核武器項目培訓研究者、與那些在新疆提供監視技術的公司合作」。

進入「中國國防類大學追蹤器」數據庫的中國大學一共有160所。周安瀾表示,中共對大學的掌控遠遠超過「國防七子」和61所屬於中共國防工業機構的大學,還有160多個實驗室在民用大學中運作著。

去年,周安瀾在一份報告中指出,澳洲國立大學和新南威爾士大學進入了全世界與中共軍隊專家合作最多的前十家科研機構的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