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尋求公義的年輕人問父母:「除了經濟以外,您們的世界還有甚麼?」很多父母竟啞口無言,這個世界拜金主義過盛,似乎已到了失衡的臨界點。

每每傾聽別人的夢想,彷彿聞到了一首最動人的樂曲。孩童說,將來想當醫生是為了救人,想當飛機師是為了衝上雲霄,想當設計師是為了表達創意,不會與金錢掛勾。長大後談起夢想,不是忘記了初衷,而是無奈向現實低頭,不少公司甚至向強權「跪低」求財,如Coach及Tiffany & Co等。

尋求公義偉大理想

理工大學事件中逾1,000名抗爭者被捕,一旦莫須有的「暴動」罪名成立,即斷送十年光陰。正如於西灣河中槍的21歲香港專業教育學院學生周柏均所言,自己和同代人是「被選中的一代」,於公義使命面前,事業顯得渺小。

香港街上隨處可見標語「不自由,毋寧死」,此乃出自蘇格蘭裔美國人派屈克亨利於1775年舉行的第二次維珍尼亞公約會議,在美國維州里士滿聖約翰教堂發表的演講,其中的最後一句結語,當年與會者包括美國國父喬治華盛頓。

今天,美國同時享有繁榮經濟與人權自由,兩者並存,打垮中共的兩大謊言,一為它所奉行及鼓吹的「國進民退」單一經濟模式,二為它欺騙民眾「民主」不適合中國、不會帶來美好。

夢想驅動發展方向

若然下一代的夢想是重建公義,那香港才真的有希望!撕下高官的假面具,別讓他們在背後分化港人與警民,製造矛盾,挑撥離間,以達其終極政治目標-掌控權力。

美國西岸矽谷的發展以夢想為藍圖,結果雙贏;西方社會的運動競技,如NBA和英超等均給予年輕人以夢想去開創事業的良好機會。

中共統治下的香港,法治其實早已如溫水煮蛙般漸漸死亡,媒體逐一被收買、梁振英貪污案不了了之、港人被綁架至大陸、反對派後選人被DQ、傘運後秋後算帳致使黃之鋒等人入獄等。沒有法治及公義的地方,不可能存在真正的夢想和合乎道義的經濟,嗚呼哀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