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後八角嘿咻一聲站了起來,隨即背對著 坂戶走出會議室。

「他那是甚麼態度?」

看著八角離開,佐伯驚訝得吐出這句話。只見坂戶將手上的資料甩到桌上,不可置信地瞪著會議室的門,即使八角已經不見蹤影。

原島催著佐伯離開會議室:

「其實我懂坂戶的心情。」

兩人走在走廊上時,原島說:

「八角對一課的業績幾乎沒貢獻,是吧。所有業績都是坂戶的。八角完全就是個累贅,而且只出一張嘴,完全不覺得自己不對,態度更是跩得不得了。」

「聽說更早之前他就常常在一課的會議跟坂戶起衝突。」

佐伯一副消息靈通的樣子。不過他跟坂戶本來就是同一年進公司,兩人又特別親近,這個消息或許是從本人那裏聽來的。

兩人順路來到樓層角落的自動販賣機,原島直白地說︰

「依照坂戶的個性,應該容不下這樣的事情吧!」

坂戶總是拚了命地工作,這是公司裏大家都知道的。他能在公司立下頂尖業績,並不光靠運氣或才華,而是建立在獲得大家肯定的努力之上。

一課和二課位於同一個樓層,又剛好在隔壁,原島經常看見坂戶一整天都在想事情,行動力十足,一刻也不得閒地忙著工作的事情。而八角則老是悠哉地窩在吸煙區抽煙,不論甚麼時候看到他都在喝茶或喝罐裝咖啡,一副清閒的樣子,也不出門跑業務,只靠電話聯絡。兩人實在是天壤之別。

這次的事件將對坂戶和八角之間的關係帶來如此劇烈的變化,這是當時的原島完全想像不到的。

「你這寫的是甚麼報告!這樣的理由就要我接受訂單變少?你在開玩笑嗎?」

那次會議之後,坂戶就毫不遮掩地在大家面前對八角大呼小叫、大聲訓斥。以前他還會顧慮到自己年紀比八角小而稍微客氣一些,但現在則完全是主管對部屬的態度。

此外也經常看到坂戶中午左右回到公司時,發現八角一如往常悠閒地在座位上喝茶而大聲斥責。除了兩人之間的關係,甚至連坂戶的個性似乎也變得不一樣了。

「虧你還能這麼悠哉地在喝茶,工作進行得怎麼樣了?」

聽到坂戶這麼說,八角既不回嘴,也不表現出服從的樣子。他只是淡淡地笑著,默默接過坂戶湊到面前的資料回到座位,或是用一種讓坂戶差不多要抓狂的速度慢慢地站起身。

都已經被坂戶罵成這樣,八角還是不改其態度,兩人之間的緊張關係甚至變得理所當然。

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終於來到年底結算的三月。整個公司月底忙得跟戰場一樣,原島經常看到坂戶指著八角的鼻子大罵,但他自己也忙到完全顧不了一課內部的人際關係。而且那一陣子這種場景已成自然,引不起他太大的興趣。◇(節錄完)

——節錄自《七個會議》/ 

圓神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