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正加緊控制香港。

中共政法委正在加緊介入香港事務。無論是港警內部,還是獨立調查委員會背後的角力,都有中共政法委的影子。但中共在香港的統治,正受到前所未有的挫敗:港府在9月不得不宣佈撤回修例,親中的建制派在本次區議會選舉中慘敗。

中共政法委加強介入港務

港媒《信報》11月22日披露,反送中運動曠日持久,中共當局除了通過中聯辦和港澳辦收集情報外,據悉中共政治局委員、政法委書記,最近獲委派協助處理港澳事務,且不只一次隨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南下深圳,研判香港形勢。

除政法委書記郭聲琨外,公安部長趙克志此前已介入了香港事務。

《明報》17日援引兩名不同消息人士的話說,主管港澳工作的中共政治局常委韓正11月15日第六次南下深圳,就香港局勢召開會議。

出席會議的包括6名政治局委員,中共公安部長趙克志、國安部長陳文清、統戰部長尤權,12名省委等級別的負責人,以及一些在港中資機構負責人等。

習近平11月4日晚在上海會見香港特首官林鄭月娥時,中辦主任丁薛祥、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外交部長王毅、公安部長趙克志等人也參加了會見。

韓正是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楊潔篪、尤權、王毅和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是副組長,這些人會見林鄭屬於公務。

而中共政法系統的政法委書記郭聲琨、公安部長趙克志、國安部長陳文清也接連參與有關香港的事務,顯示中共政法系統已全面插手香港事務。

中共不同意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中共政法系統對這次反修例運動介入之深,其蛛絲馬跡正漸漸漸露出來。

港人反修例運動的五大訴求之一,就是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港警的濫暴、濫權問題。但是,港府及中共不但遲遲不予回應訴求,而且還多次公開力挺港警「嚴正執法」,令港警更瘋狂地鎮壓港人,致使警民衝突進一步升級。

親北京人士22日向《信報》透露,政法委高官上場,顯示中共當局撐香港警察的鮮明立場,這亦是北京反對港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主因。

林鄭月娥也不同意獨立調查警隊。剛剛退休的香港警務處長盧偉聰,及其繼任者鄧炳強,也都公開表示不同意獨立調查警隊。

建制派成員、香港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11月15日接受法媒專訪時表示, 他通過關係發現,香港基層警員並不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因為如此一來便可還他們清白。但問基層警員是否願意公開支持時,他們表示,礙於高層壓力無法公開。曾鈺成猜測,很可能是林鄭向北京表示要加強警方士氣,而北京也表達支持港警。

目前,港人對港警非常不滿意,不僅要求獨立調查警隊,而且還在多次抗議活動中提出:解散警隊,重組警隊的口號。

由「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10月14日完成的最新一輪民調顯示,有51.5%的受訪者給港警的滿意度評分為「0分」,而5分以下(含5分)的比例則將近八成,而滿意度滿分為10分。

港警「新一哥」曾多次接受中共的培訓

中共國務院19日宣佈,任命鄧炳強為香港警務處處長。鄧炳強被認為是港警中的強硬派。

鄧炳強在9月首次出席警隊例行記者會時親口承認,曾在銅鑼灣派出警察喬裝成抗議者,以方便拘捕抗議者;「十一」港警開真槍射擊抗議者的心口後,港警暴力行徑受到各方譴責,但他力撐該警的做法「合理合法」。

不少評論認為,鄧炳強的上述行為,正在執行中共的「止暴制亂」政策。

新上任的警隊「一哥」鄧炳強,雖然從警逾30年,但他最受爭議的是:被指與有黑社會嫌疑的元朗鄉紳關係緊密;曾多次接受中共的培訓。

據香港警務處的公開資料,鄧炳強曾到上海浦東幹部學院、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國家行政學院(與中共中央黨校一個機構兩塊牌子)等多所大陸高校接受中共的培訓。

7月21日晚9時許,一群白衣兇徒在香港元朗一帶手持棍棒無差別地襲擊抗議者、市民甚至記者,至少致45人受傷。襲擊持續近2個小時,但港警遲遲未到,港人因此質疑港黑勾結。

隨後,一封署名「一群熱愛香港的警務人員上」的匿名公開信指,元朗警區助理指揮官游乃強之所以對7.21暴力打人的白衣人視而不見,見而不捕,就是因為考慮到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曾出任元朗警區指揮官。

公開信指,鄧炳強與元朗區議員何君堯是結拜兄弟,為了報答「黑道之恩」,他們定時帶手下同一班鄉紳玩樂,而鄉紳為其提供食、色、性服務,應有盡有。

港媒《蘋果日報》也報道說,鄧炳強與元朗鄉紳關係不俗。鄧炳強在2013年任元朗警區指揮官時,在前往英國皇家國防學院進修前,曾出席元朗鄉紳及區議員宴請的歡送會。

中共政法委滲透港警

8月31日晚,港警在太子站無差別襲擊乘客,不少人被打得頭破血流,跪地求饒,有的乘客顫抖地相互抱擁痛哭,驚恐地發出呼叫;在月台上,速龍小分隊瘋狂地追打年輕人,周圍的乘客驚恐地不知所措,不時傳來乘客憤怒地叫喊:「警察是黑社會!」

一名要求匿名的紅二代此前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港警無差別襲擊港人,鎮壓港人越來越瘋狂,看起來港警完全受大陸控制,特首林鄭月娥對這些人都控制不了。

這名紅二代透露,香港警隊裏面混入了很多大陸警察,香港警察就三萬人,實際上應付不了現在的這個局面,現在到處都有假警察。

但他表示,不管怎麼樣,(即使主權移交)22年也不會所有的法治精神都沒有了,香港警察裏面還是有良心的,有的警察和公務員出來參加抗議活動。

另外,包括《大紀元》等多家媒體在反送中運動現場多次拍到,不少港警在鎮壓港人時,用普通話喊話;有的警察還用大陸用語「同志」向同夥喊話等等。這些進一步證實了大陸武警、防暴警察或特警已進入香港,執行中共的鎮壓政策。

香港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對港媒說,當今警隊最大問題是高層能否控制前線警員,警隊「根本連你特首及政務司長都不放在眼內」;他直指警隊已失控、紀律消失、警暴情況嚴重。

香港高院裁《禁蒙面法》違憲 中共強權受挫

中共政法委一詞,在1949年後開始出現。所謂政法,即政治和法律相結合的意思。在當今的中國大陸,政治始終凌駕於法律之上。現在這套系統,已經開始慢慢滲透到了香港。中共除加強控制港府、警隊外,還想方設法插手香港的司法。

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10月31日閉幕後,官方發佈的有關「決議」顯示,中共將進一步加大對香港全方位的控制,尤其想插手香港司法以及香港的立法系統。

11月9日,中共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刊6000餘字的長文稱,中共中央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擁有:創製權、任免行政長官和特區主要官員的權力、對《基本法》的制定、修改、解釋權等十項權力。

張曉明還稱,香港未完成《基本法》23條立法,是近幾年來「港獨」等本土激進分離勢力的活動不斷加劇的主要原因之一;建立「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是香港當前的「緊迫任務」。

11月14日,習近平要求香港「止暴制亂」時,用了三個「堅定支持」,包括支持港府「依法施政」,支持港警「嚴正執法」,支持香港司法機構「依法懲治暴力犯罪份子」等。

韓正11月6日在北京會見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時也稱,當前「止暴制亂」是「香港行政、立法、司法機關的共同責任」。

但中共企圖指揮香港司法機關鎮壓港人的做法,遭到香港各界廣泛批評。

香港立法會民主派議員召集人陳淑莊表示,張曉明的說法是指中共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這無視香港的司法獨立及三權分立。

隨後的11月18日,香港高等法院更裁決港府《禁蒙面法》立法方式違憲(違反《基本法》)。多個媒體評論指此舉等於是給了港府和中共「一個耳光」。

中共放風 擬在港設情報機關

雖然香港高院的裁決令港人看到一絲光明,但山雨欲來風滿樓。

香港親中人士、「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11月21日接受日本《產經新聞》專訪時透露,中共當局考慮在香港設立情報機關,以應對所謂的「敵對勢力和港獨」。

劉兆佳說,中共四中全會上,中共當局訂出方針,將發揮主導地位干預香港問題。今後中共當局將主動制定法律,禁止香港進行所謂分裂國家、顛覆中共政府等行為。

報道指,《基本法》23條規定,本來應由香港政府制定法律,但中共當局已不相信香港政府有那樣的能力。

劉兆佳稱,如果早就有這樣相關的法律,港人一連串的抗議活動就「構成犯罪,可有效予以取締」,因此中共政府急著立法。作為對策中的一環,中共政府將設「情報機關」。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劉兆佳的說法並不奇怪,因四中全會後,中共已強調要加強對香港的管治,包括「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

李林一認為,中共早就在香港派出大量情報人員,收集所謂「情報」,只是中共的情報人員此前一直受江派前常委曾慶紅掌管,所以江派會利用假情報讓習處於不利地位。

與香港類似的澳門,有外媒稱,其國安事務未來將沿用中共的國保機制。

近期,澳門特區行政會發言人梁慶庭已經表示,將提出《修改司法警察局》法律草案,欲調整司警局的職權。法案建議,司警局新增5個新部門,包括「保安廳」、「國家安全情報工作廳」、「國家安全罪案調查處」、「恐佈主義罪案預警」及「調查處等特定附屬單位」,並允許澳門特區行政長官可豁免公佈這些特定司警人員的身份等。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說, 澳門下月實施的《網絡安全法》,跟大陸一樣推行手機實名制,更要求警隊開設新職位,專門調查網絡和國家安全,「即變相把大陸的國保編制引入澳門」。

中共強權正在香港受挫

但中共在香港的管制正受到巨大挫敗。首先,由中共支持的《送中條例》(也稱,逃犯條例)遭到港人前所未有的反對。

儘管港人的抗議活動遭到港警的殘酷鎮壓,但港人持續近3個月後,林鄧月娥在徵得中共當局的同意後,9月4日宣佈立法會復會後動議撤回修例草案。

10月23日,香港立法會正式宣佈撤回修例。

另一大挫敗是,在香港區議會選舉,親中共的建制派大敗。

在11月24日的區議會中,民主派不出外界預料大獲全勝。在452個議員席位中,民主派一舉奪得388席,占總席位近86%,而親共的建制派只取得59席。

本屆區議會選舉中,投票人數高達294萬、投票率達71.2%,均打破歷屆區議會選舉紀錄。

尤其是此前不太出來投票的港人,也出來踴躍投票。他們說,他們就是要「踢走親中共的建制派」。

沙田第一城選區的翟女士說,此前一直不關心政治,2014年雨傘運動後才開始關注政治,「現在覺察到想爭取政治訴求時,已很難了」。

她說:「我們要從共產黨手中拿回屬於我們的自由。」

民陣召集人岑子杰擊敗公民力量的黃宇翰當選後,立即呼籲其他民主派當選人及高票落選者一同聯署,要求警方儘快撤離理工大學,釋放所有被捕人,並停止對被捕人作政治檢控。

被咬掉左耳的太古城西民主派候選人趙家賢,高票連任。他表示,今屆選舉,港人向港府、北京以致國際道出「爭取民主的決心,唯過程十分艱辛」,並寄語:「香港人絕對不能夠鬆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