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還是沒希望吧!

經歷太多失敗後,本來已經不抱期望,沒想到這時奇蹟發生了。

屢戰屢敗的原島居然順利通過每一關的面試,一個星期後就收到他的第一個、也是唯一的內定通知。

後來他才知道,一開始面試他的人,是同一所大學畢業的學長。

或許跟公司的緣份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東京建電是SONIC的子公司。」

確定錄取之後,原島跟父親報告這件事。父親只回他:

「是嗎?SONIC啊!」

原島不知道對父親來說這代表甚麼意義。因為是SONIC所以很開心嗎?還是因為是子公司所以很失望?

「恭喜你。」

父親接著說,不過馬上又將視線移回傳來歡呼聲的電視畫面。

父親最喜歡的球隊第三棒打者正好錯失絕佳機會。父親非常喜歡棒球,原島他父親會繼續看棒球轉播,沒想到父親卻突然起身,從冰箱拿出一罐五百毫升的啤酒,再從餐具櫃裏拿了杯子,斟了兩杯放在兩人面前。

「不管是怎麼樣的公司,只要在需要我們的地方工作,就是最幸福的了。」

父親的口氣聽來平穩而堅定。後來他才知道那段時間父親正好在公司內部升遷中失足,剛收到繼續留在課長位置的人事命令。

「努力就會有收穫。接下來的日子裏,只有你能開拓自己的人生。」

說完後父親高舉酒杯,表情有點生硬地喝下啤酒。這是父親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對原島說出如此貼己的話。

滿懷抱負進入東京建電之後,沒想到等著他的居然是被公司體制玩弄於股掌之間的上班族生活。

一開始他被分配到會計部,不得不學習簿記,過著每天跟單據搏鬥的日子。就在進公司第三年、覺得自己在會計方面總算能獨當一面的時候,原島卻突然收到人事命令,把他分配到完全不同領域的業務部。

為了拿到新客戶,前三年他拚命地隨機拜訪跑業務。後來再轉到電子零件相關部門做了五年,之後又配合公司轉了好幾個部門,升遷比同期慢了一些,好不容易終於在兩年前晉升為二課的課長。

雖說上班族的命運本來就會因公司的一紙命令,隨時被調到任何地方,但公司的安排實在太蠻橫無理,也讓他有過幾次換工作的念頭。不過他在三十歲那一年跟同事結婚,生了孩子之後,就沒辦法隨便把辭職掛在嘴邊了。而且社會這麼不景氣,就算想換工作也沒有公司要他。回過頭來才發現,自己只能一直巴著公司,再也沒有勇氣離開。

父親說的沒錯,自己的人生只能靠自己開拓。但到目前為止,原島卻從沒有「開拓人生」的感覺。

他只是搭上這班無趣的上班族列車,為了避免急轉彎時翻車而不得不緊抓著不放。

說不定自己的人生打從一開始就欠缺值得開拓的深度。到了這個地步,原島不禁懷疑起自己。

3

「你倒是給我認真點啊!」

高亢的話音把原島嚇了一跳,忍不住往聲音那頭看去。

坐在會議桌另一側的戶站了起來,怒視著椅子上紋風不動的八角。

會議結束後北川已經轉身離開,這時還有一半以上的人留在會議室裏,所有人都停下手邊的動作,看著戶和八角之間的互動。

「現在不是打瞌睡的時候吧!就連那些會用到的資料,你居然不自己準備而是丟給下面的人。再怎麼樣,至少在我報告一課業績時可以不要打瞌睡嗎。」

「我沒睡著嘛。」

八角提出辯解時發現大家都在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想你一定是誤會了,剛才我都有在聽啊!」

「你記得自己是組長吧!身為組長就應該隨時幫忙遞上需要的資料,要協助我啊!你到底為了甚麼出席這個會議?都有在聽?你以為你是誰啊!」

一向理智的戶難得這麼激動,像是把累積已久的怨氣一口氣爆發出來似的。

「好好好,都是我不好。我會好好反省。」◇(待續)

——節錄自《七個會議》/ 圓神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