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區議會選舉有很多素人登場。當中一名四個月前辭任警隊的前警花,轉戰區議會選舉,備受關注。她接受本報專訪時強調,在良知和工作之間,她選擇了良知。她並希望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還原事件真相。

36歲前女警邱汶珊,四個月前還是警隊的一員。如今站在銅鑼灣中央圖書館票站旁的街道,為自己參選做最後的拉票。她旁邊是對手,屬建制派的灣仔區銅鑼灣選區現任議員伍婉婷。

對於為何選擇離職,她說自己無法認同警方處理「反送中」運動的暴力手法。6月9日及16日兩次百萬人大遊行,她都是身穿警服,就站在票站旁邊的中央圖書館一個地方執勤。6月16日200萬人,不分老幼站出來抗議,對她的衝擊很大。

邱汶珊說:「他們的怨氣真的是很大。他們真是從維園一路走出來,拿著紙牌,對每一個軍裝警察說:黑警!黑警!其實是很心酸的。」

之後見到很多警察濫捕抗爭者,並對他們施以暴力,時為女警的她,痛心同事們的做法過火,「你沒有理由捉了人在旁邊,然後你自己去掌摑那個女示威者」。

邱汶珊考慮良久,決心離開這個曾經服務了11年的警隊。她說:「在良知和工作之間,我選良知。」

對於這支她曾經熟悉的警隊,為何會發生如此的變化,她直言不可以揣測是否來自有些上級或者中央的指示。她稱,很明白前線的警員可能真是很大壓力。但她強調,警員受過專業訓練,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專業地去使用他們身上的裝備,這也是為甚麼警隊受訓這麼嚴格的原因。

談到為何轉戰區議會,邱汶珊說,她一方面希望換個平台為香港服務,另一方面也希望自己的參選「令到有些同事可以想一想,為甚麼有人會辭職。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情?是不是真的,有的同事真的是要停一停,不要令到警方與市民那種關係再那麼差。」

邱汶珊強調,尤其是面對抗爭的年輕人,也要想想如何去幫助他們。「他們始終是社會的棟樑。可能真是懲處完了之後,可能將來因為暴動罪真的要坐監,出來後,其實他們都是我們的一部份。所以想給一些體諒、諒解給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