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解決「三農」問題,中共日前推出「合村併鎮」,將在全國各地農村的部份地區進行大面積拆遷。那麼,甚麼是「合村併鎮」?中共為何推出「合村併鎮」?背後的目的是甚麼?

據資料,從49年到79年所謂改革開放初期,各種建設徵用農村集體所有土地約8000萬畝;改革開放以來,工業化和城市化加速,在經濟、社會、生活等建設項目中又從農村徵用了1億多畝耕地。

這後30年是中國房地產泡沫最嚴重的時期,何軍樵表示,「三農」問題沒解決,新的問題開始了,一個是由於土地產權不清造成的拆遷問題層出不窮,甚至經常鬧出人命。

「我看孫立平的影片,山東有個經驗,直接下命令,一年一變,三年一大變,今年至少拆100萬房子,否則區長不用當了,拆房後的土地要賣出去。土地要賣出去的時候,由於中共沒有把土地還給農民,農民被成為耕種者、承包者,所以沒有權利做主,政府做主,國家(市區鄉村政府等)拿大頭。還有一個問題值得思考,土地是國家的,怎麼又叫集體所有制。所以,到最後農民拿到的錢不足以以後的生活,而且相當不公平,農民拿得太少。」

22個地方當局下調了今年的賣地收入,其中15個省將今年賣地收入增長下調為負。(AFP)
22個地方當局下調了今年的賣地收入,其中15個省將今年賣地收入增長下調為負。(AFP)

1998年修訂的《土地管理法》第47條規定:「徵收土地的,按照被徵收土地的原有用途給予補償。徵收耕地的補償費用包括土地補償費,安置補助費以及地上附著物和青苗的補償費」,「土地補償費和安置補助費的總和不得超過土地被徵收前3年平均年產值的30倍。」

也就是說,按照這個政策,如果按每畝耕地產值1000元/年計算,那30倍就是3萬元,也就是把未來30年耕地上的全部農業產出,一次性給農民3萬元補償。這3萬元並沒有考慮未來物價上漲等因素。

「中國農民對土地的依賴和那種感情真不是一般人能夠理解的,在中國傳統社會農村裏面流傳一句話,就是錢可以用完,地永遠在那裏、永遠有收益。地是可以傳給子子孫孫的,看得見摸得著,每年有收益,地是農民的根子。」何軍樵說,「儘管中共取消了還糧,2000年開始,農民不再繳公糧,還出了很多所謂的惠農政策,但農民的根沒有了。」

除此,第二是權利的問題,何軍樵說,法治不清明,人民的權利得不到保障,「農民這個弱勢群體只有通過上訪給當地政府壓力試圖來解決這個問題,但最後還是返回到地方政府去處理,上訪這個途徑沒用,除非造成了維穩的事情,影響到當地父母官的烏紗帽,所以會看到出現大量強拆的現象。」

農民一直是被當韭菜割

何軍樵表示,之後,中共又通過在城鎮化過程中來提升解決「三農」問題,「目前各鄉鎮城市建設用地平均地價,農民獲得的總收益都不可能超過總地租利益的15%,部份村莊的農戶更是低的離譜,這一大把韭菜割了,誰賺的更多,地主,哪個是地主,國家。」

據十年前中國社會科學院的調查,從49年到2010年左右,中國農民一共為國家貢獻了60萬億的收益,「就是被割韭菜,完全做了貢獻,包括通過工業產品的價格和農業產品收購價的剪刀差,農民犧牲了30萬億。因為國家兼併土地,在土地買賣當中低價行為,又導致農民損失了自己利益30萬億。合計60萬億。」

「所以,改革開放40年,農民富裕了嗎?廣東的城中村農民真富了,但絕大部份的農民沒有變化,農村產業沒有提升,農村狀態和環境沒有改變,農民的生活水準也沒有得到提高。農民真的很窮、很苦、很可憐。」何軍樵說。

近來有多位大陸學者直指中共30年來的土地財政是房價高漲的背後推手。(法新社)
近來有多位大陸學者直指中共30年來的土地財政是房價高漲的背後推手。(法新社)

「合村併鎮」不能解決「三農」問題

何軍樵表示,「合村併鎮」表面上看真好,不浪費土地,耕種的耕種、出租廠房的出租廠房,還可以分紅,農民剩下時間可以外出打工,但它的前景並不光明。

「第一,沒有那麼多像深圳、上海、北京的城中村;第二,沒有那麼多的工廠去安置這些農民,如何去提高他們的生活;第三,房地產開發現在已經泡沫了,再搞下去不得了,也沒有那麼多房地產公司來開發;第四,集中搞產業,大家都來種蔬菜,那蔬菜賣給誰?所以,也根本不能解決中國的『三農』問題,而且合『村併鎮會』帶來很多矛盾,拆遷的矛盾,很多強拆導致農民上訪。」

何軍樵表示,要解決「三農」問題,就要工業化,而工業化之前,首先必須解決農村土地產權制問題,就是要恢復農民的地權,產權,「把土地還給農民,產權不明晰也會造成『空心村』;第二,允許土地自由買賣、兼併;第三,人權保障、政治清明、法治公義,這樣才能不出現黑社會,否則,農民、城鎮居民永遠都是弱勢群體。」

何軍樵說,中國的農民有一個家的觀念,誰執政跟他沒關係,只要讓他活下去,他就會像一棵草一樣艱難的活下去,哪怕活得很卑微他也會活下去,「不管王朝更替、不管哪個主義他都要活下去,這是中國農民最大的特點,所以,中國人到海外也不關心政治,他不到流離失所是不會造反的。」

「所以這個國家好管理,這個人民好善良,這麼好的人民、這麼容易管的人民,如果再不認認真真做一些事情,真的是天理難容。」

但是,「紅朝中共是中國3600年歷史當中對國家管理、治理最強化的朝代,法律、公檢法是它的刀把子、軍隊是它的槍把子,宣傳部是它的筆桿子,這樣的國家根本不可能走上工業化,這樣的制度,它給了權力,尋租有很大的空間。所以,土地永遠不可能私有化,怎麼合村併鎮,『三農』問題根本也不會解決。」

何軍樵表示,中共曾在80年代初提出到本世紀初中國要實現四個現代化,「現在實現不了了,不提了,不兌現了,算是政府造謠」;現在說,到明年要消滅貧困人口,然後到2025、2035直到所謂100年計劃等,「到時候能不能實現,反正前面都沒有實現。」何軍樵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