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抗爭運動已持續5個多月,台灣中央研究院院士余英時指出,香港中學生和大學生是反抗共產黨最強烈的一群,也得到台灣社會的支持。他坦言,台灣本身對此意見多元分歧,多元是好事,但面臨的危機,是對中共認識不足。當前中共的統戰無所不在,台灣人民必須有深厚的人文修養,才能避免被統戰、滲透。

「羅家倫國際漢學講座」11月22日在政大舉行,由名譽講座教授余英時錄影演講,主題為「從科學民主到人文民主」,談到中國百年以來,對科技、民主的追求,以及兩項追求在台灣實踐後,該如何面對新時代的挑戰。他並對香港抗爭運動的意義給予肯定,並提醒台灣在此事件中,可看出文人素養在面臨是非判斷時所起到的關鍵作用。

余英時說,民主需要一種人文的支持,但這個人文不是一般所說的人文學、哲學、文學、史學或者是社會科學。民主背後不能沒有一種文化,這個文化其實就是一種人文的文化,用中國傳統說法,或是儒家的說法,叫它人文主義Humanism。西方的民主,背後也有一個文化,這個文化就是希臘以來的自由、人權的、文化的發展。沒有這個背後的文化,民主是成長不起來的。

余英時分析,台灣的民主在形式上已經完成了程序,可是在運作上當然還沒有到十全十美的階段,在這個情況之下,欠缺的便是人文的支持,台灣要實現「人文」和「民主」,民主不能只有形式,還要注重他的實際價值跟實際運作,兩個缺一不可。

他強調,台灣的民主在今後的發展,一定要偏重人文素養,舉例來說,中共的政權統戰無所不在,如果你沒有相當的人文修養根本看不出它統戰的手法、用意和所在。

認為中共不一樣了 這是錯誤觀念

余英時說,現在很常聽到一句話「共產黨已經不是共產黨了,這是很有害觀念」。台灣很多人有這種觀念,認為共產黨跟以前不一樣了,但實際上現在更加可怕,台灣有人用共產黨的言語在講話,甚至有台灣部份媒體,已經變成《人民日報》(中共官方媒體)的台灣版。

台灣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余英時認為,這是台灣人民人文修養還有很大一段缺憾,這若不能彌補起來,無法對抗共產黨無所不入的侵略。

中共最厲害的是「統戰」。他舉出,台灣前中央研究院院長胡適一生不受共黨任何影響,主要是靠其人文修養,可以清楚看到共產黨背後一舉一動的目的,涉及判斷問題。因此,今天台灣的社會、政治、文化領導人物,面對中共的威脅,人文修養也特別重要。

他認為,台灣未來的社會、政治以及文化的領導人,人文修養方面特別重要。

自由文化發生作用 港人認清中共真面目

他說,香港抗爭事件,從中學生到大學生是最強烈反抗的一群,他們反對共產黨用法律把香港收為己有,現在大家都看見了其目的,也引起台灣學生的支持。為何在香港引發這麼大抗爭?他認為有其淵源,1949年後,許多知名學者從中國大陸逃到台灣,並輾轉到香港辦了多所大學,在當地留下了良好的人文傳統,尤其在香港校園起很大作用。他認為,香港學生在反送中抗爭的表現,正好呈現香港本身擁有一種人文文化傳統。

余英時曾在香港居住八至九年的時間。他說,雖然1840年香港歸於英國管理,沒有給予民主制度,但給了香港自由。

這就是今天香港學生不受共產黨意識形態影響最主要因素,他們可以對抗共產黨「民族主義」的號召。他直指,民族主義是共產黨現在最大的武器,它對所有中國人說,現在中國還不適合擁有民主自由,我們現在第一步先把中國變成一個很強大的國家,許多人對此願意付出代價,因此而被蒙蔽。

但是這樣的觀點,在香港就發揮不了作用。余英時說,700多萬人的城市,可以有200多萬人出來反對《送中條例》,表達不能相信中共的意志,這就是自由文化發生的作用。

台灣對中共的認識必須再加強

這點很重要,台灣過去因長期受到思想控制,也影響某些人對自由民主文化嚮往,多數人只能在政權所允許程度之下說話,例如當年雷震因創辦《自由中國》雜誌,批評時政,在1960年至1970年之間入獄十年。余英時坦言,這裏可以看出,台灣在民主自由、文化發展上不及香港。

余英時更發出警語表示,台灣對中共的認識必須再加強,在文化各方面都應有相關準備,無論政治、哲學、史學等各個領域,人民都需對中共有起碼的認知。

香港抗爭面對強大的壓力依舊不屈服,但余英時也看到許多人並不支持香港這場運動。他說,這就是判斷能力的問題,這必須根據深厚人文修養、人文知識才能洞悉其背後的危機。他坦言,「如果台灣缺少這部份養成,未來在面對共產黨滲透的應對,將會越來越困難。」

談民主 但大家更在意錢

余英時感嘆,比起民主,現在大家更在意錢。現在還許多人,對共產黨蠶食台灣的自由並不太在意。中共在新疆大規模迫害上百萬維吾爾人,各國都看盡眼底,卻沒有人敢說任何一句話,正是因為他們把民主拋一邊,只想和中共談生意,這是個很大的危機。

中國經濟是以「黨」為主體

針對中國經濟,余英時分析,中共的經濟不是以國家為單位,而是以「黨」為主體。不要以為中共發了財,有些地區還是非常窮困,例如西北甘肅一代,那裏的農民生活非常困苦。

在中國發財的人,多半是黨派企業家,沒有黨支持無法在銀行大批借款,連運輸業都在黨控制之下,根本無法靠一己之力發展起來,中共無法容許私人企業有部份發展,只有跟黨有關係才能得到機會。

他說,中國私人企業成功的很少,大部份都被清算了,不是深陷監牢,就是失去性命,或是例如阿里巴巴的馬雲知難而退,因為一切都是由黨所控制。他表示,許多大公司都有黨部,主任都是黨員,有權做最後決定,經理都無權決定,即可看出一般。

至於中國大陸會不會改變,甚至有一天崩潰?余英時說,可能性非常高,中共在十一時前展示最新武器,看似非常強大,但問題並不是在這裏,當時蘇聯崩潰也不是軍事上崩潰,而是老百姓認為這制度再也活不下去了。

他指出,部份台灣人對中國大陸真實情況的判斷相當不準確,不認為大陸發展壯大後,對台灣會有甚麼威脅,只認為中國大陸是可以利用、發財的地方。這就是認識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