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經看過太多片段,香港本地人被警察打(得頭破血流)。」無辜捲入衝突的德國交換生回到德國向媒體述說著可怕經歷。馬裡烏斯(化名)不希望公佈自己全名。他在接受采訪,說到可怕之處,雙手還在顫抖。

據德國之聲報道,11月14日被香港警方拘捕的德國交換生接受保釋並回到德國。他接受了德國商報的匿名採訪。

馬裡烏斯8月成為香港嶺南大學的交換生,他原本希望去南非讀書,但家人擔心那裏不穩定,於是他改選擇去香港。一開始,一切都還好,但幾個星期之後,開始有了市民運動,頻繁發生警民衝突。

馬裡烏斯在宿舍中和當地學生討論有關示威的事情。他和本地學生一起喝啤酒,然後一起在網上的看關於警察和示威者的視頻片段。他説,香港學生們告訴他他們要走上街頭的原因,這讓他覺得有感染力。
 
警察對年輕人總是很暴力,於是和平示威演變成勇武暴力。盡管如此,有時候示威者有些過分軍事化了。 (造成的毀壞)「需要許多年才可以修復吧。」現在他説。

馬裡烏斯和其他交換生一樣,關注著香港的局勢。 11月開始,他開始變得小心,很少進入可能發生示威的市區。這時候,不少其他交換生已經選擇離開香港,但馬裡烏斯覺得自己還算安全,可以留下。

馬裡烏斯在接受採訪時說,11月14日,他在電話中試圖安慰擔憂的家人:我成年了,能夠評估局勢,我相信自己沒有處在危險中。幾個小時後,他在示威現場被香港警察拘捕。

馬裡烏斯與家人通話後,和朋友想去學校附近的餐廳吃飯,當天學校所在地的屯門區又有示威。購物中心附近的餐館都關門了,他們離開購物中心,遇到了大量催淚彈煙霧,兩個德國交換生戴上口罩。

這地區許多人都會隨身帶口罩以應對催淚彈這種情況。甚至有學生在課堂上也戴口罩。突然,大約10名防暴警出現,圍捕這兩個德國交換生。

「警察朝我們吼叫,並用警棍威脅我們。」經過的路人用手機拍下了過程。

其中一個警察說:我們見到你們丟燃燒瓶!德國學生拒絕這個指控並出示護照:「我們只是交換學生,我們和示威者沒有關係!」他們的辯解在香港警方面前完全沒用。

馬裡烏斯不敢想像,如果他們不是來自歐洲,他們將會怎樣? 「我已經看過太多片段,本地人被警察打(得頭破血流)。」

馬裡烏斯說,之後他們被帶到警署。他們需要穿過大概5、60名警察。警察大聲呼喊著,慶祝他們逮捕了兩個外國學生。 「這很可怕。」

第二天,他經受了幾個小時的審訊。他反復解釋,他沒有參加示威。最後,律師告訴他,他可以獲得保釋。一名學生朋友借給他保釋需要的1000港幣(約115歐元)。馬裡烏斯想馬上回家,立刻就走。

第二天一早,他就買了當天的機票。馬裡烏斯說,因爲我們是歐洲人,我們很幸運。但是我們對香港人負有(道義上的)責任。 「貿易夥伴關係不應當高過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