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上星期五B8版)

金昭宇的妹妹金昭桓在中國大陸遭遇許多驚險與磨難,歷經千辛萬苦終於到達泰國申請避難。金昭宇在遙遠的芬蘭不懈的努力,呼籲國際社會營救母親和妹妹。在國際組織和芬蘭政府的努力下,姐妹兩終於團聚在自由的國度。本文根據新唐人大型系列專題片《傳奇時代》改編。

泰國邊界逃亡 歷經磨難

金昭宇與大赦國際合作(新唐人)
金昭宇與大赦國際合作(新唐人)

金昭宇:「我的妹妹流離失所大概一個月,是芬蘭法輪功學員,幫助聯繫中國的邊境,然後幫助我妹妹偷渡到泰國。」

金昭桓在領頭人的帶領下,經過幾天的艱難行程,歷經種種磨難才來到了泰國邊境。但是到了泰國並不等於就安全了,特別是在泰北邊境,包括金三角一帶,大量的邊防人員和警察都非常注意來自中國、緬甸等國家的逃亡難民入境。

法輪功學員迎接金昭桓 (新唐人)
法輪功學員迎接金昭桓 (新唐人)

金昭桓:「那個時候大概是五月份的事,我們有很多人,好像除了我會講漢語之外,其他人他們都是講一些方言,我根本都聽不懂。

到了一個地方之後,他們說這個地方必須要走的很快,但是我一向都是慢動作的人,然後我的腳一踩下去的時候,那個整個泥就包住了我的鞋子,我本來的那個步伐就已經很慢了,想要再把腳拔起來,就好像黏黏的,就更加慢了。我看著跟我一起走的那些人,他們都已經漸行漸遠,他們的速度很快。我當時一心急,我就想我不管了,把我的鞋子脫了吧。」

雙腳被雜草、石塊甚至刺紮在金昭桓的腳上,讓她感到很痛,她摸摸腳感覺在流血,但還得咬著牙繼續跑。

金昭桓:「當時一看人沒有了,我就緊張了,開始喊:『等等我!』他們也聽不懂我在喊甚麼,但是他們應該能知道,哦,後面還有一個人,然後我就看到有一個阿姨飛快的跑過來,拉著我一起往前衝。當她手握著我的時候,我就有一種莫名的感動吧,覺得有一種鼓勵的感覺,就跟著她一起就往前跑。」

她拉著金昭桓的手並幫她提著鞋一道朝前面跑去,她握著阿姨的手感覺有一種慈母般的溫暖,讓金昭桓感動得直流淚。她說她永遠忘不了這個幫助她的、像媽媽一樣的阿姨。

2009年6月5日,歷盡千辛萬苦的金昭桓終於抵達泰國,向聯合國難民署申請庇護。該機構將幫助她與歐洲芬蘭的姐姐金昭宇團聚。

金昭桓:「有一天在跟姐姐通話的時候,她告訴我說,她在中國賣掉房子的房款被警察給沒收了,沒有任何理由的。我們的朋友也因為幫助我們被牽連,然後等於說是失蹤了,現在也聯繫不上她。我不知道是為甚麼,覺得好像一下子甚麼都沒有了,就心裏有種特別的難過的絕望吧,以前就是不知道天塌下來是甚麼樣子,但那一次感受就非常的強烈。」

姐妹倆終於相見

四年後姐妹在芬蘭機場團圓 (新唐人)
四年後姐妹在芬蘭機場團圓 (新唐人)

金昭宇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用來聯繫芬蘭議員、大赦國際和芬蘭外交部。

金昭宇:「芬蘭和英國的大赦國際還有芬蘭的外交部,都有聯繫泰國的UN。還給一些議員寫信,告訴他們儘快地批我妹妹來芬蘭。」

金昭桓在姊姊的呼籲努力下,在國際社會和芬蘭政府各方面的援助和幫助下,2012年4月26日終於平安抵達芬蘭。

金昭桓:「我覺得像在做夢一樣,當時在飛機上的時候就一直在掉眼淚,一直在哭,可是當我真的看到我姐姐的時候,我感覺內心是高興大過於這種悲傷,就是很開心很開心的,根本就哭不出來。」

剛下飛機就看到姐姐,和分離了近四年的姐姐擁抱在一起,姐妹倆都流下了熱淚,和姐姐一起來迎接她的還包括芬蘭政府官員和社會人士,包括法輪功學員,芬蘭電視台、新唐人電視台等媒體,對金昭宇和金昭桓她們一家人的故事進行了報道。

金昭宇:「等了她三年多,終於我們團聚了。然後身邊的法輪功學員他們也在哭。因為法輪功學員情況都是這樣子,家裏被迫害的家離四散。」

姐妹倆對這些國際機構和各界人士的援助和幫助感動得流淚,並表達了無限的感激。

金昭桓:「在過去的四年裏度日如年,日夜盼望著與家人重逢。」

在高興之餘她倆又想起了母親,皺起了眉頭,不知道母親現在是生還是死,都非常擔心她。

苦盡甘來

姐妹兩在芬蘭 (新唐人)
姐妹兩在芬蘭 (新唐人)

金昭桓從7歲開始,一直到19歲這十幾年當中,一直都在經歷這場迫害,母親一次次被抓直到被重判,她都在為母親處境擔憂,為躲避警察的抓捕和迫害,她擔驚受怕,流離失所,為逃離中國,她冒著生命危險穿越三個國家的邊境,歷經磨難。終於她踏上了自由的土地。

金昭桓:「我從踏上芬蘭的土地的這一步開始,最大的感覺就是安全,我們居住的房子甚至不用鎖門。

我來到芬蘭以後,我真的覺得晚上睡覺非常的踏實。然後在幾個半年之後,我覺得我是在慢慢的恢復吧,慢慢的體會到甚麼樣才是正常人的生活環境。」

金昭宇:「妹妹來了以後,過新年我們就開始包餃子了,恢復這個傳統。」

金昭桓:「當時去超市裏想買擀麵杖,回家自己包餃子吃,但是沒有找到。所以就在森林裏面發現了一根樹桿,然後就把它帶回家,然後用刀再把它削出來,這個樣子。」

金昭宇:「我們去森林裏面採蘑菇,我們經常去採蘑菇的時候採完就現烤現吃。生一把火,然後把蘑菇在湖邊洗一洗,然後拿個樹枝,拿個刀給它削一削就串著這個蘑菇,烤來吃。烤松茸。」

金昭桓:「我希望我以後的工作可以從事一些設計性的工作。

這個畫的是芬蘭的國花,叫鈴鐺花。下面的這些,就是一些有關母愛主題的一些動物的這些畫面。其實裏面也有很多是因為我特別想念我的媽媽,所以我畫了一些。這個是,雖然自己是一隻很小的生命,但是它也要用它自己的方式來保護它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