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四(11月14日)晚上,22歲的德國大學生馬里尤斯身陷香港警署關押所,他於次日獲得保釋,三天後回到德國家鄉,發現這裏的媒體報道和社交媒體上傳播的消息,和他在香港的經歷多有出入。於是他走進了德國《商報》編輯部,講述了他在香港親身經歷的警察暴行和年輕港人的英勇無畏。

馬里尤斯來自德國杜塞爾多夫(Dusseldorf)近郊的一個小城市,是荷蘭一所大學國際貿易專業的學生。今年8月, 他作為交換學生,來到位於香港屯門的嶺南大學,開始了新學期的課程。一開始局勢還比較平靜,後來越來越令人不安,不少外國學生陸續離開了香港。

香港警察亂抓捕濫施暴

上周四晚他和另一個德國同學走出校園,步行大約10分鐘後來到屯門區中心,想找地方吃飯。這時他們看到不遠處有一群年輕人在抗議,警察對著抗議人群發射催淚彈。於是他和同伴遠離了抗議地點,走進一家購物中心吃飯,過了大約10分鐘,他們離開了購物中心,空氣中瀰漫著催淚彈的氣味。走出沒幾米,就來了一隊警察,大約有10個人,毫無理由地逮捕了他們。

馬里尤斯在接受《商報》的採訪中描述他在被捕過程中的感受:「警察的攻擊性越來越強,用擴音器對著我們大聲叫喊,根本不可能和他們對話。他們指責我們犯了罪,主要罪行是投擲了燃燒彈,還有目擊者看到我們參加了抗議活動,當然我們不承認這些指控,可是他們根本不願意和我們對話。他們就是想通過這種方式威嚇我們,也許警察們想藉此讓我們承認某種我們並未犯過的罪行。隨後我們就被抓起來送往警察局。」

「到了警察局門口,我們的雙手被繩索從背後綁住,從警車上被押出來,帶到一大群警察面前,大約有五六十人,他們大聲歡呼,慶祝我們的被捕,隨後把我們帶進一個房間,沒收了我們的手機和錢包,把我們隨身的其它東西都塞進一個膠袋裏。接著我們被帶進了一個小小的關押室。」

在整個過程中,馬里尤斯感到很驚恐,「因為一直沒有安全感。我們不知道為甚麼他們把我們帶到這裏來、接下來會發生甚麼、有沒有人知道我們被抓到這裏來了、接下來的幾個小時或幾天裏我們會遭遇甚麼。」

隨後馬里尤斯和他的德國同伴被分開了,他被帶到一個磚砌的關押室,裏面還關著一些被抓捕的香港本地人。其中有一個12歲的男孩,滿臉是血,他在被捕時臉向下被警察扔到地上,馬裏尤斯估計這男孩還被警察毆打了。男孩告訴他,自己也不知道為甚麼被抓、將何去何從,和馬裏尤斯的感受很相近。他很替這個男孩擔心:「審訊時他受到的待遇肯定和我不一樣,因為他沒有德國護照。」

被逮捕12小時後,馬里尤斯被叫去接受審訊,他們用廣東話或國語對他提問,問題先翻譯成英文,然後又有一個翻譯把問題翻成德語,所以很花時間,一個小問題就要折騰上半個小時。所提的問題都毫無依據,「為甚麼我在那裏停留、為甚麼我要參與抗議、為甚麼我攻擊警察,當然我一一做了否認,因為這些一點也不符合事實。」

審訊結束後,馬里尤斯又被帶回關押室,聽說自己在那裏還要再被關一夜。所幸的是,到了傍晚,他得到了詳細的律師諮詢,說他可以獲得保釋。隨後他的一個身在香港的朋友帶來了1000港幣的保釋金,馬里尤斯在被關押一天一夜後終於獲釋。

「他們的堅忍和巨大的承受力,讓我驚歎」

 2019年11月19日,當救護員離開香港理工大學時,警察拘捕想離開的人。圖為被捕的人。(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1月19日,當救護員離開香港理工大學時,警察拘捕想離開的人。圖為被捕的人。(余天祐/大紀元)

馬里尤斯在香港生活的三個月,耳聞目睹香港人堅持不懈為自由民主抗爭,加上被捕關押的一天一夜的感受,促使他回到德國後主動走向媒體,公開自己的真實經歷。「我覺得(香港人堅持抗爭的意志)真是驚人!所以我也想要支持他們,在德國傳遞真相。」

在香港的幾個月時間裏,馬里尤斯和當地的莘莘學子在大學裏朝夕相處,很多大學生的年紀都比他小得多,他們無話不談,「讓人感受到,這整整一代人緊密團結,願意為了自己這一代和他們的孩子一代奉獻生命,使大家都能在自由中生活。為了民主,剛開始時主要是為了民主,到後來更多的是為了人權,還有自由。」

香港大學生堅韌的意志和勇氣,深深地鼓舞了馬里尤斯,「這一代人展現的凝聚力,讓人深受啟迪和感染,是我至今的人生中從未有過的體驗。這已經在香港的年輕一代中紮根,他們的堅忍和巨大的承受力,讓我驚歎。」

「我以前也曾思考過,如果他們放棄抗爭,接受沒有自由和民主的生活環境,是不是要比現在這樣付出生命的代價更容易些?我之所以當時會有這個疑問,是因為我身在歐洲,無法想像這一切。這些香港的年輕人,真的是為抗爭不惜付出生命。只有在這個環境中,在和他們朝夕相處了幾個月後,才能理解。」

馬里尤斯在《商報》的採訪中,分析了自己觀察到的港人抗爭動機的轉變。他認為,香港人如今以死抗爭,是被逼出來的。「剛開始的時候,抗議是非常和平、無暴力的,當時警察時不時地會施暴,所以那時年輕人主要是想自保,不要被抓、被錄像頭拍下來,以便能安心完成學業,今後還能找到工作,有個順利的前途。如今所有的目的只是為了能活下去。」

他覺得幸好自己是外國人,被捕後沒有遭受大的傷害,「而被抓捕的港人遭受到了殘酷的毆打,我聽說很多人遭受酷刑、被坐水凳,很多人被抓後就消失了。當地的學生,即使他們向警察投降,仍然會遭受無理毆打。」

2019年11月19日,當救護員離開香港理工大學時,警察拘捕想離開的人。(余天祐/大紀元)
2019年11月19日,當救護員離開香港理工大學時,警察拘捕想離開的人。(余天祐/大紀元)

為揭露德媒造假 在德國傳播真相

馬里尤斯上周五(11月15日)在香港獲釋,周日(11月17日)回到了德國。回來後,他追蹤了德國媒體和社交媒體上對他被抓捕事件的消息,發現有許多不實之處。他明白,德國媒體只是按照消息來源在報道,但是有些報道提到,有證據表明他和另一名德國學生是跟著一大群香港學生在參加抗議活動,「這些根本與真相不符。」

在社交媒體上,有人把馬里尤斯說成是「極左的傻瓜」,對他扔燃燒瓶的行徑不能忍受。還有一個朋友告訴他,聽別人說「馬里尤斯在香港槍殺了警察」。

馬里尤斯在家裏坐不住了,他認為自己有責任傳播真相。他找到《商報》編輯部,想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公眾:「我認為重要的是,讓在德國的人們能夠看到香港警察的暴力,是要強調,在過去的幾個月裏,香港警察的暴力如何逐步升級、香港的年輕孩子們在承受怎樣的苦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