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在《齊心協力推倒中共這堵牆》一文中這樣描述香港抗爭:「2019年6月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以來,中共將過去20年在中國大陸迫害法輪功的各種流氓手段都搬到了香港。短短5個月,中共在香港抓捕3500多人,傷4000多人,香港科大學生周梓樂離奇死,15歲的少女陳彥霖離奇死,18歲少女在警署被4人輪姦;7.21放縱黑社會打人;8.31太子站被懷疑打死人;10.1開槍殺人;11.4阻救人;11.11街頭狂殺人;浮屍、失蹤、墜樓、上吊等,疑似「被自殺」事件輪番上演。

還有,在街頭群毆孕婦、老人,逮捕白髮蒼蒼的老太太、稚氣未脫的少兒,打爆少女、外國記者眼睛,往死裏狂打抗爭者、扭斷抗爭者手臂,騎電單車胡亂撞人,衝進教堂、商場、麥當勞、運動場抓人……11月11日晚,500警察強攻香港中文大學,發射上千枚催淚彈,60多人受傷。上過ISIS前線的德國記者稱,香港黑警比ISIS還壞!」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9年11月13日訊:香港警方12日晚再度強攻中文大學,至少60多名學生受傷,多人被捕。

香港中文大學11至12日連續2天爆發激烈對峙,警方朝學生無間斷狂射催淚彈、橡膠子彈,現場硝煙瀰漫,形同戰場。至少60多名學生受傷,多人被捕。

香港大專學界12日當天發表聲明,強烈譴責「魔警屠城」,重演六四事件,宣稱「我等決不坐視不理,誓與中大共存亡」。

香港的局勢引發國際關注。美英等國嚴厲譴責港府不成比例使用武力,呼籲克制。美國聯邦眾議院多數黨領袖霍耶爾(Steny Hoyer)在推文表示,港警在與抗爭者校園對峙中所採取的激進作為,讓他深感憂慮。香港市民遭受升級暴力,對香港蓬勃民主是個沉重打擊,「我正密切關注相關發展,並與泛民主抗爭者站在一起」。

參議院外交委員會民主黨首席議員梅南德茲(Bob Menendez)也在推文中,對香港情勢表達關切。梅南德茲表示,香港市民上街抗議民主及權利遭到侵蝕,至今已近半年,越來越多學生與抗爭者遭受暴力對待,有些甚至是香港數十年來見過最嚴重事件。

梅南德茲指出,港府應確保警方拿出專業作為並保持克制,也必須面對處理香港人民的正當渴望。他也呼籲美國參議院,應立即通過他共同提案的參院版「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

美國聯邦參議員克魯茲近日發文表示,現代版的柏林牆今天依然存在,香港就是新柏林。

針對港警在香港大學校園的施暴行為,霍利參議員表示,「這又是一個跡象,顯示了北京想做的和能夠做的。這就是為甚麼我認為美國參議院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至關重要。」

13日,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再度譴責港警暴力,要求港府懸崖勒馬,「不要為了妝點北京當局的顏面,而用香港年輕人的鮮血祭獻。」

蔡英文強調,警察的存在是為了保護人民,政府的存在是為了服務人民,當警察不再保護人民,政府不再為人民著想,這樣的政府,必將失去人民的信賴。

她指出,香港的自由和法治正被中共威權侵蝕,台灣站在全世界抵抗威權擴張的最前線,呼籲國際社會與堅信自由民主價值的人們,一定要站出來,關心香港失控的情勢。

共產黨從它產生的那一天就是一個流氓黨,中共毫無保留的繼承了它的衣缽,它豢養的那些馬仔自然也是一個個流氓,成為效忠主子的打手,今天在香港作惡的那些「魔警」就是其中之一。在中共的歷史上,哪一次中共發起的迫害、屠戮人民的運動不是如此呢?

今天中共在香港所採用的流氓手段與距今三十年前的北京「六四屠城」又有多少差異呢?可以說是八九「六四屠城」的翻版,只是由於地點和環境不同還沒有動用機槍、衝鋒鎗掃射,坦克碾壓而已。有人撰文中共把鎮壓迫害法輪功的手法移植到了香港,也確實如此。中共是一個流氓黨,積累了幾十年的鎮壓迫害民眾的經驗,對於沒有遭受過中共長期洗腦迫害的港人來說,真是防不勝防啊!

11日早上,港警槍擊手無寸鐵的抗爭者之後,322個香港中學生組織當日發表聯合聲明,誓言:既然政府要與他們這一代人作對,那不管是5個月、5年還是50年也好,定會奉陪到底。看到這句話時不由得熱淚盈眶,新一代的香港人了不起,香港的未來一定屬於你們!

香港正處於危難的時刻,此時的香港最需要國際社會的支持,願國際社會不要再等待觀望或過多的為本國利益權衡。中共是一個破壞世界人權和反人類、反宇宙的惡貫滿盈的兇手,懲罰兇犯是人類共同的責任,不能再讓它禍害人類、危害人間了!

《九評共產黨》中說:「當人們都能認識到共產黨的流氓本性,並不為其假相所蒙蔽的時候,也就是終結中共及其流氓本性的時候。」認清中共流氓本性,加速中共解體進程,是當前人類最緊迫的事情和責任。目前香港正處於反共的最前沿,在堅持抗爭的同時,更要認清中共的流氓本性和邪惡本質,理智智慧的堅持抗爭,爭取國際社會的更多更多支持,避免孤軍作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