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國會眾議院和參議院都通過了各自版本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後,待兩院商議統一版本後,將呈遞給總統特朗普。外界聚焦特朗普在《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上的表態,如果他簽署,法案則立即生效,成為正式法律。

因國會兩院無異議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即使總統不簽署,國會也可以採取行動否決總統的否決權。

綜合外界的預測,包括中共體制內學者的看法,都傾向於特朗普總統會簽署法案,因為無論出於道義支持或政治考慮,特朗普簽字的可能性比拒絕更大。

如資深民主黨參議員卡丁(Ben Cardin)在周二參院表決前說的,美國要做筆有常識的交易。

美國國會通過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整體思路是震懾,確保香港自治這一底線。既然美國與香港的特惠關係是以中方承諾的香港自治為前提,如果共產黨拒絕兌現「香港自治」,那麼美國就有理由重新評估這種關係;如果香港自治遭到中共的完全蠶蝕,美國亦有權將香港視作另一普通的中國城市,收回給予香港有別於中國大陸的區別待遇。

香港人權法具長期影響 如同送給白宮一個利器

法案將對美國產生長期的有利影響。雖然法案可能會直接衝擊到短期的中美貿易談判,但長期來看,法案就像身體年檢,反而給了美國行政當局一個收放自如的利器。

根據兩院公佈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內容,法案要求行政當局每年審核香港自治、同時制定制裁侵蝕香港人權的官員措施,這些都有助於白宮彈性處理香港問題。

理想狀態下,若每年香港的自治權都能通過美國政府的審查,等同於美國為香港的「一國兩制」投下信任票,反而有助於保障香港的高度自治,同時亦會加強國際社會對香港的信心。且哪怕香港出現新狀況,也能在自治權退化到無可救藥前,讓三方有機會進行調整。

同時,法案也可能助推特朗普政府的對華貿易談判。《香港經濟日報》分析說,《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從一開始已被視為「雙刃劍」,因為法案可能被特朗普用作籌碼,在中美貿易談判時,加大力度向中方要價。事實上,特朗普曾要求中共政府人道處理香港問題,並警告如果在香港發生「任何壞事」,都可能對貿易談判不利。

當然也不排除如果特朗普簽署法案,可能破壞當前的中美貿易談判氣氛,最終令近在眼前的貿易協議泡湯。

中共為何6部門激烈反對香港人權法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在美國參院通過後,中共外交部、國務院港澳辦、香港中聯辦、外交部駐港公署、全國人大和政協的外事委員會周三均表示「強烈譴責」及「堅決反對」。港府也發聲明說,「極度遺憾」。

中共為何會如此害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打個比方,法案設置的年檢機制如同身體年檢,若醫生告訴你,體檢結果很好、身體健康,你當然會高興;但若你已經是病號,自然非常害怕醫生檢查身體的毛病。

中共剛剛結束的四中全會已經明確釋放它對香港有意實行更直接的控制,而最新的舉動,包括人大駁斥香港最高法院對港府《禁蒙面法》判定違憲等,都進一步表明「北京正在將香港的法律制度置於北京的直接控制之下」。

如同旅居美國的經濟學者何清漣在自由亞洲電台網站撰文所指,香港討論中有一個人們不便於公開講的問題:抗議者如果克制一些,香港結局是不是會好一些?從事實出發,只能說局勢會緩和一些,北京會繼續採用「溫水煮青蛙」的文火慢煮方式,但不會停止實施「二次回歸」計劃,只是過程會漫長一些。

多位海內外專家都一致認同,蠶食香港是中共既定政策,對香港的「二次回歸」實質就是中共強化「一國」,削弱從而最終消滅香港的「兩制」。

因此,北京要反對美國國會通過法案、牽制它對香港的「二次回歸」政策。紐約時事評論員朱明表示,美國是否給予香港區別待遇屬於美國本身的主權範圍,他願意或者不願意都是內政,反倒是中共6部門的嚴詞——寄望美國總統特朗普不要簽字、不要改動美國自己的對香港政策——是中共在試圖干涉美國的內政。

聚焦特朗普總統簽字 讓法案生效

根據美國國會記錄,到目前為止,美國歷任總統一共動用過2580次總統否決權,其中包含特朗普總統的6次。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6次否決的都只是決議案,並不曾拒簽過法案。

在國會全員無異議通關的背景下,要特朗普拒簽,概率恐怕不高。

再者,美國法律規定,國會通過法案後,總統有10天時間簽署或提出反對,若總統選擇甚麼都不做,法案即在10天後自動生效。若特朗普真不想表態,大可選擇以不簽署方式讓《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自動生效,或是等到簽署期限最後一天才簽字。

特朗普2018年就是以後一種方式處理讓中共跳腳的《台灣旅行法》。

美國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亞洲事務資深顧問葛來儀(Bonnie Glaser)表示,在香港情勢持續惡化之際,特朗普很可能會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但至於(特朗普)政府會願意實行哪些措施,還有待觀察」。

其次,從美國國內的政治來講,特朗普總統正在面臨國會眾議院的彈劾調查聽證,如果他不簽字,一定會被在野黨以此為由進行批評,甚至被指責其不支持美國的核心價值。

因為民主黨黨內的數位總統參選議員都沒有對香港人權法案投反對票,其中還有2位在表決前就聯名簽署,表示支持香港。

中國問題研究專家橫河接受「希望之聲」節目採訪分析說,中共或許相信它在美國的公關已經奏效,再加上美國眾議院又啟動了對特朗普總統的彈劾調查,所以它認為很可能是特朗普總統忙於應付彈劾而無暇顧及香港。同時,它也以為它可以通過貿易談判讓美國接受分階段協議,但實際上可能不是這樣。

橫河說,問題是2019年的情況已經不一樣了,共產黨押注國際靖綏主義註定失敗。

「無論中共的主觀意願是甚麼,它這樣走下去的話,就只能回到閉關鎖國政策。即使美國公開宣稱不是美國想這樣做,但是因為中共是不會改變的,所以它要走下去的話,那最終就是脫鉤。當然,中共能不能熬到那一天,還是很值得懷疑的。」他解釋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