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喜歡

見到街頭暴力,也絕不希望和平抗爭演變成暴力反抗。不過批評者得要承認,5個多月前的抗爭和平有序,即使前線所謂勇武也有理有節,知所進退。今天五大訴求其中一項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早在多個月前因警察濫用暴力而提出,可惜特區政府對有關要求充耳不聞,令情況持續滑坡。沒有警察的暴力與挑釁,相信局勢絕不會惡化至此;政府除了譴責示威者之外,只是一味任讓警察胡作非為。撇除警隊記招充斥謊言不說,只想問問當日振振有詞主張警察不宜展示委任證免除後顧之憂的監警會成員張華峰,看到今天警察已完全失控的慘況,難道不覺得自己支持警隊掩藏身份的主張是一派胡言。

律政司鄭若驊倫敦街頭遇上港人舉牌示威,混亂中跌個四腳朝天,本是茶杯裏的風波,但打翻了的茶杯卻霎時變成古董,成為索價的藉口。先是鄭若驊斥責示威者為暴徒,令其身體嚴重受傷;復有特首林鄭月娥為其背書,指襲擊行為超越文明社會底線。尤有甚者,此事居然要勞煩中國外交部出面,發言人耿爽要求,英方立即徹查鄭若驊受傷事件,並敦促英方在涉港問題上謹言慎行,不要再發出錯誤信號,不要再插手香港事務,不要再干涉中國內政。當警察火力全開圍攻中文大學及理工大學,釀成人道災難之際,港府官員不置一詞;反是身嬌肉貴的律政司腳下踉蹌栽了一個筋斛,示威者霎時變成暴徒,圍困變成襲擊,摔倒變成身體受到嚴重傷害。文明世界之中充斥著這些野蠻人的囈語,端的是一派胡言。

西灣河警察開槍射傷示威者後,內地網媒竟然虛構故事,指當時有示威者脅持一輛滿載內地學童的幼稚園校巴,所以交警要開3槍制服暴徒云云。今時今日手機隨身,要圖要片要多少有多少,要是暴徒真的脅持了校巴,一個片段便足以讓質疑者噤聲。偏偏是內地傳媒特立獨行,沒有任何影象卻仍然面不紅耳不熱在杜撰新聞。裝睡的人是叫不醒的,但黨媒卻沒有裝睡,他們一直都是醒著的,因為他們有更重要的任務,就是編寫胡言。

一則蘇聯時代的政治笑話這樣說,一名政府官員向大會報告5年計劃的成就:在列寧格勒新建了一個電站。大堂有人喊話說:我剛從那回來,沒有甚麼電站。官員沒有理會繼續說:在史太林格勒已建成了一間化工廠。大堂又有人喊話說:一個星期前我在那裏,甚麼化工廠也沒有。官員抬起頭瞪著眼說:同志們,你們最好少點東遊西逛,多看看《真理報》就可以了!

我想起荷蘭叻口中的翡翠台明珠台及互動新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