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理工大學從17日起被警方重重包圍,現仍有部份抗爭者留在校內。多名留守在理大的年輕抗爭者談了自己的心歷路程,他們均表示,會堅持到最後,要守護所有同伴,不會出去「投降」。

17日晚,港警開始圍攻理工大學,首次出動聲波炮、兩部水炮車,甚至批准用步槍等,企圖以圍困戰的方式,對留守的數百名理工大學學生大開殺戒。18日晚,大批市民湧到油尖旺一帶,欲營救被困抗爭者。

經過兩天炮火洗劫,香港的大學生與港警雙方停火。港警證實至今已逮捕近900人,其中約300名未成年人,全數皆以「暴動罪」嫌疑拘捕。

據悉,仍有不足百人表示堅守校園,稱留守校園並布違法,不會自首,會堂堂正正地離開,如警方作出拘捕,他們不會反抗。

香港《蘋果日報》報道,15歲的William(化名)與幾位「小隊」成員,20日趁著初晨的陽光,拿起玩具在空地耍樂,逗得在場的記者失笑。15歲的他笑得似乎特別燦爛,一點不憂心前路。

當記者問他為何不跟隨校長離開校園?他輕描淡寫地說,因為要守護所有同伴,怎麼樣他都會到最後再走,不會出去「投降」,既已下定決心,不如苦中作樂,等待結局來臨。

和很多抗爭者一樣,William的父母立場親建制。從今年6月起,William為了追求自由,由「港豬」逐漸「進化」,越走越前,最後成為勇武派。他上星期才守完中大,就過來理大幫忙⋯⋯

William承認沒有充足信心安全離開,雖然18歲以下人士和平離開理大的話,不會立即被捕。但他嗤之以鼻,「不會相信它(警方)⋯⋯今天回到家裏,明天我就會給人拉⋯⋯既然是這樣,我想守住這裏,最後一個走,我不想放棄這班手足。」

另據香港獨立媒體網絡報道,阿唐並非理大學生,現就讀其他本地大專院校。穿了一身防具的他,解釋自已經常遊走於前線,自早前中大衝突開始,一直留守協助前線,未曾回家。

自命「勇武」的他表示已成「最後一道防線」,坦言其他前線抗爭者已一一退場,他因為理大內仍有其他「和理非」未離開而繼續留守,「沒想過要走啦,希望警察入到來可以幫佢地頂一頂」。

談及警方重重包圍校園,阿唐直斥警察射擊逃離者是瘋了,「沒想到電視劇看到的,現實會發生!」不理解政府為何要迫學生走上絕路。他明白現時理大狀況對他而言,無疑是「死路」一條,但表示從未想過放棄,繼續堅持。

現時待業的華仔,並不是理大生,他原本進來是為運動出一分力,協助管理物資站。但他自上周日進入校園後,因警察包圍便無法離開。

華仔至20日仍決意留在理大校內,未有離開的想法。他認為自己不是參與暴動,又指「自首」是向警方認錯。正因此,他仍面帶寬容,在人去樓空的校園,仍能笑著留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