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飛為宋朝名將,一代民族英雄。他精忠報國的精神成為中華文化的瑰寶,千百年來激勵著後人。筆者此間所選四文,均為文史界所發現的岳飛遺文,十分寶貴。

一、岳飛 《南京上皇帝書略》

【原文】

陛下已登大寶,黎元有歸,社稷有主,已足以伐虜人之謀。而勤王御營之師日集,兵勢漸盛。彼方謂我素弱,未必能敵,正宜乘其怠而擊之。而黃潛善、汪伯彥輩不能承陛下之意,恢復故疆,迎還二聖,奉車駕日益南。又令臨安、維楊、襄陽準備巡幸,有苟安之漸,無遠大之略,恐不足以繫中原之望。

雖使將帥之臣,戮力於外,終亡成功。為今之計,莫若請車駕還京,罷三州巡幸之詔,乘二聖蒙塵未久、敵壘未固之際,親帥六軍,迤邐北渡。則天威所臨,將帥一心,士卒作氣,中原之地,指期可復。

【今譯】

皇帝您已經登基,老百姓有了歸屬,國家有了主持者,已經完全擊破了敵人滅亡宋朝的陰謀。各地勤王的軍隊和皇帝的禁衛軍,一天天聚集,兵力逐漸強大。敵人正認為我軍一向弱小,不一定能與他們對抗,我們正應該乘他們麻痹大意的時機,進攻他們。但黃潛善、汪伯彥等人,不能按照您的意圖收復失地,接回二位被擄走的皇帝,反而領著皇帝您一天天向南方遷移。他們又矯詔命令臨安、維揚、襄陽,準備迎接皇帝駕臨,有苟且偷安的苗頭,而沒有收復失地的宏圖大略,恐怕他們這樣做,不符合廣大中原淪陷區人民的願望。

在這樣的情況下,即使派遣帶兵將領,在疆場上浴血奮戰,終究不能奪取最後勝利。對待目前局勢的良策,莫過於請皇帝您回到汴京,取消駕臨三州的命令,趁著二位皇帝被擄時間不長、敵軍陣地還不穩固的時機,親自率領大軍,連綿不斷地向北渡過黃河,進攻敵軍。那麼,憑著皇帝親征的威望,一定能使將領們同心同德、士兵鬥志高昂。中原失地在可以預期的日子裏,一定能收復。

隋樹森等《古代散文選》云:「這篇上皇帝書,首先指出當前的有利條件,繼而指責黃、汪等人主張南遷的錯誤,最後提出收復失地的具體做法。文章氣勢,極為勁健。」

劉盼遂等《中國歷代散文選》云:「從這段文字裏我們可以看到岳飛對國家命運的關心,對金人的仇恨,以及對投降派貪圖苟安的憎惡。文章用詞懇切有力。」

王彬《古代散文鑑賞詞典》王玉麟云:「在簡潔的行文中,始終奔湧著一股激情,這是愛國熱血的奔流。至今誦讀此文,猶令人感奮,令人嘆惋。」

儘管史無確證,這篇文章是否岳飛所寫,還有人持懷疑態度。但岳飛在此期間,因上書言事並獲罪,卻是確有其事。岳飛因遭誣罪死,其文「散失不知幾何!」這篇文章與岳飛其它能確認的文章,風格一致,史書有稱。我們又何嘗不能把它看作確係岳飛所作呢?

這是傳世岳飛作品中寫作最早的一篇。岳飛寫這篇文章時,年僅二十五歲,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軍官,但位卑未敢忘憂國,在文章中,他綜論國家大事,顯示出對時局有較全面深入的了解。尤其可貴的是他敢於仗義直言,指斥權貴,正如古人云「忠肝義膽,流溢行間」。岳飛雖在歷史上不以文章著稱,但其文「簡健清挺」,適與其人品相合,頗為後人稱道,是南宋初期抗戰將領和士大夫中有代表性的作品。有人說:「讀其文,覺英光正氣,勃勃從紙上出,使人毛髮肝膽俱激動。」這篇文章雖然只是簡短的概略,但可以看出作者已經初步形成的這一獨特風格的神韻。

岳飛從小善於學習,史稱他重視文士,喜歡與他們談論經史,在當時將帥中書辭最勤。他還練習書法,據傳有岳飛所書遺墨傳世。這樣他靠刻苦努力自學,終於具有了較高的政治見解和文學水平,在這篇文章中,已經初步反映出來了。

(未完,下周四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