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香港很不幸, 也很悲哀,因為我們回歸了一個極權的政體。極權的政體就是體制內沒有內置的糾錯機制,就是走錯了第一步之後沒辦法自我糾錯,他的錯誤會不斷延續下去,造成由小錯變成大錯, 大錯變成災難,這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香港的局勢。」

資深時事評論員、香港著名媒體人程翔近日接受採訪時,總結連續五個月反送中抗爭時說。

專制體制 讓小毛病變成大災難

連日來,香港反送中運動中的爭議焦點——警察暴力已經蔓延到大學校園,多間大學被搜,中大和理大先後被強攻和圍堵,數萬市民「圍魏救趙」,成為連日來反送中的焦點。

程翔說:「我們個個都看到錯誤的源頭在哪裏,如果在一個非極權的體制下, 市民有辦法可以糾正一些錯誤。但是很無奈我們香港回歸了一個極權的政體,它可以完全漠視人民的意見的。所以我們很無奈地看到林鄭的錯誤不斷深化,不斷嚴重化,而且由一個本來比較簡單的問題不斷複雜化。」

「本來林鄭都知道這個《逃犯條例》做錯了,她也承認在立法過程中諮詢得不夠,不明白香港人的反應。這個問題相對來講很簡單,你撤回《逃犯條例》,對你自己一手造成的悲劇問責下台,這就解決問題了。但是很可惜,因為她背後是一個全世界最大的專政體系。所以問題越來越嚴重。」

程翔表示,通過這件事情,香港向全世界示範了一個近乎教科書式原理的典型例子 ,告訴世人為甚麼政治體制不能走專制的道路。因為一個極權缺乏理性的糾錯機制,使本來小的錯誤不斷擴大變成大的錯誤,小毛病會變成大災難,港人見證了這樣一個例子。

駐港部隊掃街 中共想形成新常態

日前,中共駐港部隊「自發」外出「清理路面」,被外界質疑違反《基本法》,引發眾多爭議。

程翔表示,駐港部隊此舉「不但違背了《基本法》, 也違背了《駐軍法》。 因為《基本法》寫得很清楚,駐軍的出動一定要由香港政府向中央提出要求, 由中央發放出動指令。但是他出動完全沒有經過香港政府邀請。 」

程翔說,儘管你說是善意的,義務的,但是你要守法。而且這次已經不是第一次,上次山竹颱風襲港,解放軍也沒有通過香港政府同意擅自出動,雖然是幫手清理樹木。但是問題是行為不能違法。這都說明,解放軍示範了一個目無法紀、不尊重對方政府的做法。

程翔分析認為,他擔心中共或是想造成一個新常態,他們想形成一種慣例,即可以沒經香港政府的請求、沒經中央政府批准的情形下可以擅自走出這個軍營。而一旦形成一個新常態的時候,哪天解放軍就會說「平暴止亂」而在香港出動武器。特區政府有責任去認真對待這件事。

中共想一網打盡 策略錯誤

本次港警瘋狂強攻香港的大學,鎮壓大學生,引起外界很多質疑和猜測。有猜測認為,警方把勇武派圍困在學校裏,是要將他們一網打盡,擔心這將對整個反送中運動造成打擊。

程翔認為,警方想把勇武派一網打盡的做法很荒謬。因為最初反送中運動興起的時候,當局估計勇武派最多2000人,但是運動到現在,被抓的就已接近4000人,已經是最初估計的雙倍了。

「為甚麼會這樣,因為政府的政策是以警察暴力來取代政治解決,變成了默許、容忍、甚至鼓勵警察動用武力鎮壓抗爭者。在這種情況之下,只會迫使還沒走在最前的和理非抗爭者都變成勇武派。所以抓捕將近4000人之後,運動也沒有平息下來,說明了他(政府)認為當初將勇武派一網打盡的策略是完全錯(誤)。如果全部抓捕理工這些勇武派後,你以為這個運動就可以平息了。我相信有很多本來是屬於和理非的人,都會站出來。所以我覺得這個是錯誤的估計。」

程翔表示,這次警方以學校為目標,是一種錯誤的策略,他們以為走出來示威的人都是大學生,因此將矛頭指向了幾間大學,這種估計是完全錯誤的,這個形勢的判斷是完全錯的。「儘管他們去圍剿理大,我也不相信可以達到他們的目的。」

「因為民意是很清楚的,到今日為止,根據很多的民意調查,大家看見,支持、同情勇武派的民意是佔多數的。怎樣去處理這問題,(政府)只是靠暴力去解決,為甚麼不用一個成本比較低的方案,就是讓林鄭下台。但不這樣去做,而出動那麼多警力殘暴地拘捕抗爭者,造成了很多受傷、拘捕等等。試問為甚麼捨易而行難。剛才我說了,在林鄭的背後是全世界最大的一個極權國家,只要他(中央)不肯讓步,林鄭會有恃無恐地執行她錯誤的政策。這就是我們的悲劇。」

五個月以來香港人的抗爭,一路走來香港人的口號也在不斷升級,從加油到反抗暴政。

程翔認為:香港人完全是被迫的,香港人最初的要求就是暫緩推行這條法例,100萬人出來,非常之和平,但是他(特區政府)不理。200萬人出來,他也是不理。那不是被迫嗎?勇武派採取和平理性抗爭的模式,完全百分之百是林鄭逼出來的。

「如果中央看見問題的所在,撤下林鄭,那甚麼事都不會發生。但是中央基於面子問題而不肯撤回,用各種各樣的理由來歪曲這個運動,甚麼顏色革命、港獨等等,現在又說踐踏中央三條底線。越說越複雜,越說越嚴重,本來是一個行政失當的問題,變成一個很嚴重的政治問題。在這樣高壓之下,香港人只有站出來繼續抗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