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中共(黨)總是這樣把你置於死地,欣賞了你全部的痛苦屈辱,在你痛不欲生時,親切地出來給你一條好死不如賴活的路,成為你感恩戴德救命恩人。同時重挫對方意志,讓對手放棄自己的反抗意志和初衷。

經過兩天炮火洗劫,學生與暴警間停火了。19日下午,理工大學校園內散落著磚頭、破爛的雨傘、東倒西歪的桌椅、柵欄,還彌漫著刺鼻的催淚彈味,校園如同戰亂廢墟。

下午5時半左右,數十人決定隨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離開校園,包括學生、社工、救護員、守護孩子成員。許智峯強調他們並非自首或投降。據悉,仍有不足百人表示堅守校園,稱留守校園並無違法,不會自首,會堂堂正正離開,如警方作出拘捕,他們不會反抗。

遭暴警兩天炮火洗劫,部份被困理大抗爭者及學生在球場內作息。(Laurel Chor/Getty Images)
遭暴警兩天炮火洗劫,部份被困理大抗爭者及學生在球場內作息。(Laurel Chor/Getty Images)

親共建制派元老登場

被困理大抗爭者及學生由天橋游繩而下逃走,過程十分驚險。(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被困理大抗爭者及學生由天橋游繩而下逃走,過程十分驚險。(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18日晚,理大面臨「港版六四」危機時刻,親共建制派元老曾鈺成現身理大校園,出現轉機。

17日晚,暴警宣佈,若繼續抵抗將使用AR15實彈步槍進攻,情勢十萬火急,人權觀察、泛民派、多間大學等多個組織機構連發呼籲,希望雙方保持克制,但未果。

延至18日,從多區趕往理大增援的市民,被暴警阻截,數百人被拘捕,理大孤軍無援。據現場記者的消息,18日大批抗爭者受傷,急需治理,同時校園內水和食物等短缺,隨時面臨失守,「港版六四」慘劇幾乎在所難免。不少堅守者在網上留言(絕筆):「不自由毋寧死」,表示抗爭到底。

在香港和世界高度關注之時,18日深夜11時左右,親共建制派元老曾鈺成、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前監警會成員鄭承隆、被指立場親共的前理大學生會長黃俊瑯、前財政司長政助羅永聰、立法會議員田北辰等出現在理大校園外,稱設法與警方周旋,希望協助校園內想離開之人安全離開。

隨後,曾鈺成一行從康莊道入理大校園,凌晨過後,有消息傳出來,18歲以下學生,不作拘捕,拍照及記錄身份證後可直接離開,但警方保留追究的可能;18歲以上者會立即拘捕,校長可陪同拘捕過程,律師會到登記地點協助。

18日凌晨1時左右,數十名18歲以下學生獲准首先離開,他們隨曾鈺成等人離開理大。之後,陸續有留守人士離開,有的被當場拘捕。

中共軟硬兼施 林鄭替代人登場?

眾多跡象與分析表明,北京給港府設定在11月24日區議會選舉前解決香港問題,有內部人士透露,圍攻中文大學之後,理工大學是中共港警要打掉下一個重要目標。

中共港警在理大製造出「港版六四」氣氛,與日前,隸屬大陸西部戰區、共軍最強特種部隊「雪楓特戰旅」出營清路障是配套行動,營造讓整個香港真實體驗肅殺恐怖,在玩「斯德哥爾摩綜合症」(Stockholm syndrome)把戲。

現代醫學研究表明,在恐懼高壓,生命受到施暴者威脅時,會陷入極度恐懼心理狀態,此時,施暴者對其施一點小恩小惠就會被感動得失去理智,甚至生出「愛」來。醫學上稱該心理狀態為「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在《九評共產黨》一書中有深刻披露。

書中一個情節描述,一位參加過延安整風,挨過整的老幹部回憶道,當時被拉去逼供,在極度高壓之下,不得不出賣自己的良心,編造謊言。第一次經受這種事情,想到自己對不起被牽連的戰友,恨不得一死了之。剛好桌上放著一支槍,拿起來對準自己的腦袋,扣了扳機,沒有子彈。此時負責審查他的那位幹部走進來好言「安慰」一番,「做錯了事承認就好了。黨的政策是寬大的。」

黨總是這樣把你置於死地,欣賞了你全部的痛苦屈辱,在你痛不欲生時,親切地出來給你一條好死不如賴活的路,成為你感恩戴德的救命恩人。同時重挫對方的意志,讓對手放棄自己的反抗意志和初衷。

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說:「日前建制派元老曾鈺成接受外媒採訪時,把『修例』責任,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等責任都推給林鄭(特首林鄭月娥),中共把林鄭用盡,所有惡事都由林鄭背鍋,預示林鄭很快要被中共拋棄。」

石藏山續說:「下一步有可能曾鈺成出任臨時特首收拾殘局。曾鈺成首次露面,在『港版六四』臨界點時辦大事,都是北京精心策劃。」他表示,下一步曾鈺成的動作備受關注。

一批被困理大抗爭者及學生昨晚嘗試逃走,遭暴警暴力阻截。(NICOLAS ASFOURI/AFP via Getty Images)
一批被困理大抗爭者及學生昨晚嘗試逃走,遭暴警暴力阻截。(NICOLAS ASFOURI/AFP via Getty Images)

消防員、救護員及聖約翰救傷隊員昨日進入理大救治受傷抗爭者及學生。(余天佑/大紀元)
消防員、救護員及聖約翰救傷隊員昨日進入理大救治受傷抗爭者及學生。(余天佑/大紀元)

「港版六四」全程在軍警掌控中

18日晚上8時左右,部份抗爭者從連接校園的行人天橋上,通過繩索下到天橋下公路,下面有市民用電單車把他們迅速接走,約有數十人脫身,但其後被警察發現,趕往天橋截獲突圍者。

不過過程很快上社交平台流出相關影片。片段顯示,操普通話男子使用手機專用的望遠鏡攝錄學生的出逃場面。有人用對講機操普通話問:「那邊情況怎麼樣?」還有多人操普通話交流觀看感想,「困在理大的暴徒在上演大逃亡。」「他們在瘋狂的往下跳。」「這個摔倒了。」等,不時還傳出取笑聲。

有分析推斷影片來自不滿中共軍警做法的內部正義人士,也有分析認為,是中共軍警有意放出,暗示香港市民,一切都在掌控中,意在打擊抗爭者的意志。

17日入夜後,理大留守人士孤立無援,在被困絕望之時,中共港警還上演了一齣「四面楚歌」心理戰。在現場多次播放多首流行曲包括「告別校園時」、「友誼之光」及「十面埋伏」等。

心理戰起了多大作用無法評論,但是這一舉動無意間自揭整個鎮壓過程是中共政法委系統在策劃、操控。

時事評論人士盛傑表示,所選歌曲顯然都是又老又土的大陸老歌,對香港年輕人來說,簡直莫名奇妙。有多名現場記者反饋的消息指,現場記者多為20、30多歲居多,彼此也是莫名奇妙,還以為播放出現誤操作。

盛傑說,中共政法委在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的轉化,要求他們放棄修煉法輪功時,除了毒打等酷刑之外,還以放棄修煉就能回家,就會避免折磨等「軟手段」,配合這種軟手段,就以溫馨歌曲並用。「政法委故伎重施,顯然與香港年輕人存在巨大代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