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牆倒塌三十年,周日(11月17日)晚上7時,香港市民發起「東歐巨變三十周年」集會,逾千人參加,民眾紛紛表達了堅持抗爭、推翻中共暴政的決心和願望。

柏林牆被認為是共產黨極權統治的象徵,用來阻止東德人逃離。1989年起東歐發生劇變,拋棄共產政權,踏入民主化道路。當年11月9日,柏林牆被推倒,成為共產黨政權垮台的標誌。

在17日中環愛丁堡廣場的集會上,與會者觀看了東歐劇變三十年等影片和圖庫。現場影幕顯示,此次東歐巨變30周年集會的主題是「鐵幕倒下,極權必亡」,並有大型字幕「何時?如果不是現在?是誰?如果不是我們。」

有發言人表示,東歐的變遷都是通過和理非,其中工會擔任重要的角色,通過罷工向政府施壓,發動了很多的罷工。發言人呼籲香港人做得更好,為大型罷工做好準備。

香港市民還用155個紙皮箱砌出了約長50米、高2米的象徵當年155公里的柏林牆。活動最後,民眾一起推倒「柏林圍牆」,高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隨著牆的倒塌,現場發出掌聲,大家演唱《願榮光歸香港》。

集會舉辦方的一名負責人索菲亞(Sophia)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這個活動可以帶給大家兩個啟示,一是希望大家可以去參考一下歐洲以前的做法,為甚麼他們的革命會成功?二是民眾其實不怕政府和中共,因為民眾強大起來還是可以推倒它們。

索菲亞認為,現在中共的暴政和當年納粹的暴政是有相似性的,但也不完全是。像香港現在的狀況,不是要原原本本地照抄東歐的經驗。

集會之時,香港理工大學的學生正遭到警方的圍攻。索菲亞表示,大學生是未來的棟樑,「但畢竟這個社會上還是有很多不同的人,普通的市民,跟從外地移民過來香港的很多人,所以我不能說他們是主流的。但是我相信任何人如果支持反送中的話,還是會支持學生的。」

她還建議,如果大陸的民眾能得到真實的資訊,知道香港人為甚麼要反抗的話,他們應該考慮一下現在的狀態到底是不是再適合繼續下去。

歷史重演 全世界一起消滅中共

一名拿著美國國旗參加集會的男士表示,在三十年前柏林牆倒下的那一刻,也象徵著極權倒下的那一刻。歷史就是在不斷地重演,香港也發生了被極權統治的情況。現在中共和當年蘇聯的壽限都是差不多七十多年,希望像柏林牆那樣,中共這個極權也可以瓦解。

「我們都想打破這個牆,也都想中共這個政權瓦解,然後香港的情況才能恢復九七年前的那種繁榮,那種自由,那種民生。」他說,「香港人的抗爭要走下去,而大家走下去最期待的畫面就是,全世界一起合作去消滅中國共產黨這個政權。這樣香港才能奪回所有的一切文明繁榮,其實如果中國共產黨未被消滅,其實香港都還未贏。」

他認為,香港的抗爭是一個契機,反送中是個導火線,「全世界藉著這次的機會,將一直以來對中國共產黨的不滿,例如它用經濟去侵入其它國家,控制其它國家,甚至它用經濟控制其它國家的內政,所以這一次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可以聯合全世界一起去消滅中國共產黨。」

他表示,警方現在強姦抗爭者,又有很多離奇的案例如浮屍,其實警方暗地裏在消滅著抗爭者,所以現在的口號是「香港人報仇」,因為市民搞革命的話就一定是有激進派,這邊都能接受。

「最重要就是一個原則,不割席。我們的目標都是對著這個政權。」他說,「我見到的真的是全民一起來推翻這個政權,這個就是所謂堅持才有希望,而現在香港人的確是在堅持下去,沒有放棄過。」

對抗中共暴政 和勇不割席

當晚,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亦到集會現場發言,指過去一周香港人的付出、勇敢,讓國際社會更加關注;希望大家更團結,香港人不管是和理非還是勇武都對,我們的民意都沒有改變,就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現場多名集會人士認為,勇武派武力在升級,是因為政府一直都不理會民意,不回應五大訴求,想要以暴治暴去解決這個問題,這樣是很不妥當的,「香港的民主概念徹底地名存實亡」。

學生有權在學校聚集 警方鎮壓不合理

反送中運動5個月來,警方的暴力不斷升級。在理工大學的衝突中,大批學生受傷,警察在拘捕行動中,動用水炮車、聲炮車、實彈等致使武器,並以殘酷手段對待受傷抗爭者。

一名叫Jackie的現場人士表示,雙方的武力是不對等的。「我看到示威者扔擲了磚頭,但是你不能說磚頭是致命的武器。警察用大量的催淚彈,還有橡膠子彈,甚至拍到用半自動步槍去鎮壓這些學生,這和六四天安門事件有甚麼分別呢?其實沒有(區別),都是鎮壓大學生,只是一個在公共場所,一個在理大校園裏。」他說。

「我相信學生絕對有權利在學校聚集,去聊天抒發自己的感情,絕對沒問題的。就算是他有堵路的行為,你都沒有必要一直不停地射彈,去攻擊那些學生,我覺得這件事情完全不合常理。」他說。

香港警察成為政治的奴隸

一名參加活動的匿名男士表示,推到柏林牆有精神上的意義。香港人6月開始都是很和平的,到現在其實也是警察的暴行,所以我們的前線手足、我們的人民都是為了保護我們人民自己,對抗暴政。

對於目前抗議者被抓捕、鎮壓的慘情,匿名男士認為,這個政治環境會變成今時今日的樣子,從歷史看,只要中國共產黨漠視人民民意的話,香港這個情況可能會持續更久,這是很悲哀的。

「我想香港和平,我也是香港人。但是最好是希望中共來正視香港人民的要求,其實它也知道香港這個地方需要維持和平,希望它能明白香港對中國、全世界的作用。」他說。

該男士指出,香港的警察現在成為政治的奴隸,「當有一天不亂了,為了這個槍桿子政權,他們一定會被唾棄。香港警察,回頭是岸!」

反送中運動令港人覺醒

Jackie表示,無獨有偶,三十年前被獨裁統治的德國有一堵柏林圍牆,香港也很相似地被一個獨裁的政權所統治。

「你說在香港現在也是一堵牆,是制度的牆擋著不讓我們享受自由。我們現在見到的是,在意識形態方面,比如言論自由呀、集會自由,一直在被獨政權剝奪,其實與三十年前的柏林十分相似,可以說是越來越相似,我在想香港是不是第二個柏林呢?」

他表示,這五年內,2014年雨傘運動失敗了,到2015年的魚蛋革命,當時很多人不認同,罵那些年輕人搞亂這個社會,「走到今天,很多人會發現原來他們的權利正被剝奪,越來越少,中共的魔爪一路在接近、靠近我們的時候,我相信很多的香港人在覺醒了。以前香港人被叫港豬完全不理世事,但現在這埸運動爆發後,很多人對社會議題都有很深的理解了。」

「這場反送中運動令很多人覺醒,讓越來越多人認識到共產黨的壞,這次記錄了共產黨的醜事,可以幫助很多人,對共產黨的壞了解得更清晰。比如說,我不知道甚麼是大饑荒,回去搜索一下就了解了。這些都加深對這埸運動的歸屬感。」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