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中全會之後,香港局勢迅速惡化。22歲科大學生周梓樂墜樓身亡的悲痛還未過,11月11日交通警察近距離實彈射擊三槍震驚世界,12日起武力更攻入大學校園中,令香港中大變戰場,年輕學子生命危在旦夕。香港未來何去何從,本報專訪香港資深媒體人劉細良,為香港前途把脈。

劉細良是香港資深媒體人、前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曾參與創辦主場新聞,和陶傑等人並稱為「香港才子」。他所創辦的網台「城寨」,在此次反送中運動中備受矚目,每晚的點擊率都有10至20萬。而他深入的時事分析,也成為香港乃至海外聽眾喜愛的節目之一。

對於四中全會以後香港白色恐怖加劇,劉細良表示,這並不是林鄭月娥見習近平、韓正之後,接到傳達要求以強硬措施鎮壓香港抗爭運動,「事實上,反送中運動以來,中共對香港的鎮壓兩大原則沒有改變。其一、堅決不退讓;其二,中共不負責,由香港出面自己搞定。所以就出現香港用《緊急法》立了《禁蒙面法》之後,甚至你見到親建制派的輿論都說,應該強抓那些抗爭者等等,怎麼拉著這麼少的(抗爭者)。而這些言論,都是在中共港澳辦8月7日在深圳開會定調『止暴制亂』之後就開始的。」

但劉細良稱,中共在執行這些路線時,卻無法完成其既定目標,因為警察的暴力令越來越多的市民由反送中轉向針對警暴,故出現抗爭者在全港18區的游擊戰、大學攻防戰,防暴警察要面對不同階層和背景的香港人,「樹立他們的敵人」。

目前已拘捕超過3,000名抗爭者,甚至11月11日就抓了200多人。他指,比如中環被抓的女孩,只不過和警察吵架就被捕,「它肯定有一個指標,就是每天要抓多少人,抓到大家不敢出來為止」。但效果適得其反,「令原本不出來的那些人會再出來的。原本平時他不參加遊行的,但當在他的辦公室樓下有集會的時候他會走出來,而防暴警察又在那裏射催淚彈,或者又跟那些市民衝突,又抓起警棍把市民打得頭破血流。所以只要你警察的暴力一天存在,不停止(的話),『止暴制亂』就一天都不會終結」。

2013年7月14日香港女教師林慧思因為法輪功仗義執言而遭中共青關會黑幫抹黑威脅,8月4日近萬名香港市民在旺角街頭抗議迫害,聲援林慧思。(大紀元)
2013年7月14日香港女教師林慧思因為法輪功仗義執言而遭中共青關會黑幫抹黑威脅,8月4日近萬名香港市民在旺角街頭抗議迫害,聲援林慧思。(大紀元)

警隊被洗腦和滲透是中共分化港人的關鍵

香港是否已進入戰爭狀態?劉細良指,這個戰爭狀態並非中共直接出面面對港人,而是透過「香港人打香港人」來搞內戰。

如何搞分化和內鬥?劉細良指目標就是令警察被洗腦,從而達到內部分化的目的,「這是1949年中共建政以來他們管理社會的手法,將人們分成政權的敵人和政權的朋友」。

警隊何時開始被滲透?劉細良稱始於2013年的林慧思老師事件。林老師當年因為不滿共黨地下組織青年關愛協會(簡稱青關會)搗亂法輪功真相點,路見不平,出聲譴責青關會,並怒斥中共盜賣活摘器官的行為「邪惡到不得了」,遭到中共強力打壓。

當時出現個別警察無視《警察通例》,參與政治集會,深水埗助理指揮官劉達強出席撐警集會發言,被投訴後警方竟然發表聲明,指集會並非《警察通例》規管的「政治活動」,又表示警隊管理層「完全明白前線警務人員在執行職務時受到粗言謾罵而感到的屈辱,相信不少巿民也會有所體會」。當時特首梁振英及政務司長林鄭月娥事後更公開表態,認為警察出席集會並無問題。故警察變公安始於2013年。

而被利用的警察,包括7月30日在葵涌持槍對準民眾的「光頭警長」劉澤基,以及11月11日西灣河開槍的交通警察,往往都是一個共同點,即為失敗者,沒有辦法升遷的那種。所以他們發現透過暴力對付香港人,是一個表現「效忠國家」的大好機會。這和中共當年背誦毛語錄、做積極份子的道理是一樣,他們想透過此種方法得到垂青,「這個是共產黨所製造出來的這種管治手法,令香港的警隊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

中共收買警隊的方法,則是透過利益,令這支97前亞洲最佳警隊腐化,「包括可以去大灣區買樓,有折扣優惠,這些幾乎是貪污的行為,都可以出現在警察裏邊,令英治時代那套所謂文明的警察印象徹底崩潰」。

2019年11月12日,港人繼續發起「三罷」行動,警察在中環拘捕十數人,並施放催淚彈清場,令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受損。(余鋼/大紀元)
2019年11月12日,港人繼續發起「三罷」行動,警察在中環拘捕十數人,並施放催淚彈清場,令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受損。(余鋼/大紀元)

2019年11月13日,警察闖進香港各大學校園,狂轟濫捕青年學生。中大校內「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飄揚。(文瀚林/大紀元)
2019年11月13日,警察闖進香港各大學校園,狂轟濫捕青年學生。中大校內「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飄揚。(文瀚林/大紀元)

警隊紙包不住火

近期有關警隊的醜聞也大量曝光。包括18歲女孩涉被警察輪姦,警察公共關係科的警司甚至在記者會上曝光女孩的醫療資料,稱其有精神病來抹黑受害人。劉細良指,這說明警隊誠信破產,「走到了一個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法,為了隱藏他們的罪行。所以港人對他們的信任其實已經跌破底線了,無論怎麼做,我相信市民現在都不會相信警察了」。

但劉細良稱,警隊這樣不計後果的做法,實際上是很愚蠢的。他預計新特首上場後,首要處理的就是犯法的警察。(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