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一天早晨,「當我拉開我酒店客房的窗簾,看到中共的直升飛機在降落時,我就在想,香港的前景會怎樣呢?」美國聯邦眾議員瑪西·卡普特(Marcy Kaptur)看到當前香港的局勢,想到了22年前的一幕。

2019年11月13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DC,卡普特表示,對於香港現時越來越緊急的時局,她感到非常擔憂。她在1997年對香港的擔憂真的就出現了。「正如我所說,當年我看到中共的直升飛機降落時,對我而言,那是一個非常不吉祥的時刻。」

「香港面臨關鍵時刻」

中共在1997年承諾對香港實施「一國兩制」的政策,隨著港府港警對香港市民反送中的鎮壓升級,也讓西方社會明白「一國兩制」已經不存在,而且更加憂心香港的未來。

卡普特表示早已意識到香港未來的危機,「我知道很多資金已經逃離了香港,人們把自己的錢從香港撤了出去,將那些錢存在了其它地方。」她說,「因為他們為香港的未來感到擔憂。」

提到香港的未來,卡普特感到現在是「香港非常關鍵的時期」,「對香港的未來非常關鍵。」她講道,「我希望香港能夠保持那種自由的精神。」

「不要允許任何專制政府控制香港人民。因為香港是一個富有如此之多的才智、富有活力和想像力的地方。而香港人也一直都未真正獲得自由人所擁有的權利。」她說。她希望很快在香港的大街上能看到「香港人實現他們所希望的、擁有更好的生活方式的夢想」。

「但是在我看來,香港目前的局勢非常緊急。」卡普特感到危機四伏。

「國際社會應該給予香港更多的支持」

對於美國參議院提出對《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啟動「熱線」機制,使其進入快速表決通道,卡普特表示,「這是一個很好的消息。」她希望美國的政府、國會應該給予香港更多的支持。

「我認為我們應該與太平洋的盟友一起,儘可能地幫助香港,幫助港民實現他們的夢想。」

「沒有任何一個政治體系應該壓制港民(對民主的)渴望,」 她強調說,「我知道香港的未來要變成一個更開放的社會並不容易。但是我希望香港能夠擁有到位的經濟、政治和社會信念,這樣港民可以擁有一個更好的生活,而且這些信念可以永存。」

香港局勢非常令人擔憂

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子彈,水炮車、聲波炮,港警對港人的鎮壓不斷擴大,許多人不禁聯想到1989年發生在北京的「天安門64大屠殺」會不會在香港發生?卡普特表示,「目前的局勢非常令人擔憂。」

「我期望中共能夠控制其最邪惡的慾望,能夠用一種和平的方式解決香港問題。」卡普特說道,「我希望現在有一些和平的使者在為此努力。同時港民也能夠在香港的大街上公開表達自己的看法,但是(我認為)需要有人探討和平的解決方式,而且這種努力需要見效,我希望這種努力能夠成功。」

卡普特還認為中共當局意在操控。她說,「那個政府沒有任何自由基因。」「中共的領導人非常喜歡控制,沒有甚麼人像中共領導人那樣喜歡控制每一個人。」

「沒有自由對中國是悲劇、對香港也是」

對於香港人民為爭取民主自由所做的努力,卡普特談道:「其實領導一個更開放的自由社會更難一些,這種更開放可以說會令每個社會成員都能夠受益於自己的優勢。而且最終沒有那些自由,社會都會崩潰的。」

她認為,如果沒有得到民主自由,「這對於中國是一個悲劇,對香港也是一個悲劇。」

同時,卡普特也對香港的未來寄予了很多的期望,「我希望熱愛自由的人民能夠大聲地表達他們的觀點;我也希望香港能夠進行自由的選舉; 我也希望通過現有的媒體,港民能夠聽到我們和其它國家和人民支持他們訴求的聲音。我們支持他們為一個更開放的社會所做出的努力。」

最後,卡普特表示,「我希望港民能夠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一個能夠讓他們理解我今天早些時候說的那句話:自由意味著不投降,永不投降。這是我們的呼喚,雖然非常艱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