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抖音海外版(TikTok)面臨美國立法和監管機構日益嚴苛的審查,近幾周來,該公司部分員工和顧問已陸續和高階管理人員接觸,建議重塑品牌,企圖捨棄來自中國的標籤。目前已有議員懷疑事有蹊蹺,聲明將立法制止抖音海外版與中共共享美國人的私人信息。

《華爾街日報》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表示,抖音海外版母公司字節跳動(ByteDance)為增長美國市占率,以及東南亞業務,並推進明年的首次公開招股(IPO)計劃,字節跳動欲在美國重塑抖音形象,藉此降低與中國(中共)的聯繫,與中國版本做區分。

知情人士透露,與此同時,抖音還在應用程式中減少來自中國的內容量,最大程度地壓低美國用戶對抖音源自中國的印象。

美國聯邦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周一(11月18日)表示:「@ tiktok_us是一家中國公司,受中國法律要求與中國共產黨共享美國人的數據。我今天要介紹立法,阻止這種情況發生並確保美國人的個人信息安全。」

去年美國通過了《外國投資風險評估現代化法案》(Foreign Investment Risk Review Modernization Act),該法案擴大了外國在美投資委員會(CFIUS)的權力,可以以國家安全為由阻止外國投資,被審查的範圍包括涉及衛星、煉油廠、金融市場系統和飲用水設施等的交易。

外界認為,該法案的主要目標是阻止中共獲得美國敏感技術及其他有價值的資產。根據法案,如果企業隱瞞中方投資,可能會導致被罰款。多家中企正試圖設法管理或解決這些新限制,字節跳動也是其中之一。

抖音海外版的風險問題令越來越多的投資者和與公司關係密切的人,把抖音海外版在中國的所有權視為負債。包括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和軟銀集團(Softbank)在內的投資者認為,抖音在美國的增長情況是該公司明年下半年首次公開招股能否達到目標的關鍵。

字節跳動發言人回應稱,首次公開招股不是公司的重點,也沒有考慮將抖音的總部遷至新加坡。他說,目前尚無關於更改抖音品牌名稱的討論;他們不確定應用程式裡包含多少中文內容。

發言人說:「眾所周知,字節跳動是在中國成立的。」「但是現實是,抖音應用程式不在中國運行,我們一直在進一步擴大其營運所在市場的團隊並授與他們權力。」

儘管字節跳動官網上未列出在中國的任何辦事處,但該公司在中國確實有經營抖音,但其英文名稱卻稱為「Douyin」。

字節跳動辯稱會回絕中共要求

字節跳動在2017年收購Musical.ly(美國一家小型社交網絡平台)時,大多數美國人都沒有聽說過該平台。字節跳動其後為在美國發展抖音投入了大量資金,截至今年早些時候,已有超過1億美國人下載了該應用程式。

抖音海外版在美國受歡迎的程度很快引來了參議員們對北京藉此收集美國用戶數據的擔憂,美方隨即啟動了國家安全審查。

參議員霍利11月初在數據安全聽證會上指出:「抖音海外版聲稱他們不在中國存儲美國用戶數據。真好。但是,共產黨官員只需敲一下總部設在中國的母公司的門,這些數據隨時會轉移到中國(中共)政府手中。」

字節跳動發言人對此辯稱,「中國(中共)政府從未要求我們提供抖音海外版的美國用戶數據,如果被要求,我們也不會這樣做。」但發言人又表示,該公司須遵循營運所在市場的當地法律。

據知情人士披露,字節跳動不想讓中共政府感到不安,像其他中國科技公司一樣,字節跳動依靠政府頒發許可證來經營業務,當政府部門要求時,它會免費在中國的應用上投放廣告宣傳政府事件。

此外,字節跳動還會將某些用戶數據(例如電話號碼和身分證號)移交給公安,但知情人士稱,這種情況只有在公安出示文件表明該用戶涉嫌違反當地法律時才這麼做。

今年六月香港爆發抗議活動時,字節跳動最初制定了一項政策,限制包括抖音海外版在內的所有應用程式的抗議內容。這名知情人士說,但公司的政策團隊決定根據各國的法規緊密調整抖音的做法,此舉使字節跳動中的一些人擔心這會惹惱北京政府。

抖音海外版洛杉磯辦事處的一名前僱員表示,該公司很難擺脫其根源,「我們是一家中國公司」,「我們(需要)回應中方(中共)。」

日本、印度跟進美國?

根據前高管員工的說法,抖音海外版及其中文版本的Douyin(抖音,指國內版)約有4%的用戶在美國。這名前僱員說,該公司的美國業務正在遭受巨大損失,僅管美國用戶份額不高,但「沒有美國,這就不能算是全球性的公司」。

知情人士說,投資者還擔心,如果美國強迫字節跳動剝離抖音海外版或停止在美國的業務,其他對抖音海外版表示擔憂的國家,例如日本和印度,也可能決定採取行動。他們說不論抖音海外版是否失去美國市場,但因此失去多個國家市場將面臨災難性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