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從不關心政治的林小姐,當看到周遭的朋友遭到港警的誣陷後,她站出來了,並後悔自己的關心來得太晚。在中文大學爆發激烈衝突後,該校學生死守校園,林小姐跟大多市民一樣,也加入學生的守護行列。

11月12日,中文大學爆發激烈衝突。校內烽火連天,防暴警察與抗爭者在校內二號橋長時間對峙,警方對學生狂射催淚彈、橡膠子彈並出動水砲車,當天學生就撿到2356枚彈殼,校園宛如戰場,學生和大批聲援市民拚死抗爭。

住在大埔、28歲的林小姐,是一名西餐廚師。事發後,她與多名朋友帶著自己花錢購買的食材進入中大,為學生提供飯菜。

一開始,林小姐是幫忙運送物資的,但她從網絡流傳出的一些圖片看到學生的伙食不是很好,於是她跟一些太太們自發組了一個群組,進到中大廚房去煮東西給學生吃。

林小姐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說:「11月14日早上我是第一個進來幫他們的,他們說吃公仔麵好幾天了,快要便秘了,沒有菜了。晚上我們就做了八款菜式讓他們選,他們(吃得)很開心。」

林小姐談到這場抗爭運動,她說:「其實,我以前沒有政治立場,也沒有任何看法,因為我覺得都不關我的事,我也管不了,因為一個人的力量很渺小。」隨後她不斷地了解,也去參加一些和平的聚會。她有一位朋友是現場的急救員,他被逮捕了。

當她們開始去了解這件事情時,發現朋友被警察誣陷,她們感到很生氣。「當他(急救員)去救人的那一瞬間,那個警察說他想打他(警察)。但是影片拍到他(急救員)沒有。還有一個是做老師的,他上班的時候,駕車回學校給抓了,也是沒有甚麼警告的。我就想,他們都有錯嗎?」林小姐說。

這些發生在朋友身上的故事,促使林小姐開始關心這場抗爭運動,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也被這些年輕人的行為所感動,內心的愛也被點燃,於是決定要守護香港的未來。

林小姐說:「其實,在我個人立場,無論是黃絲的還是藍絲的,都有一些偏激的人。但是我覺得,我們不應該說他們(黃絲)是暴徒,他們都是去爭取他們所要的東西。」

「因為我們也沒有拿槍,也沒有拿甚麼,倒是有一些市民拿刀去砍我們的人,所以有時候我覺得看一些事情要兩面看。」林小姐說,以前大家可能都隨波逐流,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一些甚麼。

她說,「當他們(抗爭者)發現這個抗爭,可以為香港的未來,可以找一些定位的時候,他們那團火就已經燃燒起來了。我之前也沒有感覺,直到朋友發生事情了,嘗試去幫助,才發現香港還是很有愛。

「是他們點燃了(我的心),我覺得他們需要幫助,他們是在保護自己的地方,他們沒有做錯甚麼,他們只是剛好在這個年代出生。

「所以我堅持,即使我跟家人意見不一樣,但是我沒有做甚麼一些不合法的事,我只是做我良心叫我去做的事,我有錢我就去買食材,就上來(中大)煮東西了,我覺得是這樣,所以我不算是暴徒。」

當記者問到這是對年輕人一種奉獻精神吧?林小姐說,「應該說,未來是我們年輕人要走下去的,我們在抗爭,是為了我們的未來。其實,現在大家比較衝動是因為警察(濫暴)的關係,不一定是因為顏色的關係,也不一定是政界的關係。」

林小姐是在香港長大的,以前覺得大家都不關心政治、很冷漠的。現在在這種情況下,她才感覺到大家互相關懷的那一面。香港很多「和理非」,就是很和平、沒有暴力、理性的人。

一開始,她對這場抗爭一點感覺都沒有。她說,「但是當你站出來一天,只站在那邊一小時就好,那感覺就很深。你看到他們為甚麼要這麼保護(香港),其實他們應該是去玩的,他們應該是去遊樂,不應該在這邊,他們幹嘛要這麼辛苦……。」

「但是我現在感受很深,他們是有思想的,他們知道自己在做甚麼。他們很清楚地可以告訴你:我在做甚麼、我的崗位、我現在是負責甚麼。這個感動真的很深,像今天我們準備晚飯時,差不多6點,他們說有一些警察已在附近,有一點擔心。很多人都問:『你們預備了沒,有沒有甚麼需要幫助。』

「我真的眼眶都紅了,我只求他們平安地回來吃飯就好。我們這邊即使沒有菜,甚麼都沒有,只是飯,他們也會進來吃。」林小姐很為這些學生擔心,雖然感覺自己很渺小,但她心裏就是想著幫他們。

「他們吃一頓飯,不管是鹹的、辣的,他們都吃。但是就是你愛他們,你擔心他們,就覺得只是一頓飯,為甚麼不可以幫他們做。就是這樣的心,我的心覺得燃起來了。他們很年輕,不忍心看到他們被逮捕,對他們以後可能就有影響。」

「我只是做一些很簡單的,只是做個飯、做個湯、甜品,他們就很窩心,他們都很有禮貌,他們都會說『辛苦你啊』。」有一個朋友跟林小姐說,「你不覺得這一些活動團結了很多香港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