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8日接近正午,在香港理工大學死守一夜的抗議者跑出校園,沿漆鹹道南,爬過路邊鐵絲網,嘗試突破警方防線。但警方狂發射催淚彈,並同時出動水炮車。抗議者不得不撤回理大校園內。

而在佐敦,近百名抗議者從油麻地試圖前往理工大學,但在伊利沙伯醫院附近遭警方發射催淚彈驅散,抗議者後退,至少一人被抓捕,有一人頭部疑中槍倒地、額頭腫起流血,眼罩染血。

暫時未知該名中槍抗議者是被催淚彈還是布袋彈,或橡膠子彈擊中。

早上8時許,一批在理大校內聚集的抗議者曾試圖衝出校園,但走到達科學館道時,警方發射大量催淚彈驅散,大批抗議者最後返回校園內。

目前,理工大學內約有數百人仍然被困,警方則繼續包圍校園。#

2019年11月18日早上,理大抗爭者約好外撤,可是還沒有走到警方的防線就被警方的催淚彈驅散,又不得不退回校園內。(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8日早上,理大抗爭者約好外撤,可是還沒有走到警方的防線就被警方的催淚彈驅散,又不得不退回校園內。(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8日早上,理大抗爭者約好外撤,可是還沒有走到警方的防線就被警方的催淚彈驅散,又不得不退回校園內。圖為第2次外撤。(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8日早上,理大抗爭者約好外撤,可是還沒有走到警方的防線就被警方的催淚彈驅散,又不得不退回校園內。圖為第2次外撤。(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8日早上,防暴警察在理工大學外圍的科學館道設防,並架起封鎖線。(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8日早上,防暴警察在理工大學外圍的科學館道設防,並架起封鎖線。(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8日早上,理大抗爭者約好外撤,可是還沒有走到警方的防線就被警方的催淚彈驅散,又不得不退回校園內。(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8日早上,理大抗爭者約好外撤,可是還沒有走到警方的防線就被警方的催淚彈驅散,又不得不退回校園內。(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8日早上,理大抗爭者約好外撤,可是還沒有走到警方的防線就被警方的催淚彈驅散,又不得不退回校園內。(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8日早上,理大抗爭者約好外撤,可是還沒有走到警方的防線就被警方的催淚彈驅散,又不得不退回校園內。(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8日早上,理大抗爭者約好外撤,可是還沒有走到警方的防線就被警方的催淚彈驅散,又不得不退回校園內。(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8日早上,理大抗爭者約好外撤,可是還沒有走到警方的防線就被警方的催淚彈驅散,又不得不退回校園內。(宋碧龍/大紀元)

https://i.epochtimes.com/assets/uploads/2019/11/1911172343571501-600x399.jpg
https://i.epochtimes.com/assets/uploads/2019/11/1911172343571501-600x399.jpg

2019年11月18日早上,理大抗爭者約好外撤,可是還沒有走到警方的防線就被警方的催淚彈驅散,又不得不退回校園內。(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8日早上,理大抗爭者約好外撤,可是還沒有走到警方的防線就被警方的催淚彈驅散,又不得不退回校園內。(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8日早上,理大抗爭者約好外撤,可是還沒有走到警方的防線就被警方的催淚彈驅散,又不得不退回校園內。(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8日早上,理大抗爭者約好外撤,可是還沒有走到警方的防線就被警方的催淚彈驅散,又不得不退回校園內。(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8日早上,理大抗爭者約好外撤,外面有防暴警察用催淚彈驅趕。(宋碧龍/大紀元)
2019年11月18日早上,理大抗爭者約好外撤,外面有防暴警察用催淚彈驅趕。(宋碧龍/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