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化學博士、前中大講師K.Kwong表示,催淚彈中的二噁英對全香港人有很大傷害,包括記者、急救人員和示威者,警察也不能倖免。他尤其提到香港年輕人是社會的精英,非常令人心疼。

目前警方使用中國製造的催淚彈,高溫燃燒後會產生劇毒物質二噁英。Kwong博士11月15日通過Medical Inspire頻道表示,受到二噁英的侵害,可能會罹患癌症和生殖疾病。在外國,清潔人員處理二噁英要穿上生化裝備,而且必須鏟走污染區的所有泥土,但在香港是不可能的。他建議要儘量包裹全身,可以將穿過的衣服銷毀。

中文大學校園內發現多處鳥的屍體,Kwong博士說,中文大學是嚴重的化學堆積區,幾百枚催淚彈就已經很嚴重,最後竟然超過一千枚,他建議學生不要在地面睡覺,皮膚應該儘量少地接觸二噁英。

Kwong博士認為,最危險的是記者、急救員和前線示威者,但是警察也是有危險的,甚至會殃及警察的子女。

他說,警察不會安全,雖然催淚彈離開槍支時溫度不夠高,但警察會經過發射過催淚彈的地方,危險的機率是一樣的,影響程度視皮膚接觸懸浮微粒的時間長短而不同,如果警察的子女沒有去過示威區,竟也出現相關症狀,就說明警察將污染物帶回了住所。

Kwong博士11月初曾經撰文呼籲港府立即停止使用中國製造的催淚彈。

香港反送中民主運動從6月9日至今,警方向抗議民眾發射催淚彈總計超過7000枚,全港硝煙瀰漫。大學是「重災區」,僅僅11月12日一天,警方就向香港中文大學校內狂發1000多枚催淚彈;香港理工大學截至11月18日,已經被警察圍攻8天,警方不停發射催淚彈,目前無法統計確切數量。

最近,「立場新聞」記者陳裕匡在臉書上發文表示,醫生已經確診他罹患了氯痤瘡,這是一種看上去蚊癩、感覺很癢的不治之症。網民爆料警方也有多人患上此病。據悉,各個媒體的前線記者很多人出現呼吸症狀(咳嗽、咳血、呼吸困難等)、皮膚症狀(紅疹、發癢等)、腸道症狀(腹瀉、嘔吐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