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過去幾個月,香港警察肆無忌憚的狂放催淚彈鎮壓抗爭者,不僅傷害到抗爭者和前線記者,也包括他們自己。消息透露,許多蒙面的港警患上了不治之症——長了氯痤瘡。

香港反送中已經進入第6個月,在此期間,全部武裝的蒙面港警肆無忌憚的狂放催淚彈攻擊抗爭者,據警方記者會提供的催淚彈數字,自6月12日至11月13日,港警已在香港各區發射至少9362枚催淚彈。

聯席成員之一,註冊護士朱慧芳表示,催淚彈的毒性會隨著時間、環境及溫度改變,對人體的皮膚、肌肉、氣管、荷爾蒙及生育系統等都有傷害。

而港警大量催淚彈傷害的不僅是抗爭者和前線記者,也包括他們自己。

11月13日,經常在前線採訪的「立場新聞」記者陳裕匡在臉書上撰文說,近日求診,醫生證實他長出了氯痤瘡——一種不治之症。

與此同時,網上傳出許多港警也罹患氯痤瘡的消息。

有網友在香港《連登討論區》發文說:我收到風,真是有警察在驗身時,手、頸都有瘡。醫生說防暴衣不隔二惡英(二噁英),同樣會停留在衣物上面。

再加上紀律部隊用的洗衣機,其核心CORE已經污染了,他們不是整個清場行動都戴豬嘴,有時嫌太熱就除了,你們自己想。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高呼「中大是我家」,學生扔燃燒彈阻止警察進入校園,警察向學生發射催淚彈並拘捕學生,現場恍如戰場。(余鋼/大紀元)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高呼「中大是我家」,學生扔燃燒彈阻止警察進入校園,警察向學生發射催淚彈並拘捕學生,現場恍如戰場。(余鋼/大紀元)

有曝料人說,他的媽媽經營一間美容店裏,有個熟客的丈夫是警察,之前這名熟客過來問「阿姨有無好用的暗瘡膏」,於是進行了推薦。

後來,媽媽問效果如何,這名警察妻子開始沒說甚麼,後來做美容時大哭,原來她的警察丈夫的症狀並非皮膚過敏,而是氯痤瘡,即催淚彈含有毒物質在體內累積的表徵。

這名熟客的丈夫後來去看醫生,也不敢說自己是警察,瞞報一通,醫生只給開了治療皮膚敏感的藥,也不管用。

再後來去醫院皮膚專科診斷,得知是氯痤瘡。警察後來跟同事講,發現原來大家都有類似症狀,然後大家都去看醫生,並確診是氯痤瘡。

這名警察妻子說,其丈夫已經跟上級上報後被准假,但上級不准他將消息傳出去,因為怕嚇到其他前線警察。

曝料人還說,儘管警隊有配防毒面具,但有時其他人突然開催淚彈,總有人是沒戴防護的,因為護具戴起來很麻煩,所以開火之前都儘量不戴,另外所穿衣服也會沾上催淚彈的成份。

一名女生在催淚彈濃煙中奔逃。(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一名女生在催淚彈濃煙中奔逃。(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因為國外不支持港警鎮壓港民,所以港警開始使用大陸制催淚彈。對此,香港大學化學系博士K.Kwong分析說,催淚彈分解出來的有毒東西亦比外國多好多。

他認為,這些彈解決不了政治問題,卻是解決市民,必須立即停用!

多位學者也聯合在「立場新聞」上發文,呼籲正視催淚彈毒害。

文章指,說氯痤瘡是一種不治之症並沒有誇大,導致氯痤瘡的類二噁英構造十分穩定,身體攝入後難以排出,而且無法分解,它的毒性需長達20年才會減半。換句話說,它進了你身體就無法根治,醫生最多用藥讓症狀舒緩。

但最可怕的是,氯痤瘡往往只是多環芳香烴中毒(PAH或PAHs)的早期症狀;攝入高於閥值的類二噁英亦可能會致癌及構成其它毒性作用的健康風險,例如破壞免疫系統、影響內分泌平衡,孕婦攝入,則有流產或產生畸胎的風險,甚至透過母嬰傳染,把類二噁英傳給下一代。

文章質疑,以上症狀與過去五個月的催淚彈有關。過去五個月,港警單是11月12日就發射了1,567枚催淚彈到香港各處,總數已累積至7,500枚。而催淚彈發射後溫度超過攝氏400度,在如此高溫下,催淚彈主要成份CS將會釋出類二噁英,類二噁英能透過皮膚接觸、食物、水和空氣等途徑進入身體。

對於常身處前線的記者,皮膚接觸是一個重要的接觸途徑。即使配戴面罩或呼吸器等保護裝備,身體也無法避免攝入類二噁英。#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