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暴力鎮壓抗爭者、導致眾多流血事件,引發更多港人憤怒。由於不滿當局對持續5個多月的大規模抗爭的回應,白領階層抗爭浪潮正在香港蔓延。

據《香港自由新聞》報道,本周,每天都有數千名白領階層人士放下手中工作,拿出幾個小時來響應「和你Lunch」集會。他們戴著口罩,很多人穿著莊重的衣服,高喊著民主口號,封鎖住了商業區的道路,冒著被警方逮捕的風險。

11月11日和11月12日,當警方在香港金融中心地帶投擲催淚彈的時候,這些白領抗爭者們用雨傘來保護自己。到11月15日,他們部署了街頭抗爭的策略,包括迅速形成兩條線,為穿著黑衣服的抗爭勇士們開闢了一條通道,以便他們攜帶東西飛快穿越。

「我們至少能做的就是放棄午餐時間來表達對政府的抗爭。」 33歲的律師詹森(Jansen)說。

這些白領抗爭者對林鄭月娥政府在今年早些時候提出修訂香港《逃犯條例》表達了廣泛的憤怒,因為這將允許那些被中共視為「疑犯」的人士被引渡到中國大陸去受審,令眾多異見人士處於風險中。這些白領階層中的很多人也參加了反對修訂條例和平抗爭運動。林鄭最終宣佈撤回修訂條例,但她始終不回應抗爭者提出的要求香港實現「真普選」,以及獨立調查警方暴行等訴求。

報道稱,港警暴力鎮壓前線抗爭者、港府又對抗爭者的民主訴求充耳不聞,警方實施暴力卻不受懲罰,這一切令白領階層對港府的態度逐漸變得強硬,他們再次走上街頭抗爭政府。

「不管有多少學生受傷,我們每天都繼續工作,就像甚麼事情也沒有發生一樣。我不能忍受再繼續這樣下去了。」26歲的辦公室職員陳(Chan)說。

他戴著一副堅實的手套,幫助前線人士在畢打街(Pedder Street)建造路障。

「我一直在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陣營中。但很多事情已經發生了變化。」陳說。

抗爭者們擔心,香港的自由在中共的掌控下處於危險之中。

32歲的金融專業人士勞倫斯(Lawrence)表示,在香港的某些價值觀不能僅以金錢來衡量。

「我所犧牲的永遠也比不上那些年輕人的犧牲。」勞倫斯說。

「如果我們是和平的,他們根本不聽。」52歲的企業家劉女士(Ms Lau)說,「如果你是暴力的,他們會說,這不會解決任何問題。」

中共和港警對香港抗爭者的暴力持續升級,美國參議院開始加快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資深參議員魯比奧11月14日說,他們已經啟動了參議院加快通過《香港民主法案》的程序,希望法案以「一致同意」(unanimous consent)的方式快速在參院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