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察在反送中期間施放了數千枚的催淚彈,給在場的香港抗議者、市民、記者都造成嚴重的傷害,港警也未倖免。一名「立場新聞」的記者近日表示確診患上氯痤瘡——一種不治之症後,有消息透露,不少港警也罹患氯痤瘡。

前線記者確診患「氯痤瘡」

經常在前線採訪的「立場新聞」記者陳裕匡在臉書上撰文,指近日求診,醫生證實他長出了氯痤瘡。

氯痤瘡是目前唯一可確認的人體積存高濃度二噁英的表徵。他還舉例說,2004 年,烏克蘭總統候選人尤先科證實中毒後,體內被驗出含有大量四氯雙苯環二噁英,這也是首宗人體攝取大量二噁英或二噁英的急性中毒個案。

陳裕匡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在過去近兩個月至少每星期採訪一次遊行示威,經常吸入催淚煙,於10月起皮膚出現一些斑點,中醫診斷後,證實患上了以上的疾病。

陳裕匡說,氯痤瘡看上去好像蚊癩,但是一堆很密集的蚊癩,附近是有少少深色的,六七粒在一起,有時候在街上會覺得很癢,但卻不敢抓。

陳裕匡在臉書上還表示,自己沒有太多恐懼。「假設我今天棄陣,也沒法改變我的身體了。更重要的是,只要每天好好愛人愛自己、做好自己崗位的要事、以自己最擅長的方法介入、經營、創造新香港,也算是不枉。」

不少港警患「氯痤瘡」

反送中期間警方釋放的大量催淚彈傷害的還包括港警自己。近日,網上傳出不少港警也罹患氯痤瘡的消息。

曝料人說,自己的媽媽經營美容店,有個丈夫當警察的熟客之前過來問「阿姨有無好用的暗瘡膏」,於是進行了推薦。後來,其媽媽問效果如何,這名警察妻子開始沒說甚麼,後來做美容時大哭,原來她的警察丈夫的症狀並非皮膚過敏,而是氯痤瘡,即催淚彈含有毒物質在體內累積的表徵。

後來去看醫生,也不敢說自己是警察,瞞報一通,醫生只給開了治療皮膚敏感的藥,也不管用。後來去醫院皮膚專科診斷,得知是氯痤瘡。警察後來跟同事講,發現原來大家都有類似症狀,然後大家都去看醫生,並確診是氯痤瘡。

知情者爆料。(截圖)
知情者爆料。(截圖)

作者還說,儘管警隊有配防毒面具,但有時其他人突然開催淚彈,總有人是沒戴防護的,因為護具戴起來很麻煩,所以開火之前都儘量不戴,另外所穿衣服也會沾上催淚彈的成份。

這名警察妻子說,其丈夫已經跟上級上報後被准假,但上級不准他將消息傳出去,因為怕嚇到其他前線警察(不敢再出來)。

學者聯合發文 籲正視催淚彈毒害刻不容緩

「立場新聞」記者陳裕匡確診患上由類二噁英引致的氯痤瘡後,多位學者聯合在「立場新聞」上發文,呼籲正視催淚彈毒害。

文章指,說氯痤瘡是一種不治之症並沒有誇大,導致氯痤瘡的類二噁英構造十分穩定,身體攝入後難以排出,而且無法分解,它的毒性需長達20年才會減半。換句話說,它進了你身體就無法根治,醫生最多用藥讓症狀舒緩。

但最可怕的是,氯痤瘡往往只是多環芳香烴中毒(PAH或PAHs)的早期症狀;攝入高於閥值的類二噁英亦可能會致癌及構成其它毒性作用的健康風險,例如破壞免疫系統、影響內分泌平衡,孕婦攝入,則有流產或產生畸胎的風險,甚至透過母嬰傳染,把類二噁英傳給下一代。

公開信質疑,以上症狀與過去五個月的催淚彈有關。過去五個月,港警單是11月12日就發射了1,567枚催淚彈到香港各處,總數已累積至7,500枚。而催淚彈發射後溫度超過攝氏400度,在如此高溫下,催淚彈主要成份CS將會釋出類二噁英,類二噁英能透過皮膚接觸、食物、水和空氣等途徑進入身體。

對於常身處前線的記者,皮膚接觸是一個重要的接觸途徑。即使配戴面罩或呼吸器等保護裝備,身體也無法避免攝入類二噁英。

針對「立場新聞」記者患氯痤瘡引發的關注,香港行動部高級警司汪威遜14日在記者會上否認同催淚彈有關:「在未能確認催淚煙會否釋出二噁英前,不明白為何個別人士患病,會與催淚煙扯上關係。」

不過香港伊利沙伯醫院急症室醫生黃樂孺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表示,催淚彈一般都含有二噁英等有害成份。尤其是越來越多報道及證據指現時大陸新的催淚彈燃燒的溫度可能達500至600度,高溫情況下就會釋放出更多有害物質,所以可能會多了山埃及二噁英。二噁英應該與氯痤瘡有關,基本上在香港都沒有人見過這東西。

有網民表示:「政府罔顧警察健康,派員工上前線吸催淚彈,引發終身疾病,支持前線警員罷工! 」#